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局、中美较量与中国当前问题

2022-08-09 16:52评论关闭Views: 17

zhongmei

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场巨变没有将人类带向美好光明的未来,而是将人类引向灾难和深渊。

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主要特征主要有:一是新冠疫情没完没了仍在全球肆虐,并给世界各国社会经济和生命安全造成越来越大的创伤;二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展开了全方位的扼杀行动,俄乌战争有可能陷入持久化,并给世界带来新的灾难,引发世界性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并威胁到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三是美国对中国的围堵有增无减,一旦美国和西方国家肢解俄罗斯成功,那么,中美对抗将必然演变为新的世界格局。

总之,世界正在陷入一场百年未有之大分裂、大对抗、大危机、大灾难之中。

 

全球化四分五裂

曾几何时,全球化一直被世界各国认可为国际分工、协作、交流、合作的代名词,并相信全球化能够给世界带来经济繁荣和发展,然而,全球化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时候,世界各国都有一种不祥之兆。由于疫情的冲击,全球经济出现大衰退,金融市场出现大动荡,许多国家出现大通胀。虽然各国在艰难中熬过了两年,但进入2022年,新冠疫情在全球非但没有缓解,而且不断变种的病毒正在进一步提升传播的风险,更为遭殃的是,俄乌战争的爆发更令全球社会所面临的困境雪上加霜。疫情叠加战争,全球正在形成一个大对抗、大分裂、大危机的新格局,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成为促进世界各国经济交流与进步的全球化发展潮流,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与破坏。

美国是当今世界乱局的始作俑者,也是全球一体化发展的破坏者。在特朗普政府时代,美国政府已经明火执仗地开始了一系列反全球化操作,到处脱钩、退群,到处挥舞制裁大棒,到处对竞争对手进行打压和围追堵截,在世界上掀起了一股逆全球化发展的浪潮;进入拜登政府时代,美国政府变本加厉,将反全球化的一系列操作推向了新的高潮,最主要的表现就是通过拱火俄乌战争,将俄罗斯排除在世界体系之外,同时,强迫世界其他国家选边站队,凡不服从美国意志的国家一律受到制裁打击,从而人为地在世界上制造了两个敌对阵营。

目前,美国及其西方阵营与俄罗斯之间的对抗是全方位的,几乎囊括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外贸、金融等各个领域,全球性的大对抗、大分裂雏形已现。然而,让俄罗斯重演前苏联解体的悲剧从而最终消灭俄罗斯只是美国的战略目标之一,美国的另一大战略目标是要扼制中国,一旦解体俄罗斯的阴谋得逞,那么,美国一定会把对付俄罗斯的那一套全部照搬过来对付中国。目前,中美对抗还没有上升到表面,仍处于隐性状态,可以预见,一旦美国将主要矛头从俄罗斯身上转向中国,必将遭受中国强有力的反制,全球性的大对抗、大分裂格局势必进一步扩大和升级,届时,全球一体化发展将因无路可走而难以为继,全球化发展有可能被区域化发展取而代之。

还必须看到,在新冠疫情大肆虐背景之下,美国仍然不停地拱火俄乌战争,已经导致了全球性的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虽然美国及其西方盟友凭借其经济实力能够承受住后果,但是,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许多贫穷落后国家来说,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将是它们的不可承受之重,如果世界性的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因俄乌战争长时间持续下去,那么,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将因为失业、贫穷、饥饿问题的不断加剧而陷入新的灾难,动乱、冲突、战争随时可能在这些贫穷落后国家出现,美国及其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大对抗、大分裂有可能会蔓延到广大发展中国家乃至世界各地,如果出现这种局面,全球化发展有可能成为历史。

 

大考之下中美较量

两年半来的新冠疫情肆虐和俄乌战争的叠加,令全球经济雪上加霜,世界各国都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考验。

综观世界各国的综合表现,可以说中美两国是表现最佳的两个经济体。2020年,美国经济虽然出现大衰退,但2021年则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反弹,虽然两年的平均增长率比较低,不到2%,但毕竟还是实现了正增长;近一年多来,美国虽然出现了近40年来的最高通胀,但如果美国取消对中国输美产品加征的关税,相信通胀率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近日,美国财长耶伦已表示,美国应该取消对华输美产品加征的关税;今年以来,美联储启动加息措施,美元指数出现大涨,全球货币几乎都对美元出现贬值,这显示美元霸权地位依然稳固;俄乌战争的爆发使得欧洲资本大规模涌向美国,这有利于帮助美国摆脱经济困境,也反映出欧洲资本仍看好美国的避风港地位。因此,综合来看,近两年半来,美国经济的总体表现在全球是出类拔萃的。

相形之下,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比较还要略胜一筹:首先,中国经济近两年半来一直保持正增长态势,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连续两年保持正增长的大型经济体;其次,近两年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中美两国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不分伯仲;再次,人民币较之美元虽然仍处于弱势地位,但近两年来人民币对美元表现十分稳健,虽然今年四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明显波动,但人民币兑美元总体保持升值趋势的格局没有改变。特别令人惊艳的是,在美元表现强势的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正呈现加速态势,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可度进一步提升,2022年5月1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决定,将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中的权重由10.92%上调至12.28%,升幅1.36个百分点,这是2016年人民币正式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之后第一次调升权重,而该篮子中的欧元、日元、英镑权重则被调降。这反映出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透明度、认可度正在得到稳步提升,前景可期。

更应该看到,虽然美国仍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几年前美国经济已经出现停滞不前的迹象,近两年来更是出现明显放缓势头,美国经济总体上是在走下坡路。反观中国经济情况则完全不同,几年前,虽然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变轨为中高速增长,但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基数已经接近美国的八成,因此,即便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经降至6%左右,但中国经济仍然处于明显的扩张态势之中,赶超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指日可待;美元虽然仍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货币霸权,但近几年来已经出现了局部动摇。反观人民的前景和势头,则是蒸蒸日上,一方面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体制中不断扩大影响力,另一方面,在中国主导的新的国际金融组织和金融领域不断开疆拓土,尤其人民币通过借助现代金融科技手段推动数字人民币战略,正在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使人民币具有无限想象的空间。

疫情和战争大考之下,中美两国经济都经受住了考验,两国的区别在于,中国经济处于上升通道,而美国经济后继乏力,正在下坡的路上越走越远,中美经济的较量正在越来越有利于中国一方。

 

中国经济两大问题

虽然目前为止中国经济表现杰出,但受疫情打击及俄乌战争波及所带来的影响仍然不可小觑,特别进入2022年之后,疫情在中国各地散发,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似乎又回到了2020年上半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官方公布的2022年前五个月的经济数据可见,中国经济增长很不理想,正面临巨大压力。

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所面临的问题,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并及时采取了应对措施,5月25日,国务院召开了全国稳定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对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和困难作了充分的分析和把握,并且在稳增长、保就业、保市场主体等诸多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的应对之策。在中央的指导之下,各个省市区也闻风而动,纷纷出台了因地制宜措施。在中央和各地方政府共同努力之下,中国经济上半年出现的问题,一定能够在下半年得到有效缓解,下半年中国经济出现大反弹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

然而,必须看到,两年半的疫情影响以及所积累的一些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一蹴而就加以解决。

综观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首先,投资方面,今年以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大手笔累计推出了数以十万亿计的基建投资安排,可以预期,今年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将更加明显;其次,外贸方面,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对中国制造的需求变得越来越殷切,中国对外出口和整体外贸规模一直呈现上升态势,进入2022年中国的外贸仍然承袭了前两年的良好局面继续保持上升势头,预期中国的这种外贸格局仍将持续下去,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逆转。这就意味着,国际市场需求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将有增无减;第三,内需方面,目前国内的消费需求形势非常不乐观,总体内需市场疲乏无力。由于国内市场已经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近两年来,国内市场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七成,因此,当前国内市场疲乏无力的局面将成为拖累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国内市场需求不振主要反应在两大方面:一是国内消费者信心普遍不足。由于两年半来疫情的影响,降薪、冻薪己成为各行各业的一个普遍现象,甚至由于部分企业关门倒闭一部分人成为失业者,两年半来的艰难度日以及未来的不测,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将积粮防饥摆在了第一位,原本大胆消费的人现在胆子变小了,原本可消费可不消费的项目现在普遍选择不消费了,绝大多数人的消费开支都有不同程度的压缩;二是中小企业经营普遍陷入困境。两年半来的疫情受打击最大的还是广大的中小企业,特别是服务类型的中小企业要么关门谢客,无法经营,要么客人大减,生意大降,原本指望一年半载就能结束的疫情却持续了两年半的时间,而且前景不明,许多中小企业已经陷入绝境。尽管国家和各个地方政府出台了一些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措施,但对相当一部分的中小企业来说,或杯水车薪或无济于事。如果疫情不断反复,防控不断升级,中国内地必然会爆发中小企业大面积的倒闭潮。

眼下,中国经济虽然存在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但影响最广泛最棘手的,还是民众消费信心普遍不足和中小企业普遍陷入经营困境这两道难题。如果不能有效解决这两大难题,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军国内需求将可能持续恶化,从而将导致经济增长后续乏力甚至失去动力。如果中小企业出现大面积倒闭,那么,必将推动中国失业率的上升以及进一步严重打击消费者信心,最终拖累中国经济增长。因此,如何恢复全民消费信心以及稳定中小企业的经营环境将是中国必须努力解决好的两大课题。

 

作者:颜安生 系香港《经济导报》总编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