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分化愈演愈烈,布达佩斯小圈子意味着什么?

2021-04-12 09:33评论关闭Views: 2

oumengbishui

去年以来,欧盟不仅苦于新冠疫情,内部分化亦愈演愈烈。今年四月一日,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尔班邀约波兰总理马特乌斯•莫拉维奇和意大利北方联盟主席马特奥•萨尔维尼,在布达佩斯见面,意欲彼此牵手,建立新的右翼政治联盟,开启所谓 “基于基督教价值观的欧洲复兴”。

这是奥尔班借由法治分歧而将“青盟党”退出“欧洲人民党”后,旋即作出的举动,堪比建立“小圈子”。

当天,“小圈子”还讨论了新冠疫苗在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分配,敦促欧盟委员会加快购买步伐。三国决定五月份再次见面,会晤地点或在华沙,确切日期取决于新冠走势。

欧盟内部出现如此“小圈子”,不大好玩,带来的后果亦不可小觑。三国上演的三重奏,其和声与欧盟背道而驰,却敢于大鸣大放,意味深长。须知“欧洲人民党”是欧洲议会最大的党组,其政治倾向属中右翼,与三国联盟展望的“基于基督教价值观的欧洲复兴”,实不相同。

布达佩斯会议之前,意大利的萨尔维尼曾放言,说三国联盟旨在“使欧洲再次变得伟大,恢复其原始价值”。

布达佩斯会议后,三国领导人表示暂时不会利用他们共同拥有的64个席位(萨尔维尼在欧盟所占的28个席位,波兰PiS,即法律与公正党,所占的24个席位,以及青盟党的 12个席位),在欧洲议会内部设立新的政治集团。

不过此话只是虚晃一枪,欧盟半圆形会场的规则要求,若想设立新的党组,必须有来自7个不同国家、至少25位的代表才能组建。三国“小圈子”的政治家,外加法国国民阵线党魁玛丽娜•勒庞,也就是欧洲右翼民粹主义的主要人物了。若想成事,还得壮大。

在欧盟,右翼政府的立法常因违背自由主义精神,并带有威权主义倾向,而受到欧洲委员会和欧洲议会的批评。今年四月份,欧洲委员会对欧洲法院提出了波兰的问题,目的是保护波兰法官们的执法独立性。

对于萨尔维尼而言,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的上台执政,让他不得不“华丽转身”,从极端保守排欧的形象转而倡导友好的欧盟话语,甚至伸出过这样的橄榄枝:“我们在欧洲有手、脚、心和脑”。然而,三国“小圈子”的形成,使人对他树立的亲欧新形象,难免产生严重怀疑,似乎再次证实了他墙头草两边倒的惯用伎俩。

三国联盟没有邀请法国党魁玛丽娜•勒庞加入,亦有其原因。早在2019年,奥尔班便对勒庞表示不屑一顾,拒绝与她结盟。他曾对美国杂志《大西洋》说:“她没有权力。当政治领导人没有权力时,他们可以说并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他们会失去控制权。所以我不想与这些人厮混。”

回顾匈牙利的“青盟党”,多年来,这个党派一直是欧盟“欧洲人民党”集团最杰出的成员之一。奥尔班也因此而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建立了密切的战略关系,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党”,是保守派集团内部的主要代表团体。

然而,奥尔班在法治、媒体自由和人权等问题上的立场,使“青盟党”与“欧洲人民党”之间出现了大裂痕,因为那些问题被认定与欧洲价值观背道而驰。

如是,“欧洲人民党”在2019年3月暂停了“青盟党”作为欧盟党派的成员资格。之于奥尔班,此举犹如晴天霹雳,它剥夺了匈牙利在欧盟的党派聚会、演讲时间、投票权以及职位候选人等资格。随着奥尔班政府继续右倾的政治取向,匈牙利与欧盟间的不和谐逐渐加剧,局势趋向紧张。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应是欧洲议会通过的欧元预算和新冠纾困/恢复基金。1.8万亿欧元预算以及新冠纾困/恢复基金的颁发,被要求以尊重欧盟价值观为前提条件。闻之,匈牙利和波兰政府拍案而起,拒不同意。虽然后来双方有所妥协,却未解决问题。火上加油的是,“欧洲人民党”决定从今年三月份开始,改变内部游戏规则:若有惩诫,则不再针对个人,而是针对整个党派。

预感到厄运降临的奥尔班,很快选择在被踢出之前全身而退。就这样,匈牙利的“青盟党”退出了“欧洲人民党”。紧接着,奥尔班联手波兰的莫拉维奇和意大利的萨尔维尼,寄望于另立门户,重启江山。

不过,“小圈子”的三重奏会否走音,有待观望。毕竟,莫拉维奇和萨尔维尼在欧洲议会分别属于不同的党组。而且,在对待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上,“小圈子”也各存心机,尤其是波兰与匈牙利的不同取向。在人文价值观上,意大利与两个东欧国家之间,更是存在着不小差别。但无论如何,这个三国联盟,对于眼下焦头烂额的欧盟,是又一场不合时宜的打击。

 

作者:常晖 系本刊特约撰稿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