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跌跌不休何时了

2022-06-29 16:51评论关闭Views: 4

eb

2022年3月以后,日元对美元汇率跌出近5年的稳定区间(103-115日元兑1美元),进入贬值快车道。4月末,日元对美元的汇率突破130,更新了2002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更引人注目的是,日元的实际有效汇率下跌远为严重。

日元的名义有效汇率指的是日元与日本贸易伙伴国货币间双边汇率的加权平均值,如果再考虑日本与各国物价的相对变化,就可测出实际有效汇率。一个物价下跌国的货币,即使与物价上升国货币间的汇率不变,也意味着前者在贬值。据日本银行的统计,如果以2010年水准为100,2022年4月的日元实际有效汇率水准(65前后)已经低于1972年2月的水准(66前后),而当时日元对美元的固定汇率为308日元兑1美元。换言之,日元目前在全球市场的实际购买力已经回落到50年前的水准。

近期日元兑美元为何急速贬值?简而言之,是因为美日间长期利差出现显著扩大趋势。

3月16日,美联储决定解除2020年3月导入的零利率政策,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25%-0.50%区间。这是2018年12月以来首次加息,之所以做出如此重大调整,首先是因为这两年美国疫情后经济恢复顺利。另一方面,目前美国消费者物价的上涨率达到40年来的最高水平。在这样的背景下,美联储判断是时候从刺激经济的宽松政策转向紧缩政策。继3月加息后,5月4日美联储再次决定加息0.5个百分点。

与美国的金融政策方向相反,日本银行(中央银行)依然坚持宽松政策。日本银行于1999年就导入零利率,此后曾两度尝试过退出,但都浅尝辄止,并在反方向越走越远:2012年实施空前的大规模量化宽松,2016年进一步推出负利率。这些宽松政策目前尚无任何修正的迹象。

美日金融政策的走向不同,不仅带来两国政策利差的扩大,还导致对汇率影响更直接的两国长期利差(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的急速上升。日本的10年期国债利率被日本银行稳定在0.25%以下,而美国10年期国债利率已从2022年3月前的1.75%左右上升到4月的2.75%左右,两者利差已从3月前的1.5%左右扩大到2.5%以上。由于美联储的加息通道还刚开启,预期要加息数次才会罢休,其结果是日元兑美元的急速贬值。

那么,日元贬值的元凶——美日长期利差今后会扩大到什么程度?何时达到峰值?

先看日方金融政策和利率动向。长期以来,以制造业大企业为中心的日本产业界普遍警惕日元升值对本国产品出口的影响,这种制造业立国思维受到政府和日本银行的一贯支持。退任的政府高官在盘点自己政绩时,常常自夸实施金融宽松政策、遏制日元升值的成果,媒体也热衷渲染“日元升值不利于日本经济”。可以说,日本有着外国人难以理解的日元贬值爱好。

不过,最近几个月的日本媒体上,消费者和中小企业经营者对日元急速贬值带来物价和原材料进口成本上升的忧虑之声不断增多。不少经济学者更是尖锐批评超宽松金融政策下的低成本经营不利企业真正提高竞争力,同时也指出日元贬值导致日本相对工资水准下降,不利于吸引国内外优秀人才、发展高端产业。

尽管如此,日本政经界首脑们依然判断目前的日元贬值利大于弊。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表示,即使今后消费者物价的上涨率在进口物价的主导下达到2%的目标值,也将继续维持目前的宽松政策。因此,在黑田退任的2023年4月之前,目前的政策利率(-0.1%)和10年期国债利率(0.25%)均难以上升。

在日方金融政策几乎不变的预期下,美联储的政策走向将基本决定日美利差和汇率趋势。

美国基准利率的年末预期值(引导目标)为2.0%-2.75%。3月和5月两次加息后,目前的基准利率是0.75%-1.0%, 至少还有1.25个百分点的加息空间。在日美政策利差继续扩大的同时,对美日汇率影响更大的长期利差(10年期国债利差)也将保持在较高水准。多数市场参与者预测:5月初为2.9%左右的长期利差,将在今年秋季至年末达到峰值(3.3%左右)。

与美日长期利差同步,今年秋季以后日元对美元汇率可能进一步下跌至135左右。但见顶后,随着黑田总裁临近退任,日元贬值走势将放缓或调整。如果俄乌战争对世界经济的冲击上升或者中国严格的防疫政策对全球产业链的影响扩大,那么,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价值有可能重获市场评价,日元对美元汇率回归115前后也并不意外。
作者:戴二彪 系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