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访韩日推进“制中”联盟,台湾黯然神伤

2022-07-14 15:23评论关闭Views: 14

panxitang1

在日益对峙的中美关系下,“台湾牌”沦为美方在布局印太战略代理战争的策略棋子,真是台湾人的悲哀!

美国总统拜登于5月20日—24日首度走访韩国与日本,并在东京参与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QUAD),宣布成立“印太经济架构”(IPEF),宣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领导地位。然而,拜登“印太舞剑”,建构严密的“反中联盟”才是此行的终级目标。在其精心设计中,“台湾牌”显然是美国偏好的政策选项,但必要时台湾利益却可以搁置一边,拜登在日本公开承认美国会军事介入台海冲突,以及台湾又被排除在“印太经济架构”初始会员名单之外,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俄乌战争爆发后,拜登政府猛打“台湾牌”,调拨中国大陆最敏感的神经更加变本加厉。在5月23日美日峰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面对记者提问:一旦中国武力“攻台”,是否愿意军事介入保卫台湾?拜登答称,“是的”“那是我们做的承诺”,这已是他上台以来第四次说要履行承诺“保卫”台湾,堪称偏离美国一贯的“战略模糊”原则。虽然白宫在第一时间澄清,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并无改变,然而这次被形容为数十年来美国最有力的“挺台”声明,还是迅速掀起轩然大波。

为何拜登经常重申美国对台承诺或表示美国会出兵“保台”?然后白宫又都会很快出面表示华府仍将遵循“一中政策”“战略模糊”?例如白宫印太事务总监坎贝尔就至少说过两次,美国仍将维持“战略模糊”的政策,并说“战略模糊”最符合美国的利益,可让对手投鼠忌器。亦即在美国眼中,只有让对手不知道美国准备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对手才不会轻易对台用兵,而拜登说的“出兵保台”,显然就是公开吓阻。美国一方面坚称对台政策不变,在两岸政策上采取“战略模糊”,这是虚招,“公开吓阻”则为实招,在美国看来,有何不可?换言之,虚实之间既可相互转换,也可以虚实互用,让对手更无法掌握美国心中的真正想法。

因此,拜登强调美国将在台湾遭到中国大陆攻击时“军事介入”,与其视为“失言”,更可能是白宫“精心策划的凸槌”,旨在凸显台湾是抗衡中国大陆的重要一环,借以一则表达美国对台的支持,二则避免跨越中国的红线。再者,拜登三番两次发表看似自我矛盾的谈话,其实是在向不同听众释放各取所需的讯息:面对中国大陆,就称美国的“一中政策”不变;面对国际,就说美国承诺军事介入台海。看来拜登并非老年失智,这纯粹是其外交手段的运用。拜登口头说法虽与政策矛盾,但一经后续澄清,既可让北京无可挑剔,又可让外界窥知其真心。

此外,拜登关于台海的发言,也有敲打次日“四方安全对话”峰会的用意。QUAD刚刚成形,四国中,印度、澳大利亚的共识仍待整合,所以各方很谨慎,不愿被看成“反中”的“亚洲小北约”。峰会虽明言反对“以武力改变现状”的任何企图,并未点名中国在区内扩军,可见一斑。

尤有甚者,印太经济架构是在去年10月由美国所倡议,主要是要结合印太国家,削弱中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从一开始华府就不断传出将不邀请台湾参与的讯息,虽然台湾一再公开表态,并动员美国国会参众两院施压,最后公布的13个初始会员还是没有台湾,台当局除了表示遗憾外,只能默默吞下苦果。IPEF是美国主导,台湾在供应链与数字经济上又事事配合美国,却仍被排除在首轮参与者之外,因为在拜登政府看来,让台湾参与可能会让IPEF被解读为“反中经济联盟”,使得其他亚洲国家裹足不前,令IPEF出师不利,这更体现了拜登政府“友台”的口惠而实不至。

为何拜登政府不愿给台湾实质上的的利益支持?主因在于拜登政府打“台湾牌”的目的虽在刺激中国大陆,大打“代理战策略”棋局,但又不愿意一时过度激怒北京,同时也担心强化美台实质关系会对美国利益产生影响。一旦台海代理战争发生,美国是否要“战略清晰”地“协防”台湾?这都会产生一些连锁效应。由此可见,台湾议题的背后是拜登印太战略与中美抗衡的大背景。也正是因此,印太战略中的台湾角色不是新伙伴关系,也不是印太经济架构的参与成员。在日益对峙的中美关系下,“台湾牌”沦为美方在布局印太战略代理战争的策略棋子,真是台湾人的悲哀!

总之,美国利用俄乌冲突大打“台湾牌”,筹谋欧亚战场合一。蔡英文当局的涉外政策以美国为马首是瞻,结果却是整体对外关系走向空洞化,两手空空徘徊在边线外。除了印太战略,美国满口“抗中保台”,却不容台湾参与印太经济架构,蔡当局将台湾自我矮化为美国的“抗中”工具,若无法尽快导正,台湾的处境将随着中美抗衡的升高,只会更趋恶劣。

 

作者:潘锡堂 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