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狂人马斯克:美国竞争实力的最好注解,世界大变局背景下的美国观察(之二)

2021-02-08 15:40评论关闭Views: 11

masike

当全球目光聚集在美国总统大选的乱象之际,当国际社会为美国国会山的骚乱而感到震惊之时,当人们为特朗普这位另类总统终于结束任期而松口气的时候,全世界似乎冷落了另一位美国的大人物,他就是新近跻身全球首富的科技狂人埃隆•马斯克。

如果说特朗普是美国政坛上的“另类”,他的所作所为代表着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在面对百年大变局时的“迷乱”,那么,马斯克则是美国企业界的“另类”,他的所作所为代表着美国经济的无穷活力和依旧不减的竞争优势。正是像马斯克这样的“狂人”,给美国经济注入了活力,支撑起美国立于不败之地的大国地位。

近几十年来,从因特网到移动通讯,从微软、苹果手机到特斯拉电动汽车,无不由美国的一个个私营企业家推向市场,引导和改变着世界的生活方式和经济走向,并保证了美国始终处于全球经济科技的制高点。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马克•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一个个响彻全球的名字表明美国是诞生“创业奇人”和发明创造的沃土。自建国以来,美国始终推行“大市场,小政府”的自由市场制度,诞生了大批闻名世界的创业者和成就卓著的企业家。美国的制度环境是他们“发迹”的沃土,他们反过来又成为铸就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重要基石。

马斯克是美国企业家中的“狂人”,他的“另类”程度常常超出人们的想象,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家或商人,而是理念和思想的实践家。他曾表白,如果想提高自己的身价,他完全可以投身房地产、金融业或石油业,但他没有这样做,他想做的是要“扩张人类的智慧版图”,打造人类更高层次的文明。他的这种“狂言”,没有引起人们的反感,因为他这样说并无吹嘘的成分,而是一直在用行动践行着。

发财致富似乎不是马斯克思考的问题,财富不是他追求的目标。如果不是为了实现他的科技狂想,他也许对金钱没有太大兴趣。他不追求物质享受,他游历各地,只要有他的工厂和公司,就不会入住宾馆,而是睡在公司的办公室或工厂的厂房里。近年来,他已陆续出售在美国的几处豪宅。如果在一个地方长住,他更倾向于租房,目的是和孩子同处。他说,因为大部分时间一人在外,不需要大房子。

马斯克目前最让人目瞪口呆的狂想是建造火星城市,从地球向火星移民100万,使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物种”和“多星球物种”。

他没有豪宅、没有豪车、没有艺术收藏品,所有与富豪相关东西,他都没有兴趣。他目前最大的财富是特斯拉的股票,并以拥有1850亿美元的资产成为世界首富,但他对此并不看重。当《财富》杂志将他评为“年度商人”时,他表示不要任何奖项和认可。他朝思暮想的宏大课题是如何改变世界,如何影响人类的未来,如何让世界变得更完美,以及他能为此做些什么。他目前最让人目瞪口呆的狂想是建造火星城市,从地球向火星移民100万,使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物种”和“多星球物种”。

至今,马斯克在实现科学狂想的道路上艰难跋涉,虽然充满坎坷,但他坚韧不拔的精神丝毫没有减退。他的许多梦想已经或正在得到实现,特别是在太空技术和电动汽车领域已经取得巨大成就。例如,他推出的特斯拉汽车已成为汽车业的“苹果手机”,风靡全球,成为全球电动汽车当之无愧的引领者。2020年,特斯拉汽车销售总量近50万辆,同比增长36%。目前,特斯拉的市值高达8000亿美元,市盈率接近1100倍。为占据市场制高点,特斯拉多次发起价格战,“高端车低端价”的价格战略促成了对特斯拉的抢购之势。目前,特斯拉的利润率为24.1%,表明依然存在降价空间。

成功属于那些具有毅力的人,马斯克就是这样一位坚韧不拔的人,从“猎鹰一号”到“猎鹰九号”,再到成功与国际太空站连接并返回地球的“飞龙”号太空船,马斯克作为私人企业家,完成了发达国家都难以企及的太空伟业。当2002年成立太空运载SpaceX公司时,他从未接触过火箭技术,有人劝他不要进入该领域。他也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火箭发射连续三次失败,让他备受“煎熬”。但马斯克不向失败低头,终于在2008年第四次发射成功,将“猎鹰一号”送入太空,当时他的全部资金已消耗殆尽。今年1月24日,马斯克用“猎鹰九号”火箭一口气将143颗卫星送往太空,打破了世界纪录。马斯克的猎鹰火箭已成功完成了100多次发射,SpaceX公司也成为唯一获准运送美国宇航员进出轨道的私营公司。

他还设想建造一套地下3D立体超级交通系统,让城市的空间无限扩大,其中包括地下隧道高速公路和地下超级高铁。他开发的挖掘技术使每英里隧道的开挖成本降到了1000万美元,而美国洛杉矶修建地铁的成本高达每英里8亿美元。

他要在人的大脑里放置芯片,实现人机相连,解决老年痴呆、癫痫等与大脑有关的疾病;他要在地下建造真空高速公路和超级高铁,解决交通拥堵的难题;他要向太空发射数以万计的卫星,建立涵盖全球各个角落的无线网络;他要在火星建立城市,向火星移民100万地球人。他的每一个科学梦想都让人目瞪口呆、匪夷所思,以至于他被一些人视为疯子、傻子和骗子。然而,他并不是一个停留在科学畅想的狂人,他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企业家,他是一个带着梦想的行动者和实践家。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