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能阻止中国历史前进吗?

2021-03-31 16:03评论关闭Views: 8

shiqiping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之后,立即面对的三大挑战,即防疫控疫、重振经济及对美国而言越来越棘手的中美博弈;后者的形势,随着时间,美国似乎处在越来越不利的处境。

为了稳住及扭转特朗普执政后期中美关系急转直下的趋势,美方主动提出了双方外交高层一场另类的(2+2)的会谈。为了准备这场中方由中共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及外长王毅出席,美方由国务卿布林肯及国安顾问苏利文参加的,被中方描述为战略性的对话,美方做了许多铺垫,包括首次举办的美、日、澳、印(Quad)高峰会谈;美国防长与印度防长会谈,美国防长加外长分别与韩、日外长防长举行的(2+2)会谈,及吆喝了英、德、法、日、西等一众国家海军到南海巡弋等等,都是为了为美方壮势。

(2+2)会谈地点选择了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3月18及19两天,内容当然可以包括双方各自关切的议题,但我认为最核心议题之一应是台湾,因为台湾于中方而言是核心利益,于美方而言是重大利益。整个会谈的气氛与实质必须从大、中、小三个形势来观察。

先看大形势。大形势指的是中美世纪全球博弈,直白说,就是美国担忧它已坐了一个世纪的全球霸权地位。目前正处于“修昔底德陷阱”中的中美矛盾,美国会感受到多个方面来自中国的挑战:(1)GDP;(2)第一岛链的地缘博弈;(3)一带一路联系起来的中欧“大陆板块”(RCEP、中欧自贸协定加高铁网络);(4)美元地位。其中,十年之内中国GDP超过美国已是大概率事件;中欧大陆板块虽已初见轮廓,但完全形成仍有待时日;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地位虽已不若往日坚固,但被其他货币取代亦非短期内可成为现实。因此,第一岛链或具体地说,台湾,正是中美双方现阶段博弈的焦点。

1979年中美当时化敌为友建交有其必须共同面对苏联的背景,在大前提下,因中美实力的差距,台湾问题以模糊化处理达成妥协。北京对台提出和谈呼吁,1990年代两岸通过两会扩大交流,然而台湾却开始走向台独,甚至依美日而谋独,成了美日作为第一岛链中枢堵住中国大陆出太平洋的最大障碍,此当然非大陆当局所能接受。

大陆当局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无可置疑,以和统优先,但如和统无望,则别无选择。就实力而言,中美在西太平洋的长、消十分明显,美国的介入面对中国的反介入已无必胜把握,且风险极大。决心、实力都不成问题,剩下的就是时机。

美国有很多优秀的战略家、军事家,相信都能作出科学的评估判断。即将卸任的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表示,他担心中国在2050年前会取代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又说,在那之前,台湾也是中国的野心企图之一。他更认为,近10年威胁相当显著,甚至可能就在6年之内。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也指出:“未来10年对中国及美国而言都是‘非成即败’的关键时刻,也是一个‘危险的10年’”。获得拜登提名为美国中情局局长的伯恩斯也说,“胜过中国,是未来10年美国国家安全的关键”,但说得最具体的莫过于曾在特朗普任内担任过国安顾问的麦克•马斯特,他说,明(2022)年2月冬奥至年底中共党大会,是台湾“最大危险期”。

次看中形势。中形势指的是拜登的个人处境与关切。如果拜登认同前述的分析研判,他首先就不希望一个对美国而言胜算不大的中美西太冲突会在他任内发生,万一发生且美国果然处于下风(无论美军有否实际介入),小则不利于民主党及他争取四年后连任,大则将因此留下极难堪的历史记录:美国将因此撤出自1898年美西战争美国取胜西班牙因而取得关岛及菲律宾之后,取得控制权已逾百年的第一岛链。因而对拜登而言,他首先要向北京“摸底”,设法推测北京的意图,并想方设法地要将相关的时程向后推移。

最后看小形势。即特朗普任内炒起来的反华风潮,这将使到拜登政府在处理任何对华政策或中美互动事务时,备受牵制,必须刻意地时不时表达出对华的强硬立场,这处处可见于安克雷奇2+2会谈前后美方的一些安排与发言。

对中国而言,完成两岸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要条件,随着综合国力与实力的渐臻成熟,时机也将一天一天地接近,任何力量都阻止不了中国历史的前进。
作者:石齐平 系凤凰卫视著名评论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