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未来元宇宙的世界金融中心?

2022-07-14 15:39评论关闭Views: 4

hulianwangxinyong

今年5月6日,我远赴阿拉伯半岛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参加世界穆斯林社区理事会于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举行的伊斯兰团结会议。参会期间,我还看到了迪拜数字经济的最新发展,看到了当局希望将迪拜打造成“虚拟世界中的关键城市”的种种努力,正在筹建元宇宙数字银行的我不禁思考:谁能是元宇宙的世界金融中心?

 

元宇宙金融的发展趋势

近期因比特币暴跌,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陷入财政危机,该国浮亏约4000万美元。2021年9月7日,萨尔瓦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稳定币也是加密货币的一种,但一般的加密货币波动相当大,稳定币因与法定货币挂钩,相对稳定。但是五月上旬加密货币市场爆发一场“史诗级”崩盘,全球第三大稳定币“UST”惨遭狙杀,不仅价格与美元脱钩,原生代币“LUNA”更直接躺平,2天狂崩99%,300亿美元市值直接化为泡沫,挤兑潮引发币圈地震。

“UST”的崩盘对加密市场而言如同“雷曼时刻”,不少投资者、企业因此损失惨重。美国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执行长Brain Armstrong净资产缩水150亿美元左右,专注于数字资产的多元化金融服务公司Galaxy Digital执行长迈克尔·诺沃格拉茨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创办人赵长鹏也受到严重影响,连带损失超过800亿美元。逼得我连夜向团队解释:我们认为用算法等构作为锚定法币的稳定币是泡沫,元宇宙数字银行稳定币必须要有相对应的法定货币做央行储备。

今年许多科技业者抢进提供金融服务,现在加密货币、区块链又带来全新的“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DeFi),可预见的是,疫情席卷全球之下,更多经济活动转往在线,虚拟世界的金流需求将更加强劲,DeFi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DeFi主要是利用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进行金融服务,例如借贷、保险、投资等,被称为新兴的“币圈华尔街”。信息平台DefiLlama数据显示,去年11月中,DeFi生态系中的TVL(Total Value Locked,总锁仓量)已突破1800亿美元,TVL就像是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而与美元等法定货币挂钩的稳定币,结合DeFi,更产生了加乘效果,让元宇宙金融更加蓬勃发展。

 

 

成为元宇宙世界金融中心的条件

国际金融中心,指以第三级产业经济为主,以金融业服务业为中心的全球城市,这个全球城市必须拥有跨国公司和国际大银行的总部设立,要有活跃的外汇市场、股票市场、期货交易、证券市场等金融产品市场,并拥有至少一个证券交易所。此外,还需要完善的法律制度和资本主义环境,并有健全的交通运输、人才教育等硬件建设与体系制度。

香港金融管理局原总裁任志刚曾说: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两大关键,一是拥有具成本效益、高效率及安全市场基础设施,如经纪及市场庄家等使用的交易平台,以及支付、交收、结算与托管机制。二是商品、服务及其衍生工具的供货商与用家,均乐意使用该处的市场;其中最重要是市场需要有足够的流通性,并能够有效及准确地发挥定价功能。金融,就是要融通资金,撮合投资者与集资者的需要;若外来(包括内地)投资者与集资者,均利用本地资金融通渠道,香港便有资格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而国际金融中心发展大概可分为两种模式。第一种的代表是纽约,依托美国强大的国力和美元做后盾,成为世界的金融中心当之无愧。另一种是像香港、新加坡,虽然本身没有“地大物博”的资源优势,但是拥有全世界开放度最高、效率最高且受法律保护的经济平台。上世纪80年代起中国内地的改革开放让香港尽享得天独厚之优势,充分发挥其平台优势,成为连接中国和世界的国际金融中心。在这方面新加坡与香港大同小异。

要成为元宇宙的世界金融中心,得先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自由、开放、法治是不可或缺的普世价值,但由于中美产业链日益脱钩、意识形态对立、反全球化等因素,如纽约、伦敦、香港、东京多会受到冲击而风华不再,而北京、上海、莫斯科更有可能受到拖累。虽然目前迪拜的排名只在17位,却让笔者觉得后势看涨。

今年5月初,迪拜政府宣布成立了全世界第一个“虚拟资产监管局”,并将其总部设立在“沙盒”(The sand box)元宇宙平台,该机构也是全球首个设立在元宇宙的政府总部,旨在为迪拜提供安全先进的监管体系,扩大虚拟资产行业规模,确保市场和投资者受到保护。这一举措反映迪拜认为虚拟资产将是未来数字经济不可或缺的一环,并准备让阿联酋成为世界虚拟资产之都,保持迪拜的领先地位。

迪拜王储兼迪拜执行委员会主席Rashid Al Maktoum 在元宇宙沙盒揭幕仪式上表示,迪拜在技术转型保持领先地位,虚拟资产监管局加入元宇宙,成为迪拜和元宇宙的第一个政府机构,开创了政府利用现代创新技术扩展其向人民提供服务和行使监管权力的先河。为了在元宇宙中实现经济自由,迪拜元宇宙总部创建了一个分散的监管模型,允许利益相关者共享或交换知识,并集体解决问题。迪拜世界贸易中心管理局局长Helal Saeed Almarri表示,迪拜将虚拟资产行业视为全球未来经济的驱动力,作为全球虚拟产业第一个监管机构,迪拜虚拟资产监管局的元宇宙总部也使阿联酋成为第一个进入该平台的司法管辖单位,“反映了我们领导层实现可持续经济自由的无国界新市场”。

 

迪拜有何优势?

阿联酋是由包括阿布扎比、迪拜、阿吉曼在内等7个“酋长国”组成的联邦制国家,迪拜是其中的一员,也是目前阿联酋最开放的城市。长期以来,阿联酋一直热衷于维护安全、和平与稳定,并提倡宽容与共存的价值观。

2015年7月,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成立了新的开发银行,阿联酋于2021年加入。阿联酋还和以色列签署了《亚伯拉罕协议》,这是一项被称为改变中东格局的历史性和平协议。对目前持续严峻的也门战事,阿联酋表态,将继续向也门提供人道主义支持,并且,该国对乌克兰危机的立场也是侧重于向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笔者在迪拜的时候,还遇上阿联酋总统哈利法驾崩。联合国秘书长及多国领导人纷纷表示悼念,约旦、阿曼等国宣布全国降半旗致哀,法国、印度尼西亚的总统、美国的副总统都亲自来吊丧,可见阿联酋在国际上的地位。

自本世纪初起,迪拜率先开放市场吸引外资,大举发展观光、金融、科技、房地产等产业,吸引不少资本家、企业与跨国工作者的目光。

现在的迪拜是个国际化城市,目前全国将近1000万人口中,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三国共占了60%,本地人约20%,菲律宾人5%,其他国籍15%,由于共有来自将近200个国家或地区的外来工作者,所以英语成了迪拜的生活、工作用语。对白领工作者来说,除非接触的职业与政府单位或国有企业高度相关,才需要大量使用阿拉伯语。并且,迪拜实行零所得税,所以对外籍白领、尤其来自高税率欧洲国家的工作者来说,“合约上的薪资就是实际收到口袋里的钱”,成为很大的吸引力。

在政治环境方面,迪拜跟新加坡很类似,以高薪重罚养廉,政府透明度及清廉度都是领先外围国家地区,笔者就看到这里最近大批说俄语的乌克兰人和俄国人来买土地,因为这里开放,相对中东其他国家比较文明,没有太多教条主义。迪拜也有中国城,在这里又称“龙城”(Dragon Market),所有地方菜都找得到。

另外,迪拜治安相对良好,有别于对“中东”会有“战乱”的刻板印象,由于阿联酋是法治非常严明的国家,即使是轻罪(如偷窃等),除了罚金特别重之外,还可能要坐牢或直接遣返,因此其治安相关指针,始终位列区域各国的前段,比起国际标准也毫不逊色。

最有特色的是,迪拜的离岸金融是离岸公司同在岸金融机构的完美组合。不同于传统的离岸岛国,迪拜的离岸公司是在迪拜特定区域注册,其离岸性质是通过特殊立法赋予的;而提供相关银行服务的,是在迪拜本土上进行实际经营的区域性或者国际性知名银行或金融机构。这点不同于很多岛国离岸地无法在本地实际开户或者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无法到银行实际网点去沟通的情况。迪拜的主要资金来源是“石油美元”和海湾地区的避险资金。在短期石油仍然是世界主要能源这种格局以及迪拜作为整个中东的“安全港”地位没有改变的情况下,迪拜离岸金融的地位仍会进一步得到加强。

不过,迪拜离岸金融的监管存在复杂性。由于其所处的特定地理位置,周边存在众多的受制裁国家(伊朗、叙利亚、苏丹等)和敏感高危国家,迪拜离岸金融一直存在着“与狼共舞”的局面,正不断加强对离岸金融账户的资金来源监管以适应国际规范。

因此,迪拜,或说阿联酋,想不依赖石油来发展,又不想得罪美国及中国,成为中东金融中心及虚拟经济中心确实是出路之一,而他们也已经开始招兵买马。迪拜执行委员会主席谢赫哈姆丹透露,相关工作组已经在研究“迪拜元界战略的关键支柱和目标”。根据一份报告称,该战略旨在“到2030年将虚拟世界部门对迪拜经济的贡献提高到40亿美元”。

币安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基础设施提供商之一,其创办人赵长鹏近期也落户在迪拜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附近。迪拜的包容与共存不是说说而已,是有其实力与决心。在现今世界两大集团尖锐对立之时,这里似乎是金融与新经济最佳避风港与发展地。

 

作者:谭世坪 系台湾一带一路协会秘书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