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际清算银行的历史沿革看央行数字货币的机遇

2022-03-14 15:31评论关闭Views: 30

kechaungban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简称BIS)是英、法、德、意、比、日等国的中央银行与代表美国银行界利益的摩根银行、花旗银行组成的银团,根据海牙国际协定成立于1930年,最初是为处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战争赔款问题而设立,后演变为一家各国中央银行合作的国际金融机构,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际金融组织,总部设在瑞士巴塞尔。

国际清算银行不是政府间的金融决策机构,亦非发展援助机构,实际上是西方中央银行的银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BIS的宗旨逐渐转变为促进各国中央银行之间的合作,为国际金融业务提供便利,并接受委托或作为代理人办理国际清算业务等。

中国于1984年与国际清算银行建立联系,自1985年起,国际清算银行开始向中国提供贷款,1986年起中国人民银行与其建立外汇与黄金业务。

BIS刚建立时只有7个成员国,现已发展至60家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1996年9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通过一项协议,接纳中国、巴西、印度、韩国、墨西哥、俄罗斯、沙特阿拉伯、新加坡和香港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为该行的新成员。

2019年,国际清算银行宣布分阶段在不同城市设立创新中心,首先设立的两个中心位于瑞士巴塞尔和中国香港,第三个位于新加坡。

香港回归之后,其在国际清算银行的地位保持不变,继续享有独立的股份与投票权,香港金融管理局与中国人民银行同时加入国际清算银行。中国人民银行于1996年11月正式加入国际清算银行,并且是该行亚洲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中国认缴了3000股的股本,实缴金额为3879万美元。2005年6月1日,经追加购买,中国现在共有该行4285股的股本。

 

国家制币权不容富豪挑战

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用于指称各种由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提案。国际清算银行的一份报告当中指出,即便“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尚未完全给予定义,“但大部分情况下指设想中的一种新型态中央银行货币,而不同于传统储备或账户余额。”

央行数字货币也称为数字法定货币或数字基础货币,它不同于虚拟货币或加密货币,因为后者并非由国家发行,也缺乏政府授予的法偿地位。央行数字货币的实施也不可能采用区块链之分布式账本及去中心化管理。

大多数国家的央行数字货币还在设想阶段,中国在2020年发出数字人民币(DCEP),成为第一个由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稍早前的同年6月,美国脸书( Facebook) 天秤币(Libra)计划提出,打算创造全球稳定币,让跨境支付变得像传送短信一样简单,计划公布后立刻遭到多国政府封杀,美联储也强调在监管疑虑未解决前,计划不能继续。

此后央行数字货币讨论热度快速上升,国际清算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G20等国际组织,陆续发表对于CBDC看法以及全球稳定币监管计划,似乎各国推出CBDC,并创建全球稳定币规范,成为一种长线趋势。

为何在多数发达国家(美国、日本等),国内金融体系、现金运作普遍良好的情况下,央行仍积极开始CBDC的研究呢?

之前笔者曾撰文分析,美、中、欧盟和跨国大企业是数字货币四大族群,而跨国大企业的崛起已威胁到各国央行货币主导地位,并且在新冠疫情这一最强催化剂下,全球电子支付逐年增长。

在BIS在2021年6月发布的年度经济报告中,第三单元专门分析了“CBDC:货币体系的机遇”。根据BIS统计,全球不论是先进国家或是新兴市场,使用非现金支付的交易数量自2012年以来快速增加,整体每年人均使用非现金支付的交易次数自176次,大幅增加到 2019 年的303次。

另外,根据Worldpay的2020年全球支付报告,疫情结束后,全球销售点的现金使用量,有可能从2019年的30.2%,加速下降到2023年的18.7%。央行仅靠发行现金,掌控力将进一步下降。

脸书的全球稳定币计划,引发各国监管担忧跨国的大型科技公司想要涉及跨境支付领域。如脸书的天秤币初始计划就是为绑定一篮子主要国际货币作为储备,并且目标对象直指全世界17亿成年却还没有银行账户的用户,而这多数在金融基础设施落后的新兴、第三世界国家。虽然普惠金融、减少货币流通手续成本的立意良好,并且确实能够将跨境支付成本由 BIS 统计的平均 7~10% 大幅下降,但在没有法规监管、外汇进出限制的情况下,也延伸出洗钱、反恐资金,甚至像非洲政治经济不稳定的国家货币被替代的风险,毕竟强化国家货币主权是各国中央银行的终极任务。

 

各国加速推出 CBDC,强化自身货币国际地位

根据BIS研究,跨国企业拥有全球各地庞大的用户基础,能够轻松渗透各国金融体系,并且存在利用本业交叉补贴金融业务的潜在垄断能力,延伸出的货币替代问题影响力巨大,因此各国加速推出CBDC的脚步,并开始讨论相关监管法规成为未来的趋势。

过去经济体质较差、或是政治较不稳定的新兴国家,本就有抛售本国货币,并大量兑换、囤积美元现钞情况,有可能在跨国企业运营采用加密数字货币后,透过商业活动兑换、流出更加严重,因此建立本国的CBDC,并参与国际预计于2022年完成的全球稳定币规范、监管计划,也成为各国央行势在必行的选项。

简单来说,经济新强国如中国如加速进行 CBDC 能够强化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而弱势国家也需要参与,以防范未来可能面对的资金流出、汇率波动问题,而从 BIS来看未来不脱以下的三大基本原则与14项核心特征:

国际上许多评论者都高度赞扬中国在DCEP的领先发展,其实中国人民银行也有不得已的苦衷,DCEP加速推动的根本关键“现钞弱势”所造成。人民币现金存在大量伪钞问题,而覆盖地广泛且区域差异大,造成现钞发行及回收的高昂成本,而且现钞大量成为邻国贪腐官员、地下经济、非法交易与洗钱的工具,人民银行因此试图借着实名的数字现金,作为整饬国内及国外经济乱象的终极武器,让更多国家方便用人民币做两国双边贸易结算。

 

美国的CBDC发展前途注定坎坷

各国政府都不欢迎比特币,但是又打不死比特币;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就公开表达怀疑,认为“立法者必须限制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使用”,“有许多加密货币主要用于非法融资,政府必须有具体措施来遏止,确保加密货币不会沦为洗钱的管道。”

其实,比特币是增值币而非交易的稳定币,无法威胁到美元的法定地位,所以美国银行监管局看懂了还是不得不研拟方案,让比特币成为银行体系的合法资产,如果摩根大通、美国银行等龙头商业银行开始建立比特币部门,比特币的用途大增,新增的需求更会让比特币的价值再上一层楼,因为特斯拉、亚马逊、PAYPAL已经准备开放比特币支付了。

美国的CBDC真正要面对的,是主导全球百年的美元逐渐式微,不再成为唯一或是首要的国际交易货币及可长期保值的通货。而跨国企业的支付工具占有率快速上升,最终会挑战央行货币主权,如同过去网络业者Skype、Line、Wechat蚕食电信业者一般;而货币主权的强弱,更是国家主权的核心象征。维持美元的信心与价值,正是美联储的终极任务,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变迁,掌握数字货币的技术与能力的主导权,则是稳固美元霸权极为重要的环节。可惜逃避美国“金融长臂管辖”是列强政府及跨国企业与富豪的“刚需”,百年来的渴望,所以注定美国的CBDC发展前途坎坷。

美国去年发生几起大型黑客攻击,调查矛头皆指向中俄两国,而美国总统拜登去年7月27日到访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随后发表演说对中国和俄国示警,若美国真的和世界的主要力量发生真枪实弹的战争,那会是因其受到黑客攻击的结果。报道中也提到,重要性提升主要是近期多起大规模黑客攻击事件,包括美国最大燃料管线营运业者Colonial Pipeline、全球最大肉品加工厂JBS、网络管理公司SolarWinds等等,影响范围遍及企业、民生、石油、肉品、经济方面。美国也与欧盟、英国、澳洲、加拿大、新西兰、日本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共同谴责中国恶意网络攻击,这也是NATO首次谴责中国网络行动。

姑不论这指控是真是假,当数字货币的基础是建立在区块链技术上,一旦被超级计算机或量子计算机破解,绝对是一场金融浩劫,而挑战者绝非泛泛之辈,很有可能是国家级的黑客行动!

 

作者:谭世坪 系台湾一带一路协会秘书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