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接替约翰逊,成为英国新首相?

2022-09-01 12:16评论关闭Views: 14

yhx

7月20日,英国保守党357名议员经过五轮投票,终于决出党魁选举最后两强,分别是42岁的印度裔前财政大臣的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和47岁的三朝元老、现任外交大臣丽兹·特拉斯(Liz Truss),最终选举结果预定9月5日宣布,胜出者将自动成为英国新首相。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丑闻缠身下,于7月7日宣布辞去保守党党魁和首相职务,但将留任至新领导人产生。

苏纳克:“不惜代价”搞经济的移民二代

在第五轮投票中,苏纳克以137票继续位居首位,特拉斯获得113票。这二人中不管谁最终胜出,都将在英国政坛写下一个“史上第一”。

苏纳克2020年2月出任财相时,就是唐宁街11号财相官邸历史上最年轻的主人,才39岁。如果他最终成为约翰逊的接班人,将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出任保守党党魁和首相的印度裔移民后代,也是这个高位上最年轻的一位。

苏纳克1980年5月出生于英格兰南安普敦,父母1960年代从东非移民到英国,都是印度裔。父亲是全科医生,母亲经营自己的独立药房。

苏纳克接受的是英国贵族式教育。他从温切斯特公学毕业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本科毕业后又到美国常春藤学府之一的斯坦福大学读MBA。

在斯坦福求学期间,苏纳克遇到了现在的妻子,阿克莎塔·穆尔蒂(Aqshata Murthy)。她的父亲是印度亿万富翁、IT 服务业巨头Infosys 联合创始人纳拉亚纳·穆尔蒂(Narayana Murthy)。苏纳克夫妇现有两个女儿。

他毕业后先后就职于投资银行高盛和一家对冲基金,在步入政坛前曾与人共同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

2015年,苏纳克当选约克郡里士满选区保守党议员,在许多人心目中,他是最富有的国会议员之一,但他本人对此缄口不言。

英国脱欧公投前,苏纳克曾为脱欧阵营摇旗呐喊。据《约克郡邮报》报道,他当时表示脱欧将使英国“更自由、更公平、更繁荣”。他认为欧盟的官僚主义繁文缛节对英国的企业不利。另一个支持脱欧的原因,苏纳克解释说,是移民政策,他说:“我相信适度接受移民可以使我们国家受益。但是,我们必须控制边境。”

苏纳克三次投票支持梅首相的脱欧协议,但局势转变后迅速站到约翰逊阵营。2019年约翰逊入主首相府之后苏纳克被任命为财政部首席秘书。

2020年2月,脱欧后的政坛地震和新冠疫情接踵而至,前财相贾维德被迫辞职,苏纳克接班。被问及如何扶持被疫情重创的经济,苏纳克回答:“不惜代价”,他通过大量借债向经济灌水,此举虽然挽救了英国经济,但英国的公共债务也升至2万多亿英镑,占英国GDP的102.8%,而且因之带来的高通胀令英国民众痛苦不堪。

苏纳克的风格跟约翰逊非常不同,给人印象是沉稳、规矩,不张扬,而且喜欢整洁的发型,并显然早就开始打造自己的公共形象。他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自己的照片,比如身穿灰色连帽运动衫坐在电脑前,在百货公司乘自动扶梯,到一家日本餐馆帮工、鼓励公众多下馆子等等。

苏纳克起初是约翰逊的坚定支持者,一度被视为保守党领袖继任者热门人选。2021年,约翰逊感染新冠住院治疗,告假期间即由苏纳克代理首相职责。不过,苏纳克最终于2022年7月5日宣布辞职,称自己对经济事务的观点和立场与约翰逊产生了“根本性的分歧”。

2022年4月,苏纳克及其家人的财务状况受到严格审查,他妻子的税务细节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她后来宣布将开始为她的海外收入缴纳英国税,以减轻丈夫的政治压力。

 

特拉斯:想当“铁娘子”的女外相

英国主要民意调查网站之一YouGov的数据显示,英国公众对苏纳克出任财相后的表现基本上是认可的,支持率始终平稳保持在半数以上。

她出身于劳动阶级家庭,颇有基层人气,加上做事素有“铁娘子”口碑,早就有一些英国媒体甚至预测,她有望成为未来保守党历史上又一位“撒切尔夫人”。

尽管特拉斯最近向《每日电讯报》坚称“按自己的方式行事”,“不会试图效仿任何人”,但她似乎一直在传递撒切尔夫人的信息。她重现了这位上世纪80年代英国领导人的一些最具标志性的形象,包括在爱沙尼亚乘坐坦克,在莫斯科高调地戴着俄罗斯皮帽。此外,与这位前保守党领袖类似,特拉斯是在公立学校接受教育的自由市场派。她的崇拜者说,她给英国政治以及最近的全球政治带来一种少说废话、言简意赅的务实态度。

特拉斯1975年出生于牛津,属于“70后”,父亲是数学教授,母亲是护士,被形容为“左翼”,但他们的女儿似乎没有继承父母的思想倾向。

她四岁时全家搬到了苏格兰的佩斯利,后来又搬到利兹,她在那里一所公立中学毕业后考入牛津大学。1983年,年仅 8 岁的特拉斯在学校排演的戏剧中扮演玛格丽特·撒切尔。

在牛津期间,特拉斯攻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并积极参与学生政治,最初在自由民主党阵营,后来转为保守党。

从政前她曾在壳牌和大东电报局当会计师,但人生志向始终放在英国政治权力中心——威斯敏斯特。不过,特拉斯早期的仕途并不算顺利,她两次竞选议员失败,2010年才获得成功。

在议会期间,她与人合著了一本名为 《释放不列颠》(Britannia Unchained)的政论专著,建议取消国家监管,从而提高英国的国际地位。此举使她脱颖而出,成为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的倡导者,此后短短11年中历任教育部长、司法部长和国际贸易大臣等多个重要职位。

特拉斯在出任国际贸易大臣期间曾大力主张英国加快政经重心转移到印太的步伐,并力主英国加入TPP和新版的CPTPP,“未来对英国产品而言,特别是亚太国家,那里是大市场,那里是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市场,英国企业必须走出去并抓住这些机会。”

在对美关系上,她倾向于“里根主义”的自由贸易,而反对特朗普总统时期对包括英国在内很多盟国采取的单方制裁措施。她还成功游说拜登政府解除了一些特朗普政府时期对英国施加的单边制裁。

2016年脱欧公投时,特拉斯选择留在欧盟,不过后来表示自己已经改变了看法,并呼吁英国抓住脱离欧盟的机会推动经济转型,“通往经济复苏的道路在于自由贸易和自由创业,而不是退缩和墨守成规”。

在约翰逊动荡的三年任期内,特拉斯一直是他的坚定支持者。她说自己是“首席捣乱官”,“不怕说出自己的想法,认为让人们不受繁文缛节的束缚创办发展企业,是我们经济未来的关键”。但一些议员把她领导的国际贸易部形容为“特拉斯Ins部”(Department for Instagramming Truss),指责她自我推销,因为她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发表大量内容。

2021年9月,46岁的特拉斯成为英国第二位女性外交大臣,除了在国内多项政策政见鲜明之外,在重大外交和国际问题上也有很清楚的立场。

她力主英国政治经济重心东移,在接受外相任命之后第一时间就对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国签署的AUKUS安全协议给予高度评价,还表示希望英国将与美国和澳大利亚一起共同努力维护印太地区的繁荣与安全。

在俄乌问题上,特拉斯采取强硬路线,一如既往直言不讳,认为普京的部队应该被彻底赶出乌克兰。

 

两位候选人的“中国争论”

在苏纳克、特拉斯的这场保守党党魁争夺战中,主要聚焦于如何重振英国国内经济,但对中国、俄罗斯是否“够强悍”也是竞争项目。在7月25日举行的首场电视辩论中,二人就此进行唇枪舌剑,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的程度。

过往苏纳克一直主张与中国发展“成熟与平衡的关系”,多次表态希望推动中英经济对话的重启。《环球时报》早前曾发文形容,在英国首相之争中,苏纳克是唯一一位“对发展中英关系持明确而务实观点”的候选人。

但在首场电视辩论的前一天,苏纳克忽然转向表示对华强硬,在辩论中,他再次强调一旦当选将关闭英国境内所有孔子学院。《每日电讯报》引述苏纳克话说,特拉斯在担任教育部长时曾“帮助北京渗透英国大学”。这份报纸还说,苏纳克已公开指称中国是英国面对的“最大长期威胁”,并认为英国政界罔顾中国“恶劣行为”的时间太久了。

对苏纳克的“急转弯”,特拉斯团队的“反华先锋”、英国“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联合主席伊恩·邓肯·史密斯称,苏纳克的言辞“令人惊讶”,“过去两年来,这位财政大臣一直努力推动同中国签署经济协议。即使在中国政府制裁我本人和4名国会议员时,他也一直在推动这项工作。”

作为对苏纳克指称的答复,特拉斯在接受《每日邮报》访问时反击称,她从出任外相一职第一天就“强化了应对中国的立场”;她还承诺,一旦成为首相将进一步强化立场。特拉斯也同时抨击曾长期在金融业工作的苏纳克在中国问题上“一贯软弱”,英国必须要打击如抖音之类的中国企业,并且限制技术出口。特拉斯也在人权、香港、新疆和台湾等诸多问题上对中国再度做出抨击。

特拉斯在出任外相前就曾经多次高调呼吁政府要调整对中国政策——特别是在贸易领域“更加强硬”对待中国。

英国从2000年代的布莱尔、布朗的工党魁相时代到2010年代中期的卡梅伦保守党魁相时代,针对中国曾长期推行搁置争议和大力发展经贸关系的政策。卡梅伦政府还在2015年与到访中国签署了“黄金时代”一揽子大型经贸合作协定,让中英关系发展达到一个高潮期。

但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不管此次英国政权更迭如何演绎,一点已经比较明确,那就是英国主流民意曾一度盛行的期望透过与中国经济合作而促成“合作共赢”的“务实”战略思路已经成为过去。

面对英国政界的最新聚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2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英国保守党党魁选举是英国的内政,我不予评论。我想奉劝个别英国政客,动辄拿中国说事,鼓噪所谓‘中国威胁论’等不负责任的言论,并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

按照保守党竞选流程,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苏纳克和特拉斯将在全国各地进行巡回拉票。从8月初开始,近20万名保守党党员将通过邮寄或在线进行投票,投票截止日为9月2日。在投票截止日前加入保守党至少3个月的党员,才有权投票。保守党将于9月5日正式宣布获胜者,届时约翰逊将移交首相办公室的钥匙。

虽然苏纳克目前在国会投票阶段领先,但也未必能“笑到最后”。英国7月22日民调显示,苏纳克目前的支持率只有38%,大大落后于特拉斯的62%。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无论谁最终入主唐宁街10号,都将面临高通胀、公共债务、能源危机、产业空心化,以及随时可能激化的北爱尔兰议定书问题和再度被提上日程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在内的一系列棘手问题。
(编辑:文东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