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全球化运动找错了方向

2021-03-31 15:59评论关闭Views: 1

dyf

从特朗普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号当选美国总统,到美国政府决定退出许多国际组织,美国民众表现出的是一种“反全球化”的情绪。把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全球化,似乎只要退出全球化进程,所有的矛盾会迎刃而解。然而,这种简单主义的判断离现实相差甚远。

 

全球化创造出前所未有的财富
从20世纪90年代到2010年,是全球化发展最快的时代。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在这20年中,全球经济总量增长了大约3倍,从1990年22.6万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66万亿美元;同期,国际商品贸易增长了4倍多,从1990年3.5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15.3万亿美元;当然,全球财富也大幅增长。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这段时间内世界的发展应该算速度最快,创造的财富最多。

然而,从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美国的民众开始把不满都撒到“全球化”头上,认为美国社会出现的中产阶级萎缩,收入分配差距拉大,都是因为全球化。美国的一些政治家火上浇油,推动民众的不满情结向极端化发展,导致民粹主义与反智主义泛滥成灾。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与美国的贸易伙伴都挑起了贸易战,号称要扭转全球化的发展趋势,让美国企业回归美国。

但是,以特朗普政府单边发起的对中国的贸易战为例,全面提高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关税没有解决美国经济中的任何问题。特朗普政府声称,提高中国产品的进口关税是为了缩小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不让中国占美国市场的便宜。然而,贸易战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因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非但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2017年,贸易战开打前,中国对美贸易顺差2758.2亿美元。2018年,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中国对美顺差3233.2亿美元。2019年,中美贸易全面下滑。然而,中国对美的货物贸易顺差仍有2957.95亿美元。2020年,虽然有疫情,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到3185.9亿美元。这说明,中美经济之间有一种互相依赖的关系,不是人为提高关税可以阻止得了的。

其实,全球化只是替罪羊。按照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的看法,反全球化运动选错了目标。人们对全球化不满,不是因为全球化对经济发展不好,而是因为全球化没有被管理好,收入分配没有被管理好。

 

 

造成全球化脱轨的理论错误
全球化之所以没被管理好,跟两个经济学假设有关:一是“华盛顿共识”的信条,只相信私有企业与市场,完全排斥政府的干预。二是相信“减税万能”,认为减税让富人与企业有更多积极性和能力去投资与消费。又因为“涓滴现象”,发展会自动把财富分配到社会各阶层,不用担心社会分配不公。

其实,政府干预是保证财富再分配的重要机制。没有政府干预,只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就会出现“富人越富,穷人越穷”的后果。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的研究表明,历史上纠正分配不均的措施都是由政府决定的,而严重的分配不均最后一定会影响到经济增长。市场的力量会自动趋向垄断,政府若不干预、不反垄断,就会出现严重的分配不均,垄断破坏竞争,既损害了效率也损害了公平。市场也不会去管什么环境保护、减少排放那样的问题,因为那些问题属于“外部性”。但是,我们都知道,如果经济发展不顾环境和二氧化碳排放,我们这个地球可能会存在不了多久。

同样,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也只是一个经济学的假设。但是,在遇到经济衰退的时候,许多西方国家都习惯用减税来刺激经济回升。最近一些年来,经济衰退时有发生,而减税也就成了政府的经典药方。但皮凯蒂的研究表明,减税本应造成的“涓滴效应”事实上并没有发生,换句话说,减税让富人与企业增加了收入,但并没有带动更多的投资与消费,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非常有限。其实,经济结构改革对恢复经济增长有时比减税更重要。大的经济危机总是由经济失衡造成的,而不经过经济结构改革,失衡的因素不会自动消失。

 

加强全球治理以更好地管理全球化
既然收入分配失衡不是全球化造成的,而全球化对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又有好处,那么我们要关心的就是如何更好地管理全球化,让它使更多的社会阶层受益,而不是仅让大型跨国企业和富人们受益。

首先,全球化管理是个大家都要关心的事,哪一个国家都无法单独解决这个问题。因此,多边主义才是出路。各国政府要达成一致,加强对市场的监管,加强对收入公平分配的干预。只有各国都平等地参与全球化的管理,参与地球的管理,我们这个共同的家园“地球村”才能应付诸如气候变化、国际恐怖主义、全球经济发展失衡等全球性的问题。

其次,我们应该坚持开放的地区主义,以对付全球化造成的“离心力”运动。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达成新的全球自由贸易协定越来越困难,各国都在努力创建地区性的自由贸易组织与协议。如果把全球化比喻成由大型跨国企业带动的“离心力运动”,那么各国政府创建的地区性自由贸易组织就是一种“向心力运动”。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不把这些地区组织建设成封闭的集团,因为只有开放才是促进人类进步与交流的最佳途径。

最后,要加强沟通,增进各国民众之间的理解,防止有些人利用社交网络去制造“假新闻”,制造“后真相”时代的“共识”。全球化会造成各国的分化,有些人离全球化近些,受益更大些;有些人离全球化远些,受益就少些。我们应该鼓励那些全球化受益不多的群体更多地参与全球化,全球网络技术的发展与新的通信技术发展应该使这些群体能更快地接近世界市场,获得全球化更多的好处。

 

作者:丁一凡 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