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商业化,香港要学“女版乔布斯”?!

2022-03-14 15:16评论关闭Views: 10

xianggangyiqing

常云,香港不是缺乏科研成果,只是科研成果往往未能商业化。这句话,绝对不错,惟时至今日,则应修正补充:香港科研成果不仅未能商业化,也未充分利用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及未能善用互联网时代的公关宣传。

此话何解?先分享一个美国经验。

 

Theranos的“正面教材”

美国科研成果及科研巨擘多不胜数,且谈一个先成功、后失败的例子以供参考,因为这家美国科技企业近日再次炙手可热,闹上了世界各地的国际头版。这家企业名为Theranos,声称单凭“几滴血”便可进行疾病筛查及全面健康检测;然而,美国法庭今年初裁定,其创始人Elizabeth Holmes(霍姆斯)欺诈罪和串谋罪等共四项控罪罪成,以致这位“女版乔布斯”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地狱。

相信大家大概知道背后故事,但也不妨来个简单重温。霍姆斯于2004年创办Theranos时年仅20岁,在斯坦福大学修读化工系的她,早向教授提过用几滴血来搜集大量数据的构想,并获教授肯定。在公司成立短短不足一年内,她就成功募集了600万美元,此后来自四面八方的投资者愈来愈多,而且愈来愈有名堂,就连美国前国务卿也加入其董事局。在雪球效应下,至2010年底,备受传媒追捧身价十倍的她,已获创投基金合共投资近1亿美元,而到2014年公司估值更高达90亿美元。然而,及后由于有人质疑,她所发布的验血技术是虚假的、误导的,这个“神话”才随着其锒铛入狱而划上句号。

以上,可能是个失败的科研成果商业化个案,毕竟里面没有什么科研成果可言;不过,当中的商业化以至“造神”过程,却是香港创科产业的一个“正面教材”。为何霍姆斯能够风光一时?与其说是英雄造时势,不如说是时势造英雄;香港所缺乏的,正是美国那种“舆论力”与“金融力”。

事有凑巧,就在霍姆斯被判有罪之后,香港理工大学于数天后发布一项科研突破,研发出一个可以杀灭细菌和病毒的塑料物料,10分钟内的抗病毒率高达9成,且3年内可维持8成有效性,可简单安装于升降机的按钮、交通工具或走廊的扶手等等,每个成本只消20港元。某程度言,相关发明并不新鲜,铜制物料亦可达到类似抗菌效果,不过前者成本之低,则意味可以大规模生产并广泛应用。特别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这绝对是个造福世人的伟大发明,有助阻截病毒透过高接触媒介的传播,如果由发达国到发展中国家都加装的话,生意额实在是天文数字。遗憾的是,相关消息仅在香港引起一天舆论关注,更莫说取得国际上的多少回响,而大学团体除了表示正与本地企业合作准备大量生产,仅确定将在某小区的数百大厦加装。

两者比较,当可看出美国和香港的科研商业化存在天壤之别。

 

“舆论力”与“金融力”

首先,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加上英语是全球第一国际语言,相关舆论软实力无疑大大有利“造神”。20岁初出茅庐的霍姆斯,为何瞬间获得世界关注?不必讳言,构想人人有,“think big”断非她的独一无二本钱,“舆论力”才是她变得独一无二的最大凭借。不禁要问,难道理大的抗菌物料不够革命性吗?只能够说,当今之世,革命与否未必由科学家定夺,而是靠世人及舆论的口碑作决。

除霍姆斯外,美国舆论的“造神”例子尚有不少。由智能手机的“教主”乔布斯,到电动车的“火箭人”马斯克,外界不单视他们为“商业奇才”,更形同宗教图腾般的膜拜对象,其一言一行均备受注目兼有庞大影响力,大家还相信他们具有“魔力”,能够在原有“神话”之上一而再地创造新的“神话”。事实上,许多有头有面的名人,皆受霍姆斯所“骗”,理由正是相信她的“神话”能力,相信她可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试问,这岂不是一种偶像崇拜?再问,香港哪有一位科研人物被如斯“神化”?

这带出第二个港美不同。乔布斯和马斯克之所以“能人所不能”,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人赞叹的新产品(新商品),他们无疑都有过人之处,但没有美国庞大的“金融力”则断无成功可能──其实,有意见指,霍姆斯之所谓欺诈,只是她的科研进度尚未达标而已,如果给她更多资金、以及更多时间,不排除最终可以兑现承诺。

今时今日的商界致胜之道,已是斗烧银纸、斗抢关注度。现在好些科网企业,都没有任何盈利可言,不过股价及市值仍可节节上升,因为市场更重视未来前景。这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因为愈多资金投入,成功机会必然愈高;反之,没有资金的话,不管你的理念多好都难以执行。革新上市制度的关键,不限于“同股不同权”保障原有股东权益,亦在于不再要求上市公司已录盈利,故容许“创业家”们在初创阶段能够火箭式发展。昔日的上市要求已嫌落伍,单靠自有盈利和资本慢慢发展也不可行——许多初创科网企业缘何在成立几年间就广泛进军世界?正是借力外来资本来大肆扩张。若源用按部就班的旧模式,则可能要花十年计时间才可冲向国际。

 

“名人化”?“下流化”?

说回前文所提的香港理大例子。一方面,大家可能听过理大的科研成果,但谁又知道该大学团队的研发人员姓甚名谁?理由是,香港媒体既无美国媒体那种“造神”传统,大学团队亦不易或不欲“名人化”包装自己,毕竟研发人员──甚至香港市民──或有一个心理包袱,就是研发人员作为饱读诗书科学家,不应沦为世俗化、向钱看的企业家!事实上,港式科研成果的发布会,亦不似美国相关发布会“新潮”──人员既是西装笔挺、正经八八的,讲解工具也是学术味浓、教室常见的PPT(简报)。简言之,香港科研是重视专业性,由霍姆斯到乔布斯则似一位推销员——既推销产品,更推销“自己”,不折不扣地以“一盘生意”视之。

另一方面,香港即使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创投基金之类却鲜少对大学科研成果感到兴趣。大学的主要资金来源,并非来自金融界或商界,而是来自政府──政府水源固然不少,但跟资本市场的深度与广度实在天差地别,前者每个项目最多只获资助几百万、几千万港元,非似彼岸可以筹集亿计美元的资金。本地大学跟金融界关系不够密切,或是一大底因,如前所述这涉价值观问题,大学可能不想“下流化”跟“金融才俊”混在一起,而外界亦不希望大学与商界扯上太大关系。另外,则可能是金融界对本地科研兴趣不大,毕竟在港没有成功先例可援,而本港的创投发展亦一直落后美国。

如何是好?总括而言,香港的创科发展问题,已非停留在不够商业化;观乎美国经验,我们在“舆论力”与“金融力”的差距实在太远太远,由科研人员到社会大众亦宜改变“名人化”与“下流化”的既定观念。

政府要推动创科发展,亦不能只停留在提供基金的层面。不是说资金支持不重要,惟更重要是彻底改变行业的生态。例如科研成果的发布会,政府能否提供更大、更好的场地,譬如提供超过10呎高、20呎阔的大银幕,先完善好基础条件,让大学公关有充分发挥空间?画面播放的,亦宜透过动画之类充分把科研成品形象化、生活化、流行化,不要再继续教书先生般模样。发布会也可隆重其事地定期举行,让海内外传媒及公众留意甚至追看,香港究竟有何新科研成果发布,每次规模愈盛大、愈新颖愈好。

而更主动积极的做法,是在科学园、数码港等聘请常驻公关团队,为香港的大小科研机构提供公关服务或咨询,以纯商业、甚至带点哗众取宠的办法,来包装及推销每个科研成果及科研人员。毕竟,科研成果也须重视4P甚而6P,重要的除了Product(产品)和Pricing(价格),Place(地点)、Promotion(宣传)、Package(包装)、People(人)都不能忽视。此外,是进一步加强科研机构与金融界及商界的联系,包括与内地金融机构及大湾区生产基地的联系等,例如促进两者的认识交流。

理大团队先找政府作为客户,并找本地公司进行生产,固然是一个稳妥做法;但要进一步做大做强,供应链诚宜愈强大愈好,需求面亦应争取扩至最大,包括在思维上不应停留在服务本地层面。其实,本地一些富豪都有投资海外创科企业,为何却没有觊觎香港的科研成果?这须有关方面深入了解方成。另一边厢,为了提高本地科研人才的诱因,亦可研究让科研团队与大学及政府等一同分享专利及商业的利益。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香港和美国纵然有别,由文化到基础条件皆然,但香港的金融、创科、以至公关底子毕竟不弱,只要将所有脉络有效贯通,尤其是在政府加强穿针引线下,肯定仍有大量发展空间。谁不希望,理大的抗菌塑料可以风行世界、万人受益?
作者:明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