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缺蛋危机

2022-04-08 15:29评论关闭Views: 8

caiying

短短半年间,台湾农委会先以补贴鼓励“杀鸡”,后又采补贴鼓励“养鸡”,导致鸡蛋市场在不当操弄下变得非常扭曲

农历春节前,台湾的农委会冻涨产地蛋价,结果导致蛋价飙涨且缺蛋严重。一个多月以来,鸡蛋物价指数比同期上涨18.38%,创近3年来新高,涨幅远超其他各项重要民生物资,给物价带来很大压力。如今农历春节已过,鸡蛋荒及其阴影却挥之不去。

归根究底,台湾这场蛋荒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台当局,主要症结是在当局的不当干预与补贴,造成市场惜售、农民弃养,乃至盘商囤积等问题交互纠结难解。

蛋价是民众最“有感”的物价项目。一年来通货膨胀蠢动,台当局压不住物价,就只好猛压民众感受最深的电价、油价与蛋价。但当饲料成本高涨四成,台当局还硬要冻涨蛋价,为自己“做功德”,结果只能是蛋农弃养或淘汰无效益母鸡,因而捅出更大的供需缺口。

尤有甚者,为了解决蛋荒,农委会紧急补贴饲料、蛋鸡饲养与鸡蛋销售,连老母鸡都被叫出来继续下蛋,还是缓不济急。撑了一个多月,农委会终于决定松绑冻涨令,产地蛋价调高新台币2元。这当然不是回归市场机制,只是略为抬高,让消费者分担一点蛋农的成本压力。

一言以蔽之,农委会的错误,在于为了形塑年节物价平稳的升平景象,短视近利地干预蛋价,只求掩盖市场供需失衡的事实,却不愿正视市场竞争及产销调节机制。因此,在鸡蛋供给过剩时,农委会祭出补贴,鼓励农民大力杀鸡;在鸡蛋供应不足时,又设定天花板限制蛋价上涨,导致蛋农失去养殖意愿。如此干预,为的不过是维持自己“很能干”的政治颜面,难怪蛋农批“冻涨蛋价是人祸”。

此外,蛋荒一直无解,除了台当局不断干预市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农政部门对于农业产销信息的掌握不足,还包括对中间盘商囤积居奇的低估。试想,如果农委会放宽蛋价天花板就能纾解蛋荒,不就表示目前有许多蛋是处于遭囤积的状态,故意不被放到市场上来销售?

再进一步言,在台当局诸多措施中,最具争议的,无疑是农委会对蛋农与鸡农的补贴,完全缺乏对症下药解决蛋荒的用心。市场缺蛋是去年末即已出现的现象,但农委会一味回避,把问题推给“禽流感”。短短半年间,农委会先以补贴鼓励“杀鸡”,如今又采补贴鼓励“养鸡”,导致鸡蛋市场在农委会的不当操弄下变得非常扭曲。尤其,近3个月以来,从监测、进口、冻涨、降税,台当局的“行政院”与农委会可谓四度判断失准,又因各持己见,导致错失解救时机、造成情况失控。鸡农、蛋商、便当店和民众,眼睁睁看着原物料高涨,台当局平抑物价却不从上游着手,反要下游吞下成本冻涨,一场粗暴干预市场的手段,营造看似“末端没涨价”的假象,实际却是务虚不务实,最终酿成今日乱象,民众吃不到蛋,只能吞食台当局种下的苦果。

总之,以上这些都体现农委会面对产销问题毫无全盘逻辑,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早在去年中面对鸡蛋过剩就应趁势整体检讨产业结构,却慢半拍非得拖到又面临蛋荒才想到要产业升级。学界早就不断要求产业需要通盘检讨,从养殖样态、畜场管理、喂饲、用药、疾病防治等、环环相扣,如果只是提高蛋价、补贴饲养、补助设备,恐怕还是鸡与蛋两缺,产销失衡问题仍在。因此,蛋鸡产业应趁此次危机脱胎换骨,彻底改变与升级。

作者:原创 潘锡堂 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