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书房,骨子里的风雅

2021-02-23 11:51评论关闭Views: 2

shufang

书房是个美妙的地方。无论外界如何喧嚣,进入这个小小空间,宛如到了一片净土。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图书馆太大,小小书房便足以抚慰我们疲惫的心。

其实,要论书房的精致有品位,中国人的传统书房绝对是数一数二。茶香墨韵,书里芳华。书房骨子里的风雅,换一刻悠然。

书房在古代又叫书斋,是专门用作阅读、写字、清修或工作的地方。

《书斋说》里讲:书斋宜明朗、清净,不可太宽敞。中国人的书房讲究的不是空间大,而是明净,使心舒畅,太宽敞反会损伤目力。很有意思。

对于书房的装饰,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得好:“宜简不宜繁”。有屋一间,无论大小,一桌一椅一方几,一灯一人一卷书,便有了于日常中沉思静悟、安顿心灵的所在。

唐代刘禹锡虽只有一间简陋的书房,但“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谁都愿有这样的书房,吟诗作画,弹琴对弈,欢欣会友,不亦乐乎。

对于书房的陈设,中国人的骨子里一直都有很深的红木情结。因为木头既有复杂的纹路记录时光的变化、岁月的记忆,又有温和敦厚的品质天性,贴合中国人的心性。

所以只需在书房里添置一张木桌、一把木椅,一方木几,辟一扇木质镂花的窗,搭上屏风、竹帘、帷幕,就是不张扬的心安处。乱花迷人眼,唯大道至简。

 

《说文解字》中说:斋,洁也,即书斋有高洁清雅之意。古人觉得身入书房,心神俱静、陶冶性灵,如同斋戒一般。和外国人的张扬相比,中国人的书房则讲究内敛,除了陈设至简,甚至还有诸多文人将其筑于山林水滨,或隐于郊野,独享人间清欢。

古有陆游,将他的“老学庵”筑于镜湖之滨,开门临水,启窗见山,心游神驰,好不自然,“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今有梁实秋,将书房修于半山腰。

即使不在山中,许多文人也会在书房周边植树种花,以衬清幽。纪晓岚就曾在“阅微草堂”的前院种满藤萝,后院栽满海棠。春天海棠花开,满屋盈香;夏季藤萝委地,一阵阴凉。

林黛玉的“潇湘馆”更是“翠竹掩映,婆娑玉立,石子漫路,小溪潺潺,绕阶缘房”,如诗如画、清新脱俗、雅致清幽。静在屋外,也在屋内。

文人们都会在书房栽上一些小花小草,仿佛将山水间的幽静带到眼前。

书房又称“芸窗”、“芸馆”,是因为古人常在书房用芸草帮书防虫,芸草就是七里香。于案头摆上一盆,清新怡人。古人还喜欢在案头上摆放菖蒲。盆养的菖蒲生于水中石头之上,无需泥土,称为“石菖蒲”,其俊秀卓然的气韵正合文人宁静致远的梦想。书房因静而远。

喧阗神气散,一静百慧生。

谈到书房不得不说“文房清供”。它既是指书房用具,也是文人雅客赏玩之物。

虽说中式书房要求简约雅静,却不意味着简单,大大小小的文房雅件,体现了中国文人独有的生活情趣。每个雅件,都是通向五官五感的精神享受。

 

[ 嗅 ]

文房百器,炉为首器。古人书房中常设香炉,篆香缭绕,将人引入高山流水的冥想,带入旷远澄澈的境界。铜炉常置案头,焚香一柱,烟气氤氲,仿佛有红袖添香。

 

[ 赏 ]

除了为人熟知的文房四宝,文人的书房里还有“第五宝”──水盂。水盂小巧而雅致,富有情趣,是书房中的贮水小罐,为砚添水用。没了它,无法磨砚,更别提挥毫。若用碗碟替代,那意境一下子就毁了一半。青花瓷、漆器,还有铜甚至水晶……水盂的质地千变万化。谁家书房有它,说明离雅士更近了一步。

 

[ 印 ]

文人雅客还都有一方印章。印,方寸之间有乾坤,文人总爱把玩。它巧妙地将绘画、书法、雕刻等艺术融于一体,一副字画没有印章,就如一个句子没有句号;一个书房没有印章,犹如一篇文章没有终段。

 

[ 志 ]

一个文雅的书房,常以字画明志。字画在中国人的书房里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灵秀淡雅、淋漓悠远的山水,表明心胸豁达;清秀灵动的花鸟,又示自己富于情趣;警句格言的牌匾,则句句点醒人心。

 

[ 听 ]

善琴者通达从容。文人的书房中通常会有古琴,或悬于墙壁,或置于案头。闲时坐抚琴,明月来相照。

 

[ 观 ]

古人称奇石为石玩或玩石。文人大多爱石,爱它的坚强和风骨,常将其置于文房之中。灵壁石是四大赏石之首,虽然没有绚烂的颜色,但形态万状,石质坚硬,敲之铿铿然,从战国时就为文人所钟爱。

 

书房是一个人气质养成的地方。从书房名号、整体布局到每个陈设的细节,都烙上了主人的影子、染上了主人灵魂的馨香。古朴静雅的书架案台、木质镂花的门窗屏风,古朴生香的文玩雅件……愿你也有个书房,总是在不经意的细节里,打动着人心、惊艳了岁月、也温柔了时光。

 

bajinshufang
巴金的书房

巴金的长篇小说以描写家庭生活为主,并且带有强烈的自传性。他的短篇小说则题材多样,涉及范围相当之广。在巴金的作品中,家即社会,家庭是构成社会机体的细胞,家庭生活是社会生活的缩影。

 

maozhuxishufang
毛泽东的书房

毛泽东爱书,爱读书,几乎达到手不释卷、饭茶不思的境界。他的办公室、寝室、饭桌、睡床甚至卫生间,信手拈来都是书。处处显示着书的世界、书的天地和书的魅力。

 

 luxunshufang

鲁迅的书房

鲁迅堪称现代中国的民族魂,他的精神深刻影响着他的读者、研究者,以至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现代作家、现代知识分子。鲁迅同时又是20世纪世界文化巨人之一。

 liangqichaoshufang
梁启超书房“饮冰室”

梁启超被公认为是清末优秀的学者,中国历史上一位百科全书式人物,而且是一位能在退出政治舞台后仍在学术研究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少有人物。

 

 qigongshufang
启功的书房

启功先生是当代著名学者、画家和书法家。他著作丰富,通晓语言文字学,甚至对已成为历史陈迹的八股文也很有研究;他做得一手好诗词,同时又是古书画鉴定家,尤精碑帖之学。

 

 qibaishishufang
齐白石的书房兼画室

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

 

jinyongshufang
金庸的书房

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称得上中国现代新武侠小说的代表,就在于它们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简而言之,金庸的武侠小说在题材的选择、人物的塑造和展现社会时代风貌方面有鲜明特色,它们在创作技法上独树一帜,具有范式意义。他继承古典武侠小说之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侠义的新派武侠小说先河。

jimulinshufang
书房中的季羡林

季羡林是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yangjiang
书房中的钱钟书和杨绛

钱钟书以一种文化批判精神观照中国与世界。在精熟中国文化和通览世界文化的基础上,钱先生在观察中西文化事物时,总是表现出一种清醒的头脑和一种深刻的洞察力。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