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副外长出任大使,17位副部级大使是怎样产生的?

2021-08-23 10:47评论关闭Views: 607

最近,两位副部级大使赴任就职。6月17日,中国新任驻英大使郑泽光,在伦敦向英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兼使团副典礼官巴斯比递交国书副本。 7月29日,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在华盛顿向美国国务院礼宾司书面递交了国书副本。

zhuyingdashi
中国新任驻英大使郑泽光

zhumeidashi
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

在这次履新之前,郑泽光、秦刚都担任外交部副部长。当前,中美、中英关系都处于相对低谷期。在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上时有龃龉。新任大使,任重道远。

此前,2020年,外交部部长助理陈晓东调任驻南非大使。

疫情前的2019年,大使调动更多。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出任驻日本大使,副部长张汉晖出任驻俄罗斯大使,部长助理张军出任驻联合国代表(大使),政策规划司司长孙卫东出任驻印度大使,外事管理司司长廖力强出任驻埃及大使,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调任驻法国大使。

 

zhuridashi

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都属于副部级大使。

按照中国外交官的衔级,从高到低分为:大使、公使、参赞、一等秘书、二等秘书、三等秘书、随员。

大使是外交使节的最高等级。中国在已建交的180个国家,以及联合国、世贸、欧盟、非盟、东盟、阿盟等国际组织,常驻有大使(代表、使团团长)。

但是,大使的行政级别并不一致。在早些年,大使级别较为复杂,有副部级,也有正局级、副局级、甚至是正处级(主要派驻一些微小型国家)。后来逐步趋于规范。目前,绝大多数驻外大使级别为正局级,而只有少数是副部级大使,主要是派驻大国或国际组织。

总体来看,共有17位副部级大使。具体的可划分为7类情况。

一是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大使,即驻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等4国的大使。

二是驻重要发达国家的大使,主要是驻日本、德国2国大使。

三是驻朝鲜大使,这是中朝关系历史与现实的特殊性所决定的。

zhuchaodashi
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

四是驻金砖国家新兴经济体的大使,即驻印度、巴西、南非3国大使。俄罗斯也是金砖成员,同时又是安理会五常之一。

五是驻埃及大使。埃及是阿拉伯世界的重要国家,又是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所在地。驻埃及大使同时兼任驻阿盟代表。阿拉伯世界是国际格局中的重要一极。将埃及大使提升为副部级,有多重政治格局平衡的考量。这也是中国在阿拉伯国家设立的唯一副部级大使。

六是驻重要国际组织的大使(代表),包括4位,即驻联合国(纽约总部)、联合国(日内瓦)、欧盟、世贸组织4个国际组织的代表。

七是外交部驻香港、澳门两个特派员公署特派员。两位特派员代表外交部处理港澳涉外事务,级别为副部级,虽然性质上不是大使,但在待遇上以此类比。如中央召开的驻外使节大会,两位特派员也会比照大使出席。

在17个副部级大使岗位中,驻世贸代表(大使)由于主要负责经济事务,惯例由商务部系统产生。其他大使则主要来自外交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涉外部门。

副部级大使的选拔,通常有三种方式。一是由涉外部门的部领导(副部长、部长助理等)外派,如外交部副部长秦刚调任驻美大使,商务部部长助理李成钢调任驻世贸大使。由副部长外派属平调,由部长助理外派算晋升。因为部长助理是中管正厅级,而这些大使是标准的副部级。

二是从涉外部门的司长晋升。如外交部外事管理司司长廖力强升任驻埃及大使,政策规划司司长孙卫东升任驻印度大使。

三是由驻外大使跨国调动。如驻荷兰大使吴恳调任驻德国大使,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调任驻法国大使。

副部级大使的设置,经历了几十年的变迁,与国际大环境及中国的外交战略调整息息相关,打下了鲜明的时代烙印。在1950年代,新中国奉行向苏联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将与社会主义阵营和亚非拉国家关系放在突出位置。这一点也突出显示在驻外大使的级别上。

比如1951年,张闻天出任驻苏联大使。当时,他在党内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之一,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这在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也是迄今为止新中国历史上级别最高的大使。

从50年代到70年代,当时很多驻亚非拉国家的大使,都由部级干部担任。特别是因为外交官奇缺,中央还从军队中选拔了一批高级将领充实到外交战线,被称为“将军大使”。

例如,如驻南斯拉夫大使伍修权、驻缅甸大使耿飚、驻阿尔巴尼亚大使刘振华、驻坦桑尼亚大使李耀文,从军队调到外交系统后,在国内都担任过外交部副部长。

他们后来又陆续重返军队。伍修权担任过副总参谋长,耿飚担任过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长。刘振华后来担任沈阳军区政委,李耀文担任海军政委,并在1988年恢复军衔制后获授上将军衔。

需要注意的是,改革开放之前的这些部级大使,带有随机性,因人而异。虽然本人是部级干部,但其担任的大使岗位并不是固定的部级编制,如果有司局级干部调任,则又是局级大使了。

改革开放之后,外交工作日趋专业化、制度化、规范化。外交人才队伍不断壮大,外交官基本由科班出身的专业人士担任。副部级大使岗位,开始进入正式明确设立的新阶段。

最早被明确为副部级大使的是驻美、俄、英、法、朝鲜等5国的大使。1993年,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出任驻日大使;1997年,驻卢森堡大使卢秋田调任驻德国大使。此后,驻日本、德国的大使也升级为副部级。

进入新世纪以来,随着新兴经济体力量提升,尤其是“金砖国家”影响力扩大。2009年,中国驻印度、巴西大使升格为副部级。2010年,南非加入金砖国家,不久,驻南非大使也比照升格为副部级。加上后来驻埃及大使的升格,显示了在中国外交总体格局中,与新兴国家关系的分量,在不断提升。这也是外交工作多元化的体现。
作者:马浩亮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