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能不能“光复”台北市?

2022-04-29 15:01评论关闭Views: 21

linhuowang

国民党在台北市赢面较大,但是候选人和选战策略仍然会影响选举结果。

四月,台湾新冠肺炎的疫情不断升温,但是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的选举行程却不断增多。从媒体报道看,陈时中代表民进党参选台北市长似乎已成定局,陈时中面对媒体多次提问的说法一直是:“专心防疫”,这是最稳当、也合宜的说法,然而比较耐人寻味的是:民进党党中央表示,对于台北市的参选人他们不急于定案。

台北市无疑是台湾政治、经济、文化上最重要的城市,这个城市不只在文化和思想上被台湾人民形容为异于其它城市的“天龙国”,而且李登辉在生前曾经把台北市描述为“外来政权的大本营”,也就是说,它是国民党支持度最为坚强的地方。所以理论上来说,台北市长的选举国民党只要提名人选没有太大争议,胜算是比较大的。但是1994年蓝营分裂,造成三强鼎立:国民党的黄大洲、新党的赵少康、民进党的陈水扁,最后阿扁渔翁得利。

2014年则是一次意外。蓝营的基本盘大于绿营这个结构,在2014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2014年的台北市长选举也是三强鼎立:国民党的连胜文、无党籍的柯文哲、民进党的姚文智。由于当时柯文哲政治色彩明显偏绿,所以从表面上来看,绿营有两位候选人,即使民进党私下全力支持柯文哲,但无论如何姚文智一定多少会瓜分一些绿营的选票,为什么连胜文却输掉选举?答案的关键不是蓝绿的基本盘,而是候选人本身。

连胜文的民调支持度在2014年6月时,还是居于领先地位。由于马英九在1998和2002年参选台北市长时,我曾经是他竞选团队的重要幕僚,所以一位朋友推荐我给连胜文,虽然我和他本来就认识,但是没有太多交情。初次见面我就建议连胜文应该召开一个记者会,题目叫做:“挑战权贵”,因为根据我过去的助选经验,直觉告诉我,连胜文的罩门就是他的家世,他是连战先生的长公子,从小吃香喝辣,标准的权贵世家,正式进入选战的激烈攻防时,这样的身世一定会成为话题。我希望他在别人尚未攻击他这点时先主动面对、把这件事先说破,这是针对他的身世最好的预防针。我告诉他,他的说法是:“蒋经国先生是最大的权贵,但是他在台湾的治理得到全民的肯定,到现在为止,蒋经国先生仍然是历任‘总统’中民调支持度最高的;而陈水扁先生是三级贫户出身,但是他最后因贪腐而坐牢。所以一个人的出身与他的政治能力并不相关。”但是也许因为当时他的民调领先,也许他认为不必要或者是不敢面对自己,所以最后并没有接受我的建议。

果然如我所料,2014年那场市长选战,柯文哲阵营要求的主轴就是“平民对权贵”。柯文哲是医生,台湾社会对医生本来就有一些尊敬,再加上他出身平凡家庭,对比于连胜文,“平民对权贵”的概念很容易被中间选民接受。即使台北市是蓝大于绿的地方,但是由于都会区的选民自主性高,台北市的中间选民一直都在四成左右,一旦候选人在形象上被成功地污名化,只有基本盘支持也不足以当选,所以连胜文从民调领先到落后,最后输掉选举。因此这场选战证明一件事:国民党在台北市赢面较大,但是候选人和选战策略仍然会影响选举结果。

到目前为止,国民党最可能的候选人蒋万安的民调领先。根据《东森新媒体ETtoday》4月14日公布的民调,如果是蓝绿白三人竞选的战局中,国民党的蒋万安支持度为35%、民进党的陈时中支持度32.1%、柯文哲力挺的现任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的支持度则是20.7%;如果只有蒋万安和陈时中两人竞争,他们的支持度分别为44.2%和39.2%。这项数据充分显示,三人参选对民进党比较有利。

这项民调可以模拟1994年的选举。黄珊珊虽然是柯文哲任用的副市长,但她并不是真正的“白”色阵营,她的党籍是亲民党,是宋楚瑜的爱将,所以基本上她的蓝营色彩大于白色,因此一旦她投入选战,就会像1994年的蓝营分裂一样,陈时中可以坐收渔利,这就是为什么民进党说台北市长候选人他们不急于定案的原因。民进党的盘算其实很简单:只要柯文哲认为不需要与国民党合作,民众党独立推出候选人的机率就很大,民进党的胜选机率就增加。防疫期间柯文哲一直让黄珊珊站在第一线,不断增加媒体曝光度,目的就是要拉抬黄珊珊的声望;而对于柯文哲的做法,民进党乐观其成,只要黄珊珊加入战局,民进党不只欢迎,恐怕要庆祝。

如果黄珊珊真的加入台北市长的选局,民进党接下来最可能采取的策略就是仿效2014年,从蒋万安的出身增加得分的机会。蒋万安是“蒋家”后代,他的身份在台湾比连胜文还要敏感,蒋中正和蒋经国两人在台湾威权统治时期的争议,一直是民进党操弄省籍对立熟悉的话题,所以蒋万安如何面对他的先辈的功过,应该会是今年年底最重要的攻防。

理论上从蒋万安的出身背景,应该会得到深蓝的支持;但是由于他清楚台湾的民意光谱,深蓝和深绿的支持度都相当有限,所以他多年来的行事风格似乎刻意向中间靠拢,反而让深蓝的支持者颇为不满。因此蒋万安对于“两蒋”议题的处理可能是一个两难,如果他在选战中处理不当,他的身世可能变成一个致命点;也就是说,他将面对的是1994年加上2014年的双重的危机:蓝营分裂、权贵出身。

如果从民调发展的趋势来看,蒋万安的选情一点也不能保持乐观。根据今年1月19日TVBS电视台发布的民调,如果蒋万安对上陈时中、黄珊珊,蒋万安的支持度为40%,陈时中是29%,而黄珊珊则是19%;这与去年3月22日TVBS的调查相比,蒋万安支持度略减3个百分点;而今年一月到四月才短短三个月,蒋万安从领先陈时中11%掉到2.9%。可见蒋万安的民调从过去的一枝独秀到现在的三强鼎立,发展趋势是下滑的,这可能是更重大的警讯。

这些年来,民进党仗着“立法院”的绝对优势一意孤行,今年的地方选举当然是蓝营一吐怨气的机会;然而即使民进党的执政表现不佳,引发不少民怨,但是这并不代表人民转而支持国民党,事实上从去年的四大“公投”、台中第二选区的“立委”补选、林昶佐罢免案,国民党可以说是节节败退,党内士气低迷。因此蒋万安即使目前的民调些微领先,但如果蓝营在台北市的分裂是必然的,他又不能良好因应自己的出身,再加上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似乎无法重振士气,以及民进党执政握有充沛的行政资源和高明的选举伎俩,所以即使占尽基本盘优势的台北市,国民党能否在今年一举“光复”,恐怕还在未定之天!

 

作者:林火旺 系台湾大学哲学系兼任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