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收缩”会成为拜登的战略选项吗?

2021-03-05 15:42评论关闭Views: 10

shiqiping

美国智库兰德(RAND)公司在拜登总统甫一就职之际发表报告《实施战略收缩:美国区域安全政策的改变与如何操作现实主义的战略收缩》,认为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巴基斯坦和非洲对美国的安全威胁都被过度夸大。衰弱的俄罗斯不会入侵西欧,中国统一台湾不会导致区域争霸,夺取钓鱼岛也不会导致美日同盟解体,朝鲜无法消灭韩国,伊朗也无力击败沙特与以色列……倒是美国各地区的盟友往往拖累了美国。美国不应到处军事干涉,应从全球热点撤出大部分军队,只保留维持平衡点的威胁力量和核保护伞,以防日、韩这样的盟国自行发展核武。

具体地说,兰德公司的这个报告认为,在亚太地区,只有在日本面对被中国征服的情况下,美国才该动用武力干预;中日发生钓鱼岛争议时,美国不该介入;中国对台入侵时,美国也不应军事介入;甚至美军应减少在南海争议岛屿附近执行“航行自由任务”。

兰德公司出版这份报告,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当然是想为新上任的拜登总统提供一种战略分析与战略选择。很明显,这份报告中的分析观点与建议相当的“非主流”,这种非主流的战略“收缩派”或“克制派”在美国主流外交政策界一向被视为是“孤立主义”,如今这样一向非主流的论点与政策建议,竟然正式出现在这个从来对美国战略有重大影响力的兰德智库的报告之中,其意义与影响十分值得关注。

要解读这份报告,必须从全球一盘棋,中美世纪大博弈的大背景下来看。

先看美国。美国由于地理地缘因素,1776年建国之后就选择走向孤立主义,1823年宣布的“门罗主义”就是一篇孤立主义的宣言。进入20世纪,美国无论在一战与二战均坚守孤立主义,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才让美国“被迫”参战。1945年战争结束,全球大部分地区几成废墟,只有美国反而因战争振兴了经济,于是战后重建国际秩序、重振世界产业经济变成了美国当仁不让的使命,但美国也因为综合国力日增,天下无敌,而逐渐走上了霸权主义及帝国主义。2000年新旧世纪交接之际,美国国力达于巅峰,但也成了美国运势的最大拐点。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连续发动了两场反恐战争,元气大伤;2008年爆发世纪金融危机,国力已呈现衰象。而另一边,因改革开放国力自1979年之后快速崛起的中国,在2010年GDP超过了日本,成了全球第二,从那时开始,美国与中国正式双双掉入了“修昔底德陷阱”,中美之间老大老二的世纪博弈开始白热化。

面对中国快速崛起的挑战,2009年上台的奥巴马在一方面进行战略收缩(自伊、阿撤军)的同时,另方面对中国采取了战略进逼(重返亚太战略);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一方面扩大了战略收缩的范围,同时加强了对中国的战略遏制(印太战略),但连续12年两个回合下来,遏制战略效果不显,中国崛起势头丝毫不减。

在此期间,兰德公司一直持续关注中、美形势。2015年,推出一份《1996年到2017年美国与中国军事实力发展趋势》报告指出,在1996年,美国军力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占绝对优势,但到2017年,如果台海发生冲突,那么美国要想实施某些行动会很困难,美国军事优势已大幅度缩小。报告同时指出,两国若在东亚发生冲突,中国的地理优势会抵消美国的许多军事优势。

2017年兰德公司又发表报告,表示“在某种特定情况下,美国可能输掉与俄罗斯或中国的战争”。2018年,兰德发布报告称,中国大陆“武统”概率大增。大陆一直在寻找一个机遇——让台湾和美国忙于应对多个角度的袭击。报告说,大陆具备打击美、台空军基地的能力,也有能力给战区内美、台空军带来严重损失。

再回到最新出版的兰德报告,对照起来,脉络就十分清楚了。美国智库终于对21世纪中美大博弈的形势与趋势作出了比较理性冷静的分析评估,核心要点是:(1)美国必须承认与面对中国强大崛起的事实;(2)中国的崛起强大已非美国遏制战略所能改变,除非美国愿意面对巨大的军事风险;(3)美、中之间仍存在着许多竞争与合作的空间,但前提是必须处理好台湾问题。

拜登政府如何看待兰德公司的报告有待观察,但台湾问题已从1979年中美建交时的模糊处理状态,因中美博弈大形势的变化而走向清晰,应已为不争的事实。
作者:石齐平 系凤凰卫视著名评论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