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阿拉斯加对话的真正意义之世界大变局背景下的美国观察(四)

2021-03-31 16:05评论关闭Views: 15

 zhongmeihuitan

上周,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寒冷的阿拉斯加,一场中美最高级别的战略对话在此拉开帷幕。两国的外交家好像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让人们目睹了世界两个头号大国间的一场精彩外交大戏,大饱了全球网民的“眼福”。

然而,如果仅仅惊叹于这场对话的争吵场景,那肯定是肤浅和表面的观察,没有看破这场对话的真正看点和对世界未来的意义。其实,这场对话最有价值的涵义在于中美两个大国已开始摸索对双方伤害最小的博弈方式。人们记得,“古巴导弹危机”和“星球大战计划”是当年美苏争夺世界霸权的“主题词”。然而,阿拉斯加的这场对话似乎告诉人们,美国与中国的博弈一定将不同于美苏较量。

美国与苏联的对抗集中在军事方面。当年,苏联基本没有加入国际分工,美苏在经济上的联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民用技术方面,苏联在世界上也无足轻重,与美国根本不存在竞争关系。而当今,美国在中国拥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美国的一些跨国公司已对中国市场形成一定依赖。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进步也让美国感到压力,在某些技术领域甚至已超越美国。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在军事领域的差距也在缩小。最关键的,是中国拥有一个具有超强执政能力和社会凝聚力的政治制度。当年,苏联的体制高度僵化,几乎到了“弱不禁风”的地步。可见,中国今天对美国形成的挑战是全方位的。美国要战胜中国这个对手,肯定要比当年对付苏联困难得不知多少倍。鉴于当年苏联政权内部的脆弱,美国对付苏联的办法是十分粗犷的。可以说,美国取得冷战胜利,运气起了很大作用。今天,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政治精英真正的难题。

中国对美国的挑战虽然是全方位的,但这种挑战并不是中国方面主动发起的,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想像出来的。对中国而言,不可能也不愿意对美国发起挑战,更无意与美国争夺霸权。中国崛起并不以取代美国为目标,也没有任何进攻性。中国如果真的强大了,也愿意看到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中国的利益诉求其实并不高,维护发展权、保证制度和主权不受侵犯,这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如果美国真的理解了中国的崛起理念,那么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是完全可以化解的。

但是,平稳处理中国崛起进程中的中美关系问题,却面临三大棘手难题。一是美国理解中国的上述崛起特征需要一个漫长过程,而在此过程中,两国必然出现摩擦与斗争,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对两国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二是大国共存的负面历史经验在美国根深蒂固,致使不少美国政界人士认为,要趁中国不够强大之时扼杀中国的崛起之路;三是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社会,一些政治势力出于利益需要,人为把中国塑造成敌人。这三大难题决定了未来中美关系将充满矛盾与斗争。

特朗普执政的后半期,中美关系经历了最严峻的考验,几乎到了破裂的边缘。但必须看到,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并不代表美国主流社会的政治意向。由于它违背了美国的自身利益,因而是不可能持续的。中国寄希望于拜登上台后能很快改变对华政策,使中美关系走上正轨。这种对改善中美关系的热切愿望使中国人对这次战略对话抱有很高期望。

云集了美国政治老手的拜登团队对中美关系的复杂性有着清醒认识。从他们执政前后的言行所透露出的信息看,现实主义的对华政策路线很可能是他们的选择,这虽然是无奈的,但却是最优的选择。这次阿拉斯加对话,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这次对话,也许将成为百年变局的一种象征。它告示世界,当今世界最主要的两个大国,已正式拉开竞争的序幕。目睹这场对话,让世界领略了中美两个大国的针锋相对、互不相让,让人感到“目瞪口呆”,但并不让人胆战心惊。因为,对话总比兵戎相见好得多。与核毁灭相比,谈判桌上再激烈的交锋,都算不了什么。美国的强权虽然不可一世,但在核时代的今天,其行动能力和行为方式已受到“天然限制”。从中美对抗的态势看,未来两国出现惊心动魄的外交博弈,很可能成为世界政治的“家常便饭”,世界也将对此见怪不怪。拿拜登的话来说,美国将与中国展开“极端竞争”。这将成为未来中美关系常态。

虽然这次对话不乏争吵和紧张气氛,但这并代表对话的全部,双方还讨论了很多实质性的问题。在两国关系几近破裂的背景下,拜登政府能主动邀请中国举行高层对话,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低估的积极信号。而拜登总统选择中国除夕之夜,与习近平主席打了长达两小时的电话,更是耐人寻味的外交行为。两小时的电话交谈,超过了很多元首正式会谈的时长,大有“煲电话粥”的味道,说明双方交谈之深入、所谈内容之广泛。显而易见,拜登政府并不想把对华关系搞僵。

从长远看,中美对抗将伴随世界大变局的始终,而且是这一变局的“重头戏”。只要中国不放弃发展,美国就必然要遏制。中国的国力越增强,美国的打压越厉害。这样的局面持续多久,取决于美国什么时候能理解和接受中国的崛起。而这一过程必然将充满美国的极限施压和中国强力反击,当然也离不开双方的妥协和让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曾表示,美国将与中国“在应该竞争的时候竞争,在可以合作的时候合作,在必须对抗的时候对抗”,这应该就是未来中美关系的真实写照。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