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参选香港特首,李家超何许人也?

2022-04-29 14:19评论关闭Views: 3152

lijiachao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4月4日宣布不会竞逐连任,任期将在今年6月30日完结,结束42年的公职服务生涯。4月6日,李家超辞任香港政务司司长,并在当天下午5时30分会见传媒时表示,若辞职获得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将准备参选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

在李家超之前,已宣布有意参选香港特首的另5位人选中,除了民建联前成员胡世全和网络红人冼国林比较为人所认识,赖红梅、李稚嘉、萧德良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市民。赖红梅曾经在中学任教,后来投身保安行列;萧德良则在电脑行业工作多年,亦无任何政治经验;李稚嘉虽未有具体资料可以提供,但估计亦是寻常香港人一名,没有任何政治联系。

香港第六届行政长官选举将于5月8日举行,提名期由4月3日开始直至4月16日。参选人需取得至少188张提名票,并在五个界别各取得至少15张提名,方可报名入闸。

相较而言,李家超无疑是重磅热门人选,若他最后跑出,也将成为香港首位有“武官”背景的特首。

 

政坛“铁汉子”

李家超,1957年出生,籍贯广东番禺,毕业于九龙华仁书院,1977年加入皇家香港警察,由见习督察起步,1997年晋升为总警司。

在警队期间,李家超曾驻守多个部门,主要从事刑侦工作,曾破获1994年“纸包饮品迷魂党”、1998年“张子强案”等轰动大案,主管过重案组、毒品调查科、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等工作。2003年获保送至英国伦敦皇家防卫学院深造,其后回港升任至助理处长(刑事)。2005年,他以刑事部主管亲自负责“魔警”徐步高枪击案。2010年获委任为警务处副处长,期间曾获行政长官颁发香港警察荣誉奖章等,2012年10月调任香港保安局副局长。

2017年,李家超获委任为保安局局长,为香港史上首位警察出身的保安局局长,负责统筹六个纪律部队,期间处理了多项敏感事件,包括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2018年引用《社团条例》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落实《港区国安法》等。

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后期演变成为暴乱后,李家超与时任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联手打击违法示威,成功止暴制乱。在香港警方被黑媒诬指“过分武力执法”时,李家超多次发表“撑警”言论,并且多次高调表示,香港已“亮起恐怖主义活动警号”,要求警队等准备和检视反恐应变计划。李家超称,涉及国家安全只有一个标准,“即国家标准”,在这方面香港执法机构当然要听从中央国家安全机关。

2020年8月,美国财政部以“损害香港自治”为名宣布制裁11名内地与香港官员,李家超榜上有名。他表示,“我本身作为保安局局长有责任落实好维护国家安全的一切工作,任何想恐吓我不履行这个职责一定会失败,任何这种政治操作都不会得逞。维护国家安全天经地义,作为中国人没有可能在这大是大非上有任何畏缩,特区官员一定会理直气壮承担这个责任,有国家作为后盾,更加不需要有任何怀疑、任何顾虑。”

2021年6月,李家超取代政务司长张建宗,成为港府18万名公务员之首,统领9个政策局,为香港史上首位警察出身的政务司司长。

和张建宗比,李家超被外界视为更敢于开火的政务司长,在立法会上曾与泛民主派议员多次“舌战”,指摘泛民主派议员“出卖良心”“不知廉耻”,是林郑月娥内阁中少有肯“火力全开”的问责官员。

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李家超还同时兼任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和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主席,在受访时被问到日后工作会否侧重国安,他强调维护国家安全责任是“头等大事”,这是不可以妥协的,会利用每个机会进行国家安全教育,但同时作为政务司司长,会确保其他局长的政策足够全面。

李家超早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即已成家,育有两子,还曾在八十年代获得香港青少年服务处的“好爸爸”奖项,报道有指他颇重视家庭生活。其两子均于香港大学毕业,长子目前在一机构做商业顾问,次子则是银行工作人员。最新版的港府官员个人利益申报资料显示,李家超及太太名下仅在香港油尖旺区拥有一处自住物业,身家非常“清白”。

 

有何独特优势?

李家超宣布参选消息一出,外界不免有疑问,他有什么优势,可以胜任领导整个特区政府?有分析如下:

其一,政治忠诚。李家超作风强硬、政治立场坚定,在“一国两制”实践中,有助于确保落实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的要求,纪律部队在2019年平乱有功,中央对纪律部队出身的官员有充分信任。

其二,执行力强。香港政府施政,长期被诟病程序挂帅、议而不决,官僚主义、因循守旧几乎是公务员系统的代名词。李家超出身纪律部队,向来以执行力强见称,目标为本,倘当选特首,相信有利加快各项政策推动,且他去年出任政务司长,客观上可在统筹、协调岗位上锻炼,熟习整个政府运作。

其三,无利益集团关系束缚。李家超长期在保安系统打滚,关系网相当“单一”,相比其他有财金背景的候选人,与商界的关系明显不紧密,可以较少受利益团体束缚、捆绑,有更大空间去大刀阔斧推动改革。

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去年7月讲话中就提到,特区管治者要“冲破制约香港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的各种利益藩篱”。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也曾表示,下任特首是“硬颈”、强势的人,有勇气及胆色推动各种制度改革,克服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以强制手段确保国家安全及香港稳定。纪律部队出身的李家超,相信较能做到这方面的要求。

优势虽然很突出,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次李家超参选,带来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一是虽然《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渐趋稳定,但现时社会撕裂仍严重,纵然社会不会再出乱子,社会复和、人心回归仍是艰难任务。而凝聚民心,或正是被普遍认为是“鹰派”的李家超的短板所在。

此外,李家超公职生涯绝大部分时间身处保安系统,未涉猎经济范畴,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缺乏财金经验的李家超对于经济民生方面未必最擅长。

 

 

“撑得住”更重要

不过,相较以上的担心,也有不少分析指出,当前国际政治形势复杂多变,香港刚刚“由乱及治”,在西方阵营继续不断打“香港牌”的当下,香港目前更需要有担当的人出任特首,“撑得住”最重要。

有资格投票选特首的选举委员会委员陈晓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李家超在反修例风波中和开展香港国安工作中经历了“大风大浪”,表现出超强执行力和大局意识,属于“经得起考验”的特区政府官员。他指出,特首的职位是一名管理者,而专业性太强的执行者往往看不到作为管理者该有的层次和格局,做起事情来放不开手脚。“从这个角度来说,李家超看似缺乏经济或其他政策的经验,但可能可以更清楚认清自己的优缺点,用心聆听,接纳意见,这正是他的优势。”

全国侨联副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理事长卢文端近日在香港《明报》撰文称,新一任特首人选,必须是能顶住美英压力的“铁汉子”,并提出3点看法:其一,新选制全面打破美英的选举陷阱,以落实“爱国者治港”为原则,以实现良政善治为核心,以维护港人福祉为依归,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和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提供制度支撑;其二,美英攻击香港新选制是其干扰破坏香港选举行动的延续,企图影响即将全面展开的特首选举;其三,中央强力回击美英,新一任特首人选,必然是能够顶住美英压力,坚定不移、义无反顾落实《港区国安法》和新选举制度的“铁汉子”。

卢文瑞的文章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力挺李家超、为其造势意味浓厚。

工业界第二界别选委、厂商会副会长施荣恒指,李家超执行能力高,过去在警队执行任务都能好好完成。施荣恒还说,李家超在政务司司长岗位上汲取不少经验,相信他有能力处理民生事务。而过去一段时间李家超也与厂商会保持密切联系,相信他开始对商界熟悉。

建制派元老、全国人大前常委范徐丽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李家超是“经过风浪的人”,“做起事来慎重、务实”。以往有指香港经历“商人治港”“公务员治港”和“专业人士治港”,对于有评论指若李家超出任下任特首是“武官治港”,范徐丽泰认为,将特区官员分为文官、武官是太武断,谁治港并不重要,而是那个人有无能力,下任特首需要很坚强意志、对国家的支持有百分百信心等,才能应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无理打压。

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推出评论文章指出,从最早的董建华商人治港、到曾荫权、林郑月娥等“AO”(文官)治港都不顺利,执行力和服从性都更强的“武官”被北京赋予了重托,也意味着香港政务官当政的传统很可能即将告一段落。“完善选举制度”后的首场特首选举,或许就是香港进入“硬特首”时代的转折点。

香港特首人选这一重大决策,确实不能仅看维港鲤鱼门的一潭海水。5月8日,拭目以待。

 

 

(编辑:文东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