左手宗教,右手艺术

2020-12-28 14:31评论关闭Views:

tangka

“唐卡”是藏语译音,原意是平面卷轴画,它与藏族壁画同为藏画艺苑中的两颗璀璨明珠。随着藏学的日渐升温,尤其是2006年唐卡被纳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一古老的艺术瑰宝正受到越来越多藏家的关注。在近年的拍卖会上,不少明清时期的唐卡屡屡拍出天价,不少当代唐卡大师的作品也动辄数万甚至几十万元。有资料显示,从2000年至今,唐卡的价格翻了近10倍,具有浓郁宗教气息的唐卡艺术正成为收藏市场的新宠。

唐卡艺术溯源

唐卡是藏传佛教独有的一种宗教绘画艺术,其兴起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中叶的松赞干布时期,题材则包罗万象:既有宗教画、传记画、历史画、风俗画,也有反映天文历算和藏医藏药、人体解剖的图画等。由于具有通史性、趣味性、知识性、宗教性、工艺性等特点,唐卡被誉为藏族的“百科全书”。

在绘制上,唐卡有着严格固定的程式,藏传佛教的寺庙中一般都有专攻此艺的喇嘛。据说,一幅质量上乘的唐卡,从起草、绘画到制作完成,往往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

多数唐卡是以棉麻布为底,制作时,将其绷制在木框上,涂刷胶灰浆,打磨平滑后,用精纯的天然矿物质颜料,以工笔重彩技法作画,线条则选用价格昂贵的泥金勾勒,再经过彩缎装裱,两端承轴,开光颂经,这样一幅既可挂、又可卷轴成束携于身边的唐卡才算制成。

最难得的是,绘制唐卡的颜料传统上是全部采用金、银、珍珠、玛瑙、珊瑚、松耳石、孔雀石、朱砂等珍贵的矿物宝石和藏红花、大黄、蓝靛等植物颜料。用这些颜料绘制的唐卡经历几百上千年,画面仍金碧辉煌,灿烂如新。

唐卡一般长1米左右,最大的有数十米。如按绘制内容,唐卡大致可分为显教类唐卡、密教类唐卡、印度唐卡、女神类唐卡四种。显教类唐卡主绘佛祖释迦牟尼、弥勒佛、十八罗汉等显宗佛像,在西藏诸寺庙皆可看到;密教类唐卡主绘形象怪异、凶猛无比的密宗佛像,其中不少形象为双身像;印度唐卡多表现佛像袒上身,身躯扭曲,腰细臀肥,画像以安祥、和善为特色;藏传佛教多女神形象,故女神类唐卡专绘度母像、吉祥天母像、尊胜佛母等女神形象。

如按绘制材质,唐卡可分为布绘唐卡、刺绣唐卡、缂丝唐卡和堆绣唐卡等几类。

布绘唐卡在土布或麻布上绘画。因布料质地较粗,故用沥粉与动物胶做底,用卵石打磨光滑后,再以填色、勾勒、描金等方法绘成。这种传统制作唐卡的方法一直沿用至今,西藏寺院里的大多数唐卡应属布绘唐卡。

刺绣唐卡制作精细,一般为西藏重要佛寺所收藏。北京雍和宫中也有数量较多的刺绣唐卡,多为西藏喇嘛进贡皇上的珍贵礼品。

缂丝唐卡是一种用丝织成的高级手工艺品,其花纹与刺绣大致相同。缂丝唐卡制作难度大,存世量少,多为我国江南丝绸之乡制作,是唐卡中的精品,艺术价值极高。

堆绣唐卡是最具艺术风格的唐卡,用几百块甚至数千块大小不等的绸缎堆绣出来,是一种将汉地艺术与西藏内容融为一体的艺术样式。北京雍和宫里有一幅堆绣绿度母唐卡,长175厘米,宽115厘米,是乾隆皇帝皇后纽枯禄氏和宫女们用700多块大小不等、颜色各异的绸缎堆绣而成的,为唐卡艺术中的极品。

珍珠唐卡极为罕见。西藏乃东昌珠寺内保存着的一幅“观音憩息图”最为著名,这幅唐卡是元末明初由乃东王后出资制作。唐卡长2米,宽1.2米,共用珍珠29029颗,镶嵌钻石1颗,红宝石2颗,蓝宝石1颗,松石185颗,珊瑚1997颗,黄金15.5克,可算是中国,也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唐卡了。

 

唐卡收藏日渐升温

唐卡的艺术价值何在?唐卡是藏族的独有艺术,但在千余年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也不断吸收汉地绘画技法,融入内地佛教内容,使其艺术更具表现力与感染力。在质朴之中酝酿着浓烈的浪漫色彩,从形式到内容都独树一帜,或金碧辉煌、或幽谷冥冥,或庄严妙好、或威猛狰狞。

不同于其它绘画样式,除了艺术价值之外,唐卡也具有宗教与人文价值。唐卡是宗教的艺术,画师在绘制之前须对要画的密宗本尊或护法神进行观修,在绘制期间也须沐浴洁身、素食禁色。可以说,一幅高质量的唐卡是画师用心血铸成的,是宗教热情、毅力以及精湛工艺的综合反映。它传递给人们的除了艺术上的审美,还有信仰与精神上的升华,其收藏价值不言而喻。

近年来,随着“西藏热”的不断升温,唐卡也日渐成为众多收藏者的新宠,其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据行内人士估计,从2000年至今,唐卡的市值已有了近十倍的升值,目前,最普通的一张当代唐卡(约100cm×60cm,普通颜料)也在1000元左右。

于先生搞收藏,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经常到西藏去收购藏式家具,在收购过程中,卖家要求唐卡和家具一起出售。当时不懂唐卡艺术的他为了中意的家具,花钱买下了搭售的500余幅唐卡。回重庆后,对这些唐卡并不太重视的于先生,将它们放进了仓库。没想到当时10万元买下的这些唐卡如今已价值400万。

“去年我送拍卖会上一幅唐卡,3万元起拍,6万多直接被人拍走。”收藏者老赵兴奋不已地说。他的唐卡,是6年前在西安古玩市场闲转时买下的。后来他又买了3幅,2007年的一次拍卖会上,这4幅唐卡让他获利10万元。

在各大拍卖会上,唐卡的行情一路看涨。2004年,北京翰海拍卖《清初五凤图唐卡》(五件),成交价为17.6万元。2005年,《清御制刺绣释迦牟尼及二弟子唐卡》成交价为82.5万元。2006年,15幅清乾隆“宗喀巴大师一生的故事”唐卡以1815万元的天价在北京拍出,平均每幅121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唐卡目前最高的拍卖纪录是由一幅明永乐御制的巨型《刺绣红夜魔唐卡》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创下的,最终成交价为3067万元港币。这件唐卡在1994年的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曾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8年间增值3倍以上。

唐卡收藏考眼力

唐卡收藏的升温无疑给这门传统艺术的现代发展带来了良好契机,不过与此同时,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唐卡市场也出现了以新充旧、颜料作假、粗制滥造等各种不良现象。这不仅不利于唐卡收藏市场的良性发展,也为有心入门的藏家设置了不小的“阻碍”。

叶星生先生在西藏四十年来倾其所有,深入民间,以巨大的投入抢救、保护、收藏了大量的民间文化珍品。并将30多年所珍藏的2300件总价值4000万元的藏品捐赠国家。在他看来,收藏唐卡不仅需要一定的文化底蕴,要对西藏与藏传佛教的历史与文化、唐卡的制作工艺与流派风格有一定的了解,也要具备相当的鉴别真伪能力。

据他介绍,鉴别唐卡真伪主要从题材、内容、制作工艺、材料、画工等方面入手。

首先是色泽。大部分唐卡都挂在寺庙或家中,常年有香火熏染,形成自然的陈旧色,用干羊毛排笔或干棉球拂扫、轻拭表面上的灰尘可见到颜色沉着自然,色泽均匀;而造旧的唐卡也采取烟熏、烟土涂抹造旧,但手感粗糙干涩,陈旧色不自然,色泽也不均匀。

其次是颜料的渗入度,旧唐卡可把颜料“吃”进去,而造旧的唐卡明显可看出颜料还只是“浮于表面”;旧唐卡的摩擦、折痕、剥落、腐蚀都非常自然,整体和谐,而用酸碱等化学物质处理过的造旧唐卡明显生硬;旧唐卡的边角一般可能有破损、虫叮鼠咬,还可能有微小的虫卵。

至于画工方面,19世纪以前的唐卡风格朴素简单,由于颜料是纯天然矿物质,所以颜色强烈、厚重、生硬,色彩也不太丰富,多为红色、蓝色、黑色、金色、银色(即白色),人物的面部颜色偏黑(高原色);而19世纪以后受到汉风渲染、烘托、勾勒的影响,多使用晕染和24次明暗渲染等手法。当代唐卡则多用植物提取颜料,色泽比较平和。

除了真伪,唐卡的价值大小也是相当考眼力的。一般来说,唐卡的制作年代越久远的越值钱,版式越大的越值钱,制作工艺越精湛的越值钱,采用天然颜料的比一般颜料的值钱(最便宜的当代普通唐卡采用水彩颜料,一般的唐卡采用朱砂、藏红花等天然矿植物原料,最珍贵的唐卡则采用绿松石、珊瑚、玛瑙、黄金白银等天然材料)。藏家虽可从这几个方面着手,但也不可偏听偏信,有时候年代晚但工艺精湛的唐卡甚至比年代早的更值钱。

为规避挑错的风险,刚入门的藏家不妨选择清代宫廷御制或收藏的唐卡。清代宫廷制作了大量的唐卡,主要由中正殿画佛喇嘛绘画,同时让宫廷汉族和西洋画师参与绘制,这就使得宫廷唐卡风格多样,并具有一种汉藏合璧的艺术风格。此外,清代宫廷所藏的唐卡都是西藏宗教上层敬献给皇帝的,多数是班禅和达赖敬献的珍品。这两类唐卡由于跟宫廷沾边,质量上有保证,收藏价值都非常高。

如果经济实力不允许,藏家也不妨选择收藏当代唐卡大师的作品。一些当代唐卡艺术大师如次旦朗杰、夏吾才朗等人的作品,由于功底深厚,在传承之中又有所发展,因而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再加之市场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部分作品的价值,价格都不算太高,从长远来看,更具投资收藏价值。

 
作者:杨育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