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护理老人:日本的摸索和前景

2022-04-29 14:23评论关闭Views: 13

jingjishuaitui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已经持续两年多,在疫情中受害最大的是老人。在日本最近(1-3月)的第6波奥密克戎疫情中,有9千多人感染离世,其中70岁以上者约占90%。与离世者相比,疫情中时常在孤独和不安中度日的需护理老人是一个远为膨大的群体。疫情使得这一群体进一步引起社会关注。

日本是世界上平均寿命最长、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现在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经接近30%。随着国民寿命的延长,需要他人介护(护理或照顾)才能维持生活的老人不断增加。

应该由谁来介护老人?与其他东亚国家一样,日本本来也有子女介护老人的传统。但是随着城市化和核家庭的进展,这一传统日益弱化。日本内阁府在1995年的专题调查结果显示,为了不连累子女,期待女儿或儿子介护的受调查者分别仅为19.2%和4.8%,期待儿媳和女婿介护的比例更低(7.6%和0.1%)。

鉴于这样的观念变化,199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介护保险法。2000年正式开始实施该法,40岁以上者均须加入介护保险。其中40-64岁者为第2号被保险者,65岁以上者为第1号被保险者。介护保险,与先行的健康保险、厚生年金保险一起,构成日本政府运营的三大社会保险制度。日本介护保险制度的三个特点是:(1)支援自立。不仅限于照顾起居,还以援助自立为理念;(2)以利用者为本。利用者可选择包括保健医疗服务和福祉性服务在内的综合服务;(3)与健康保险、厚生年金保险一样,保险给付额和负担额挂钩。

日本的介护保险财源分为两大块。50%来自上述两类被保险者(各贡献25%左右),制度要求被保险者每月按工资(收入)的一定比例缴纳介护保险费。另外50%来自各级政府财政:中央政府负担25%,一级地方政府(都、道、府、县)和二级地方政府(市、町、村)各负担12.5%。两大块合起来形成介护保险基金。被保险者自理能力衰退后,根据需要可向二级地方政府主管部门申请介护。主管部门在评估申请人的实际状况和需要的介护程度(分5级)后,会在给付费上限以内,提供多种介护服务选择。利用者只需支付实际介护费用的10%-30%(按其收入状况决定)。

据厚生劳动省2018年调查,在65岁以上的第1号保险者(3525万人)中,有18.3%(645万人)需要不同程度的介护。其中,65-74岁者有4.2%(73万人)、75岁以上者有31.8%(572万人)需要介护。另外,在40-64岁的第2号保险者(4192万人)中,因为末期癌症等疾病原因,也有0.3%(13万人)需要介护服务。

目前,日本的介护服务模式可大致分为三大类:(1)设施介护(入住各类养老设施)、(2)以社区小型介护服务中心为据点的走访—短住结合型介护、(3)在宅(居家)介护。2020年,日本全国约有8000家特别养护老人院等介护设施(利用者95万人)、24000家社区小型介护服务中心(利用者84万人)、33000家访问介护派遣公司(利用者384万人)。同年,全日本介护利用者已达494万人,比2000年的149万人增长了2.3倍。

日本的介护保险制度,显著增强了日本国民对老后生活的安心感,也改变了“弃老”传说对日本带来的误解。但是,虽然建立了制度,由于老龄人口不断上升,加上介护保险基金和老年家庭难以提供有吸引力的介护报酬,介护人才供不应求矛盾日益突出。据厚生劳动省预测,到2025年,专业介护人员的需求量将扩大到245万人,届时将有55万名缺口。其中很大一部分需要依赖外国劳动力填补。

2018年12月,日本法务省增设了一项新的外国人在留资格:特定技能。其主要目的是从国外引进日本紧缺的介护人员等有一定技能的熟练劳力。然而,由于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加上日本和亚洲国家工资差距在逐步缩小,目前只有不到1.6万名外国介护劳工受雇于日本。即使新冠疫情平息后,来日工作的外国介护人员是否能大幅增加,也不容乐观。

如何解决介护人员严重不足问题?应当看到,尽管老人介护给家庭和国家带来相当重的财政负担,但增长中的巨大市场也蕴藏着许多产业发展良机。今后,日本在进一步培育、开放介护劳动市场的同时,如能发挥其作为工业机器人世界第一生产大国的优势,加快难度更大的介护机器人的研发生产和利用,那么,不仅可能逐步满足不断增大的介护需求,对日本的机器人、AI产业等高新产业的发展也会有很大促进。

 

作者:戴二彪 系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