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何对“后院”掌控乏力?

2022-08-09 16:31评论关闭Views: 6

g71

近十来年以来,美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明显呈下降趋势,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错误的拉美政策。

伴随百年变局的大幕逐步拉开,世界力量对比的变化随之加快。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维持世界霸主地位与内外行动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日趋明显。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上台执政,至今都没能找到解决这一矛盾的“良方”。而近年来拉美与美国关系的渐行渐远为美国对外战略的两难矛盾提供了极好佐证。

本月上旬,美国在洛杉矶举办第九届美洲峰会,遭到多个拉美国家抵制。事件引起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普遍认为是美国霸权遭受的一次打击。会议不仅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反而遭到拉美国家的广泛批评。

拉美历来被视为美国的“后院”,曾经是美国牢牢掌控的地区。19世纪,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将整个美洲宣布为美国的势力范围。从此,门罗主义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经典篇章,美国也开始对美洲进行全面的政治、军事控制。然而,拉美国家近年来对美国的不满和反感日趋上升,美国在拉美的影响力不断式微。

拉美国家对美国不满的加剧,倒不是美国对拉美的忽视造成的,门罗主义的核心恰恰是将拉美作为美国地缘政治和外交政策的重点。拉美对美国的不满,主要是因为美国推行的拉美政策只是为了配合美国的称霸需要,违背了平等互利的原则。美国提供的一些援助,往往都附带政治条件。由于不符合拉美国家的国情,没有给受援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促进作用,甚至加剧了贫困,造成了内乱。

美国首次举办美洲峰会,是在1994年。那时正是美国霸权处于鼎盛时刻。美国凭借其强大的综合国力,与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大获全胜。美国极力推广的新自由主义理念盛行于整个拉美,民主政体也在美洲广受青睐。当时,意气风发的克林顿总统发起了首届美洲峰会,并完全主导了会议的基调和议程。34个拉美国家领导人亲临会议。会议提出了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等一系列振兴美洲经济社会的计划,给拉美各国的繁荣发展注入了新的希望,美国也显示了在拉美“至高无上”的领导力。

然而,近十来年以来,美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明显呈下降趋势,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国错误的拉美政策。美国不顾拉美国家的具体国情,将提供援助、开展合作与推行自由主义、建立相应的政治制度相挂钩。美国的这些附加条件,并不符合所在国家的国情,致使一些国家不仅没有实现经济社会状况的改善,而是出现了倒退现象。事实让拉美国家感受到,美国的很多承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减少贫困、促进发展的作用,甚至给一些国家造成了内乱动荡、贫困加剧的后果。

例如,美国的一些援助项目旨在帮助亲美的右翼政治盟友选举获胜或赢得连任,这实际上破坏了民主选举的公正原则,必然导致所在国家的内乱。美国的这些做法事与愿违,激起了拉美民众对美国的反感,致使左翼政党纷纷在很多拉美国家上台。这实际上是对失败的自由主义的“拨乱反正”。这些左翼政权往往都有不同程度的反美情结,不愿接受美国对本国内政的干涉,因而更愿意与中、俄和其他新兴国家发展关系。

冷战期间,拉美曾是美苏争霸的重点之一,随着冷战的结束,拉美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明显下降。近年来,拉美与美国关系的疏远成为美国对外关系的薄弱环节。这与美国维持霸业力不从心的现实是分不开的。由于实力对比的变化,美国难以按住全球的脉搏,欧洲、亚太、中东和拉美不可能都成为美国的战略重点。特朗普执政期间,甚至推出了以“退群”为特点的战略大收缩。

拉美对美国无疑依然很重要,但美国当前的头号战略重点无疑是亚太,其次是欧洲、中东等。但是,作为全球头号超级大国,称霸是美国难改的本性。如果对拉美“不管不顾”,有失超级大国的“身份”。尤其是针对中国近年来在拉美影响力的不断上升,使美国产生了焦虑。因此,阻止中国与拉美关系的发展势头成为美国外交的紧迫任务。

去年,中国与拉美的贸易总额超过4000亿美元,而美国与拉美的贸易额仅为2950亿美元。自2005年以来,中国向拉美各国总共提供了1400多亿美元贷款,超过了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的总和,中国用实际行动促进了拉美各国的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除了经贸关系快速发展外,中国与拉美各国的政治关系也不断加强。中国坚持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外交方针,得到了拉美国家的欢迎。事实让拉美国家认识到,中国才是真正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伙伴。中拉关系迅猛发展的势头让美国感到不安,防止“后院”被拱手让给中国的紧迫感油然而生。在此背景下,拜登政府不顾内政外交上的成堆难题,也要举办这次美洲峰会,其深层目的就是遏制中国在拉美的影响,拉拢美洲国家抵制中国的攻势。

然而,本届美洲峰会不仅没有取得积极成果,反而得罪了很多拉美国家。本来,作为牵头召开地区峰会的东道主,美国应该敞开胸怀,团结各国,广迎宾客,但美国却偏偏不是这样。美国拒绝邀请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三国参会,激起了其他拉美国家的批评和反对。美国之所以这样做,据说是因为这三国与美国价值观不同,或是与美国有矛盾。

拉美国家纷纷批评美国的做法,认为这是分裂拉美的行为。有的国家首脑干脆抵制参会,有的国家只派较低级别的代表出席。据报道,美洲国家组织35个成员国中,只有三分之一的国家领导人出席了这次峰会,成为峰会创立以来出席人数最少的一届。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美国虽然很想主宰美洲事务,但却面临“野心很大,力量有限”的困境。拜登虽然在会上提出了“美洲经济繁荣伙伴计划”,但计划并无实质性内容。美国既没有对振兴拉美经济出台什么措施,也未就帮助拉美国家克服贫困和落后提出什么想法。可见,只知道输出民主,而不从根本上促进拉美国家的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这是美国对拉美“后院”掌控无力的深层原因。
作者: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