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拜登上台后的中美关系与美台关系

2021-02-23 11:25评论关闭Views: 11

panxitang1

拜登的就职演说专注于内政专务,完全未提中国,但拜登上台后的新政府将如何处理美中关系,是全世界关注的焦点。先是美国务卿布林肯在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提名听证会上,已勾勒出美国的全球外交政策,核心仍是以要胜过中国为主,以确保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紧接着,拜登、布林肯及国防部长奥斯汀在与盟国领导人、外长与防长电话沟通或记者会上,都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拜登将以“战略耐心”处理对中政策,并与国会及盟国商量出一个协同一致的对中政策;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对此表示,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或假想敌,本身就是一个“战略错误”。

奥斯汀日前在与亚欧盟国的防长通过电话后也指出,美国将同时在东亚、印太与欧洲寻求战略合作,以因应中国的快速崛起。布林肯曾在听证会表示,美国将在实力的基础上与中国竞争,并在美国的主导下与中国在防疫、气候、经济、武器管控等议题上进行合作;布林肯后来更表示,美国虽寻求与中国合作的方式,但仍会履行对台湾的安全承诺。尽管北京对美国视中国为假想敌颇不以为然,但只要美国“反中”氛围没有退潮,则美国与其盟国仍将继续对中国崛起抱持怀疑的眼光。再者,拜登政府也非常在意,因两岸关系恶化而把美国拖下战争的风险。至于解除对台交往限制,布林肯在听证会上主动提及,会对美台交往限制进行研究,却未明确表态,主因这需经过整体的评估。

总体看来,拜登上台初期,将延续特朗普任内之“遏中”战略不变,至于“遏中”之具体政策及操作策略,将在跟美国国会两大党商议及跟美国的亚欧盟国磋商后才决定。可见,拜登政府的整体外交政策(尤其是对中政策)将在逐项评估利弊得失后才会敲定,而现阶段仍会暂时延续特朗普任内对中之强硬政策与制裁策略为基调。正因如此,在拜登上台初期,中美关系尚处于不确定的观望期,看似拜登对中政策仍旧很强硬,不比特朗普时期和缓,其实不然,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后,拜登政府跨部会全面评估完毕,及至跟美国的亚欧盟国磋商得出对中政策之共识后,相信拜登政府将采行一个跟中国既有竞争、角逐、对抗,但同时也会有一些合作的竞合关系。

再进一步言,可以预判拜登政府评估、磋商好对中政策后,将持续结合印度、澳洲、日、韩等国,在中国行使南海主权上制造障碍;在人权与贸易上,继续与欧洲国家联手施压;并利用支持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持续与中国抗争与周旋。其实,这样的“遏中”围堵战略,根本就与特朗普时期“全方位对中极限施压与对抗”换汤不换药,因为“防中”“反中”思维,已深植美国的政界、国会及军事与外交圈。试观中美贸易战,因攸关民生议题,拜登打起来将不会“手软”,而且拜登不会贸然取消特朗普任内的高关税措施。若按新财长耶伦的说法,美国准备运用所有的工具来解决中美贸易战的诸多问题。更重要的是,美国要和盟国协商,建立与中国贸易战的联合阵线。由此可见,特朗普任内开启的中美全面战略竞争政策主线,会延续到拜登政府时期,中国应不会寄望拜登时期的中美关系发生根本转变。

最后,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将在一定程度上不受其对中政策的制约,采行在鼓励两岸对话之前提下,推动较稳健、不躁进的对台政策,基本上仍维持立足“一中框架”之“战略模糊”政策,即拜登政府既反对台湾“走独”、也不乐见大陆对台动武。换言之,拜登政府的对台政策,将介于奥巴马时期与特朗普时期之折衷版,仍将防杜蔡当局“倚美抗中谋独”,以“切香肠式”渐行渐远。基本上,拜登政府仍将会打“台湾牌”来“遏中”。但在操作上,拜登政府不至于会跟特朗普时期一样把台湾推上中美冲突或台海战争的最前线,让台湾沦为被美方利用之棋子或牺牲品。一言以蔽之,尽管拜登时期之对台政策仍会打“台湾牌”,但在操作上之力道与策略是低调的、谨慎的,而且中美关系仍存摩擦与竞逐,甚至将呈现“竞逐大于合作”之关系型态,但双方关系之走向是可预测的,摩擦或冲突是可控的。

 

作者:潘锡堂 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