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可可托海

2021-09-03 10:22评论关闭Views: 36

keketuohai

从富蕴县城出发,一路向北,历时两小时车程,就到达可可托海的额尔齐斯大峡谷。我跳下车,一股凉爽的河风从停车场边的水波中翻涌上来,把沉沉睡意顿时吹散,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可可托海!这梦幻般的名字,仿佛一夜之间红遍祖国大江南北牵人梦魂的地方,今天,我们——来了。

还是在路途上,导游小王——一个年轻帅气而又爽朗的小伙告诉我们,可可托海并不是海,新疆16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里没有临海的疆域,乌鲁木齐市是全球离大海最远的都市。可可托海则是新疆北疆阿勒泰地区临近边陲一个特色小镇。可可托海在地域上现在已经外延至可可苏里,伊雷木湖,卡拉先格尔地震断裂带和额尔齐斯大峡谷。在哈萨克语中,可可托海的语义是“绿色的丛林”,而蒙古语中的语义则是“蓝色的河湾”。

可是,整个路途上,别说绿色丛林,连低矮的草丛都很少见到,倒是公路边的一条河流在永不停息的奔涌,透过车窗,似乎还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这条河,就是闻名遐迩的新疆第二条大河——额尔齐斯河。昨天晚餐后,我们此生和这条湍急的河流在富蕴县城第一次见面,河面宽阔,水势汹涌,波涛滚滚,气势磅礴,同行的几个人纷纷在河畔拍照合影,发给远方的家人和朋友。大家惊叹于干旱少雨,植被稀疏的新疆北疆还有这么一条汹涌的大河。和我们家乡清澈秀美的酉水河相比,这条大河实在过于气势,粗暴和狂野,它一刻也不安宁,始终咆哮着,急匆匆地向前赶去,卷起的浪花有力地撞击堤岸。我们家乡的酉水河每天也在不停息的流淌,但那流水声更像是鸟儿的啁啾,悦耳而安详。度娘告诉我们,额尔齐斯河为流经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三个国家的毕鄂河的最大支流,是我国唯一一条自东向西流向北冰洋的河流,这条河在中国境内全长546公里,流域面积5.7万平方公里,它发源于阿尔泰山,其间有多条支流,这些支流的名字带有浓郁的少数民族特色,像库尔丘姆河、布赫塔尔马河、乌巴河,等等。无数条的支流,汇聚成额尔齐斯河。额尔齐斯河河水寒凉,品性恰如草原民族含蓄坚韧的性格,不善言辞而又胸怀博大,时而沉默舒缓,时而粗犷豪放。河道上千百条的支流,就像参天大树的枝丫,就像北疆大地里的血管,千百年来荫庇和养育着这片雄浑苍凉的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休养生息的各族人民。

额尔齐斯河沿着既定的河道,按照自己的节律向西南奔腾而去。我们的旅游大巴沿着新修的公路向东北逆河而上。就在我们昏昏欲睡之中,途经一个小镇,小王导游要求司机降低车速,让我们从车窗两边向外瞄瞄,我们大多还在懵懂,同行中的徐老师说,这是赫赫有名的可可托海镇。徐老师知识渊博,出发前又做了攻略。

如果没有这次旅行,没有小王导游的介绍,我们一行多数人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可可托海小镇有着厚重的历史和精彩的故事。据说成吉思汗东征时,曾在这里开怀痛饮,策马扬鞭。不会老去的岁月早已将成吉思汗的马蹄小道磨砺为宽敞平整的公路。现今,可可托海小镇距离富蕴县城仅53公里的车程。因居额尔齐斯河源头,可可托海人更愿意称它为额河第一镇。

冰凉的额尔齐斯河从小镇中间穿过而过,将小镇一分为二为河南和河北。河北是人们生活居住的地方,听来过小镇的游客说,今天的小镇上,既看不到农牧人家骄傲的自信,也看不到农牧人家艰辛的生活。他们守着日月,安详而坚定。清晨,宁静的小镇炊烟袅袅,奶茶的香味从邻家的院子里飘逸出来,混合着牛粪特有的芬芳,在清冷的空气中四处弥漫。而18栋俄式风格的建筑,和横架在河面上设计精美的五座木桥,这苏俄留下的遗迹,为小镇平添了几分域外风情。小镇安静得如同江南旖旎水乡的处子。我喜欢这样的村子,热爱这样的生活,很想下车去走走看看,可惜这次时间不允许,只得悻悻作罢。

河南即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老矿区。自1935年盛世才和前苏联签订《租借新疆锡矿条例》后,一车又一车的珍贵矿石便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运走。矿区尤以三号矿坑最为著名,它被誉为中国的“约塞米蒂”,地质“麦加”。世界上已知的140多种矿种,三号矿坑就占了了86种,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中有七种稀有元素是依靠三号矿坑填补上去的。苏联和我国都是利用三号矿坑里的矿物元素制造出了原子弹、氢弹和人造地球卫星。1960年苏联威逼还债,仅三号矿坑就承担了全部债务的47%。五十年代,可可托海因矿产而被迫埋名隐姓,从地图上完全消失,几十年没人知道她的芳名,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111”编号,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得以光昭日月,可可托海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

我坐在车里向不远的矿区望去,整个矿区灰灰蒙蒙看得不甚清楚,一些矿坑裸露在荒凉的山脊上,挖掘残留的沟壑像伤口愈合后的伤疤,又像上苍授予这片山坡的功勋章,功勋卓著而又神秘的“三号矿坑”似乎隐约可见,其模样大概犹如罗马的斗兽场吧?似乎有巨幅标语插在山头,似乎灯火辉煌,人潮涌动的场面还在眼前,一座意义重大的纪念展览馆必不可少,纪念展览馆里展厅宽敞,展位上的一件件实物,一幅幅图片,一段段文字,真实而又倔强地向参观的人们讲述矿坑往日的辉煌。我不由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

兴衰百年的可可托海矿坑,曾是国家的顶级机密与顶级财富。

或许是没有下车的缘故,或许是天气不太好,矿区显得沉寂,落寞,像一个已经失去风华的老妇,青春不再,面容憔悴,被人们渐渐的遗忘。而前来参观的游客中,他们是来搜寻历史的记忆的吗?或者,还是来寻觅宝石?传说中,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可可托海,只要弯腰,拾起来的不是玛瑙就是水晶,在内地孩子只有泥巴玩的时候,可可托海的孩子手里的玩具都是水晶或者玛瑙。我找不到答案,无法回答。

旅游大巴车开始加速,一会儿就把额河第一小镇一溜烟抛在后面。再见,额河第一镇,无论如何,还是感谢你给了我不一样的见识。

大巴继续在崎岖的山路上穿行,山道弯弯,山势逶迤。就在我还沉浸在三号矿坑的过往故事时,额尔齐斯大峡谷在眼前一亮。

下车,拍照,购票,跟着人流,我们一路来到了额尔齐斯大峡谷的第一个景点——阿米尔萨拉桥。阿米尔萨拉桥是一座吊桥,两根粗壮的钢丝牢固的扣入两岸岩石里,游客祈福的红布条挂满桥索。传说情侣相互牵手走过此桥,便可以一生终老。桥下,便是额尔齐斯河,这是这条大河的真正源头。站在桥上可以看见阿米尔萨拉山,它又叫神钟山,这是一块如钟似锥的花岗岩奇石,海拔高度1608米,相对高差365米,为阿尔泰山山景之最。其山顶壁立千仞、孤峰傲立,细看岩壁缝里生长着青松、白桦树、西伯利亚云杉。阿米尔萨拉山山体表面圆润平滑,但又十分陡峭,这是极寒气候里才会有的风寒作用所致,这里是中国第二寒极,有记录的最低温度是零下60度,因为风寒作用,使这座山不断的拆离,崩解,垮塌。很多年后,阿米尔萨拉山将也许会泯灭在阿尔泰群山之间。

我们走过吊桥,踏入6.5公里的徒步路线,这是可可托海景区最漂亮,最值得一看的一段景色。只见一座座突兀绝妙的花岗岩峰峦对垒,各种造型的山体沿峡谷两边依次排开,石门、神仙洞、大象山、神鹰峰、将军山等星罗棋布,相映称奇,令人叫绝。清澈湍急的额河两侧长满了亭亭玉立的白桦树和郁郁葱葱的松树,树下浅草平铺,山花点缀。河面有时宽阔,有时狭窄。宽阔时水流缓慢,水面似一面镜子,把两边山色一一收入镜中,狭窄时争先恐后,汹涌澎湃。山的浑厚、水的轻盈,动与静、形与色,山水交错,相映生辉。山水中的树,或碧绿、或深褐,交错闪现,置身其间,犹如仙境。

同行的18人早已被各种景色勾走,不知去向,大家流连忘返,只顾着欣赏自个眼前的美丽。我把沉醉的眼光从美丽的景色中收回,折回脚步,慢慢地往回走,惊叹大自然的鬼斧人工。额尔齐斯大峡谷形成源于一次地震。1931年8月11号,新疆富蕴县境发生了8.0级大地震,强烈震感范围达2500平方公里,造成长达170公里的地表地震断裂带,在震中形成了一个长约9公里,宽约4公里的塌陷中心。60米以上的崩滑破裂面至今仍然保留完好,可可托海的绝世地貌都是那场大地震遗留下来的印记。

导游给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同行18人相聚在标志牌前合影留念。有人赞叹景致的秀美,有人抱怨预留时间不够。在恋恋不舍中,我们登上旅游大巴,向喀纳斯湖开去。

再见,可可托海,咱们与你再次相约。

 

作者:张平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