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限战下的全球经济

2022-04-08 15:48评论关闭Views: 44

shiqiping

在俄罗斯去年12月给美国下最后通牒,要求美国承诺北约不再东扩及不接受乌克兰加入北约迟迟未获回应下,终于在2月24日发起了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俄乌战争开打立即对全球金融市场、商品市场、资源市场及全球的经济增长及物价都产生了极大冲击,由于这是一场迥异于人类以往所有战争形态,包括了除军事战外还有金融战、能源战、资源战、科技战、债务战、货币战、舆论战等的超立体多维度战争,已接近或就相当于是所谓的“超限战”了,因而对全球经济、全球权力格局乃至行之已久的全球秩序,影响既深且远,值得深入分析评估。

首当其冲的是物价。必须看到,全球物价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自2021年以来即呈持续快速上升之势,美国CPI去年4月一举越过美联储(Fed)设定的2%目标,超过了4%,并在此后持续上升到年底的6%,进入2022年,2月更上升到了7.9%,创造了近40年来的最高纪录。美国物价上涨的远因是从2008年世纪金融海啸爆发之后一再进行货币量化宽松政策的结果,近因则是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台之后,发动贸易战、产业战、科技战等等破坏全球化的手段,导致全球供应链断裂各种生产成本上升的后果。前者(远因)是需求拉动效应,后者(近因)是成本推动效应,既拉又推,美国CPI逐如脱缰之马,怎能料想到就在此时突然又爆发了俄乌战争。

战争爆发后,美国及西方为了制裁,先冻结本已接近完工等待验收的北溪二号工程,继而将俄国一些重要银行逐出SWIFT(环银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这即意味着俄国不能以美元、欧元与各国进行贸易,后又宣布禁止各国购买俄国的石油及天然气,这些制裁立刻导致全球油气价格飞涨,对美国及全球物价膨胀造成了火上加油的效果。

不仅如此,俄国也对美国及西方反制,以及受战火及SWIFT制裁影响,作为半导体制造不可或缺的一些稀有气体如氖气、氪气、氙气等的供应均大受影响,从而影响到半导体制造业及进一步波及到包括汽车在内的众多制造业。除此之外还有农产品,俄罗斯及乌克兰尤其后者是全球粮仓、玉米、小麦、种子油等价格也必然大涨。

为了对付通货膨胀,美联储因此在采取紧缩货币政策时陷入了两难,考虑到物价涨势,升息应当加码;但加息过大或过快,不仅冲击投资、就业、增长,导致经济进入滞胀,甚至还增加了刺破泡沫,引爆金融危机的风险。目前看来,美国及西方进入滞胀经济恐怕已是大概率的趋势了。

物价与经济之外,由金融战连带引发的货币战之效应也受各方关注。由于俄国大范围内不得以美元及欧元进行贸易,这也形同逼使俄国与各贸易对象更有可能以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这次俄乌战争导致欧洲资金大量外逃,欧元大贬在情理之中,但与此同时,在美元汇价上升之际,人民币表现得亦颇强势甚至还强过美元,这一方面显示自欧洲出走的资金,未如往常只单向地流向了美国,而是相当比例的同时也流向了中国,人民币成了一种新的避险货币,折射了全球资金市场对人民币的偏好明显增加,当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俄乌战争产生的最深远的影响,恐怕就是对全球秩序的冲击了。战争开打以来,诸多现象与迹象值得玩味。美国为了缓和油价上升加大通胀压力,主动与沙特、阿联酋甚至美国一向敌视的委内瑞拉接触,希望增加油产,却被冷对;美国主导在联合国召开紧急特别会议就谴责俄罗斯进攻乌克兰决议草案进行表决,结果141票赞成,5票反对,35票弃权。美国以和平为高调诉求,但投票结果可以看到支持和同情俄罗斯的(包括反对、弃权及不参加投票)竟然还有五十多个国家,以人口计占全球人口的一半;还有,美国要一众欧洲国家拒绝购买俄罗斯石油及天然气,改向美国购买,却遭到了德国拒绝,……凡此,皆折射了美国已不再像上世纪末作为全球单极强权时的号令天下了,也意味着美国的霸权地位已在松动之中,及从上世纪二战结束以来,一个由美国主导建立,并基本上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全球秩序正在面对前所未见的挑战。

俄乌之战,至撰稿时,尚不知最后终局。就表象看,俄、乌、欧及全球经济都是输家,唯美国除了面对物价膨胀的困扰之外其余皆赢:欧元贬值,资金回流,军火大卖,又造成欧俄对立;但长期看则又未必,一个后美国霸权的时代似已迎面而来,此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

 

作者:石齐平 系凤凰卫视著名评论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