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确定“新资本主义”四大支柱

2022-07-14 15:30评论关闭Views: 6

12121

2021年10月,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上任伊始,就提出 “新资本主义构想”,引起国内外高度关注。构想中的新资本主义重视分配、劳动者和政府作用,与2012年以后一直实施的安倍经济学(重视增长、资本、市场竞争)有明显差异。

然而,在岸田执政后半年内,“新资本主义”的具体政策内容一直没有公布。2022年5月5日,访英的岸田首相在伦敦金融城的讲演中,首次详细介绍了作为内阁经济政策的“新资本主义”的含义、意图以及四大政策支柱。

什么是新资本主义?岸田解释:一言以蔽之,就是资本主义的升级版,是更强劲、更可持续的资本主义。

为什么需要升级?岸田回答:那是因为我们(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面临两大现代挑战。一个是贫富差距扩大、全球变暖等问题的挑战,另一个是来自威权主义国家的挑战。我们必须通过资本主义升级,使自己的经济可持续、更包容,来维护自由和民主。

具体如何推进“新资本主义”?岸田提出了以下四大政策支柱:(1)对人的投资、(2)对科技创新的投资、(3)创业投资、(4)对绿色、数字(产业)的投资。特别是,关于“对人的投资”,岸田作了详细的解释。

岸田认为,日本面临劳动力减少,必须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提高劳动生产率。尤其是,要在数字化、脱碳化等重大变革中创新,人最重要。为此,需要在流量和存量两方面增加对人的投资。流量方面,将引入加薪(优惠)税制等,形成官民合作的加薪社会氛围。如果工资不增长,就无法促进消费和经济增长;存量方面,一是要增强职业培训、终身教育等方面的投资,二是要促进理财模式“从储蓄到投资”的转换,增加国民财富。目前,日本个人金融资产超过2000万亿日元,其中一半以上是以存款和现金形式持有。在过去20年,(重视投资的)美国和英国的家庭金融资产分别增长了3倍和2.3倍,而日本只有1.4倍。岸田指出,这样的差距正是日本的巨大潜力所在。为此,日本将大力扩充小额投资免税制度(NISA),创设引导国民资产运用的新机制,推进“资产所得倍增计划”。

上述四大支柱中都含有“投资”一词,重视经济增长的色彩浓厚。而且,最引人注目的“资产所得倍增计划”,明确表达了向资本市场和金融产业的示好态度。

5月31日,日本内阁召开“新资本主义实现会议”,正式公布了上述 “新资本主义”实行计划。可以说,与岸田去年上任时提出的“新资本主义构想”(重视分配、劳动者、政府作用)相比,现在正式推出的“新资本主义”有近180度的方向性转变。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大的转变?原因大致有以下三个:
(1)收入再分配构想事与愿违。岸田上任时提出的“新资本主义构想”中,欲通过强化收入再分配改善贫富差距。但是近10年来日本年均经济增长率一直在1%前后徘徊,蛋糕没有做大就琢磨如何改革分配,其后果引起担忧。特别是,岸田提出的提高金融所得税和限制上市公司回购股票(有利投资者)的构想,曾引发被称为“岸田冲击”的股市大幅下跌。岸田之所以选择在世界金融中心伦敦率先披露“新资本主义”修改版内容,并特别宣传“资产收入倍增计划”,就是为了挽回国内外投资者对日本的投资信心。

(2)岸田上任时提出的“新资本主义构想”,与2012年后一直实施的安倍经济学(重视增长、资本、市场竞争)有方向性差异。由于“安倍派”议员人数目前在自民党中高居第一,岸田如想谋求稳定的政权运营,没有“安倍派”的支持几乎难以实现。

(3)国际政治环境的急速变化。今年2月份突发的俄乌战争促使发达国家在价值观和行动上出现了冷战结束后罕见的一致。反对专制体制、保卫自由民主成为欧美日各国舆论中政治正确的标准,岸田当初提出的新资本主义构想有立场欠稳之嫌。

在以上背景下修正的“新资本主义”,实际上与当初岸田的构想已貌合神离,基本回归安倍经济学的轨道。尽管日本媒体对此褒贬不一,资本市场却迅速发出欢迎信号。从4月底至6月初,日经指数已经回升近千点。

 

作者:戴二彪 系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