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易打却难守之塔利班面临内外巨大挑战

2021-09-13 12:42评论关闭Views: 21

afuhan1

随着最后一批美军从喀布尔的撤离,塔利班终于宣告重新夺得阿富汗政权。经过20年浴血奋战,这支由极端伊斯兰教徒组成的武装反抗力量竟然战胜了超级大国美国率领的多国部队。仅就实力对比而言,塔利班迫使美军撤离,无疑是一个军事“奇迹”。然而,塔利班因夺得政权而感到喜悦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艰巨的建国任务才是对塔利班更为严峻的考验。

众所周知,塔利班起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初曾反抗前苏联占领军,因而得到美国支持。苏军撤离后,阿富汗四分五裂、军阀混战,塔利班高举“重建家园、废除军阀”的大旗,得到了阿富汗人民的支持,并成功夺得了政权。9•11事件发生后,塔利班为基地组织和本•拉登提供庇护,因而成为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重点打击目标。

塔利班执政期间,对内实行宗教极端主义政策,处死了前领导人纳吉布拉,炸毁了著名的巴米扬大佛,推行残酷的剥夺妇女权利的政策。在国际社会看来,塔利班无异于“残酷无情”的恐怖组织。

如此“劣迹斑斑”的塔利班,现在却掌控了国家政权。它能否给这个贫穷落后、部落众多、内战不断的国家带来和平与稳定?目前,全世界都带着疑虑的目光注视着塔利班政权的未来。不少阿富汗民众对塔利班也充满不信任,喀布尔机场争先恐后的出逃人群为此提供了最好证明。

对塔利班而言,在千疮百孔的家园建立稳固政权,其难度是巨大的,它所面临的挑战是难以想像的。国际社会对塔利班的执政能力普遍持疑虑态度,对塔利班能否真正“改弦更张”也难以肯定。塔利班未来能否顺利建立政府并稳定局势,主要将取决于以下因素:一是塔利班能否摆脱宗教极端思想,改变极端宗教路线;二是其政策能否得到阿富汗其他政治势力的认可,与各部落和宗教团体达成政治妥协;三是能否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彻底决裂,包括不允许威胁其他国家的恐怖主义势力在阿富汗存在;四是塔利班能不能有效治理国家,建立符合本国特点的国家治理体系。

目前,在潘杰希尓与反塔武装的战斗虽然基本停止,但作为反塔主要武装力量,阿富汗全国抵抗阵线是否将彻底放弃与塔利班的抗争,走上与塔利班共同建国的道路,依然是个未知数。所以,搞定阿富汗内部各方,在国内建立具有凝聚力的权力中心,是塔利班当前头等难题。

塔利班多位领导人一再表示,他们将建立一个包容性的、尊重不同群体利益的国家政权。塔利班领导层还特别强调将尊重妇女权利,而这一点尤其受到西方国家的重视。塔利班还宣布,希望与各国建立相互尊重的平等关系,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发展经济贸易关系。从近来各种表态看,今日塔利班与过去的塔利班确已大不相同,但人们对塔利班过去的行径依然记忆犹新,各国对塔利班普遍采取“听其言,观其行”的态度。

美国对未来阿富汗的政策十分关键。从目前看,美国的态度十分谨慎,但撤军期间美塔双方均有一些合作的蛛丝马迹。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9月1日表示,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时,可能寻求与塔利班合作。其实,在美国撤离过程中,美塔双方一直保持着相互配合。

据美国军方证实,美军曾与塔利班就撤离阿富汗时的安全措施达成“秘密协议”。根据协议,塔利班负责护送美国公民前往喀布尔机场的“集结点”,由塔利班查验他们的证件,并最后将他们带到由美军驻守的专用入口。美国整个撤军行动,除遭到“伊斯兰国”个别武装袭击外,总体上还算顺利,而这其中竟然有塔利班的“汗马功劳”。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塔利班拿着昔日从美军缴获的先进武器为今日美军撤离“保驾护航”。

可见,塔利班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上表现出“热情相送”的温和姿态,而美国方面也对塔利班采取了一种“为我所用”的现实政策。双方虽然兵戎相见20载,但最后还算“好离好散”。当然,能否从撤军期间的相互配合推断出未来双方将建立稳定关系,目前无人能对此作出肯定回答。

欧盟对塔利班的态度目前同样以观望为主,欧洲国家不会急于承认塔利班,但不排除与塔利班展开非官方接触。近来,各国对承认塔利班纷纷提出各种条件,其中脱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推行开明的内外政策,是各国向塔利班提出的共同要求。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