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连任!欧尔班凭什么赢得匈牙利大选?

2022-04-29 14:34评论关闭Views: 82

xiongyali

“如果你想知道欧洲未来的走向,就听听法国总统马克龙或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的声音。” 这句话,西方主流媒体时而提及。

2022年4月3日,匈牙利议会大选,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部署了全面监测团,以防舞弊造假。最终青民盟在199个成员的议会中,赢得135个席位,超过预期。欧尔班以压倒性胜利,第四次续任匈牙利总理。以马尔基-扎伊•彼得为指定总理候选人,旨在推翻欧尔班的六党反对派联盟,仅获56个席位;另有7个席位,首次被米哈桑克党赢取。

此次大选结果,其实并无悬念。不是不公正,而是欧尔班铁板钉钉,必然连任。那么,哪些关键因素让他大获全胜?日前,布达佩斯 Századvég 基金会政治分析中心主任佐尔坦•基泽利 (Zoltán KISZELLY),应笔者之邀参加了一场网上论坛。作为嘉宾,他谈到匈牙利国内最具挑战性的社会和政治冲突,借之启发人们对匈牙利的深度思考。

基泽利说,作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21世纪初的匈牙利在经济和社会方面,接连受两大挑战影响,即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乌克兰战事。西方一体化组织的成员身份,为匈牙利政府创造了某些回旋余地,但也不得不因此而局限于其框架。事实上,欧尔班温和的右翼政府代表的,是欧盟和北约组织内部的另一种声音。

回顾对2015年移民危机的态度,再总结新冠大流行的措施,人们不难看出欧尔班的政府设定了一套不被欧盟看好,却被匈牙利人高度认可的替代模式。眼下对乌克兰危机的处理上,欧尔班又一次被密切关注,不过其已明确表示,除了在态度上履行欧盟和北约成员的必要义务,不愿介入战事。

当年,面对2015年的难民潮,匈牙利政府坚持以申根协议,保持申根区的外部边界。边界围栏的内部,行动自由完好无损,但外部边界必须切断。后来,不少欧洲国家效仿匈牙利,从挪威到西班牙在北非的飞地休达,都竖起了边界围栏。

谈到新冠大流行时,基泽利认为匈牙利政府既智慧,又很果敢,紧急使用中国国药疫苗和俄罗斯Sputnik V,300万人及时获得保护,匈牙利经济和公共生活也因此于2021年5月从封锁中恢复,比大多数欧盟成员国提前了1-2个月。去年,匈牙利的GDP增长了7.1%。2022年初,政府还利用税收收入恢复了第13个月的养老金支付。基泽利说,很多父母在2022年2月收到了与之平均收入相挂钩的退税,金额甚至高达2000欧元。此外,25岁以下的年轻人从今年1月起,免缴15%的固定所得税。

所有这些务实之举,都为欧尔班2022年的再次成功当选,奠定了厚实的基础。在后新冠时代的当下,匈牙利实现了完全就业,人们对GDP的持续增长抱有很高的期望,同时,匈牙利开始欢迎乌克兰难民,接纳了4万余名乌克兰难民。除了人道帮助,也希望在难民里发现建筑业和制造业的人才。目前,这些领域是匈牙利的弱项,有8万多个空缺职位。

基泽利不看好欧盟的绿色能源政策,认为不切实际。面对正在失控的能源价格,匈牙利政府去年11月推出车用燃油价格上限(480福林,约合人民币8.6元),该上限目前延长至今年5月15日。因通货膨胀,今年1月,匈牙利政府又对6种基本食品(葵花籽油、面粉、糖、鸡胸肉、2.8%牛奶、猪大腿)的价格实行价格上限,以保护退休和贫困人口。

在匈牙利,约85%的人口拥有自己的房产。许多人通过抵押贷款购买房屋,政府对住房抵押贷款实行了利率上限。在当前通胀期间,匈牙利国家银行敦促抵押借款人以通胀前的低利率,选择长期(5-10 年)利率期限。这项政策有孩子的年轻家庭特别有益,他们可以从家庭补贴中受惠。

此次大选前,匈牙利的在野党派联合起来,形成了一个从极左到极右的六党“彩虹”联盟。针对这个理念完全相左的联盟,基泽利坦言,现在的世界,我们常看到哗众取宠的爱国领袖模式,倘若挑战者是“温和的保守派”,其模式可能会更成功,就像之前在以色列和捷克的选举一样。

然而,匈牙利六党“彩虹”联盟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名叫Péter MÁRKI-ZAY的乡村小镇市长。他赢得预选竞选后,在选举方案中采纳了欧盟的绿色新政,提出公用事业和化石能源的“世界市场价格”,认为“世界市场价格”的期望将“吸引”(更准确而言,是“迫使”)匈牙利人消耗更少的“水、天然气和电力”,以此减少“消耗量和公用事业成本”。这必然危及2013年引入的公用事业成本上限,基泽利说。MÁRKI-ZAY还建议设立人们必须付费的医疗保健系统,因为“没有什么是免费的”。倘若这项政策上台,匈牙利普通老百姓就看不起病了。

乌克兰战事改变了世界政治和社会格局,危及脆弱的经济复苏。而在匈牙利,许多人将乌克兰战事视为全球化的终结,按基泽利的话,是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始的自发全球化的终结。匈牙利在经济上严重依赖西方贸易,大约70%的出口流向西方,主要是德国。而“向东开放”的理念,即后来的“全球开放”项目,旨在显著增加东部贸易量,使匈牙利获得平衡的出口计划,以免片面的经济依赖将转化为政治依赖。

但乌克兰战事影响了匈牙利的东方开放政策,因为欧盟扩大了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甚至超过了2014 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的制裁。匈牙利政府指出,立即切断俄罗斯化石能源供应将导致经济和农业崩溃;对于布达佩斯来说,俄罗斯化石能源的流量削减是一条“红线”。

战事也中断了匈牙利与中国之间经由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陆路铁路连接。位于边境城镇 Fényeslitke 的东西联运码头,预计流量为100万标准箱/年,但开工时间因战事而推迟。

匈牙利政府将乌克兰战事视为“美俄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并希望置身事外。为了最大化保证匈牙利社会和经济稳定,欧尔班政府的立场是不提供武器,但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并欢迎乌克兰战争难民。这些,也都是切合民意的。

 

作者:常晖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