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政治智慧及格吗?

2021-01-21 09:29评论关闭Views: 8

linhuowang

美国国务院于美东时间元月12日宣布,为确保“政权交接平稳”,取消国务院在接下来8天内所有原本的访问计划,包括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原定元月13日下午访问台湾的三天行程。之后,蔡英文将原本接见克拉夫特的安排改为视讯,此举引来大陆的抗议自不在话下,但是这样做不只对台湾不见得有利,而且可能对台美未来的关系横生枝节,蔡英文的政治智商实在令人担忧。

台湾社会普遍认为,民进党政府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押宝特朗普连任。由于特朗普在两岸关系上对台湾较为友善,所以民进党希望特朗普胜选,无可厚非,但是在元月6日以后,蔡英文还以接见或接触特朗普团队而沾沾自喜,就令人有点匪夷所思。

元月6日美国国会认证全国各州的选举人票,特朗普公开鼓动他的支持者冲进国会大厦,最终造成5人死亡,这对已经拥有两百多年的美国民主政治而言,不只是一大讽刺,也是一次严重的攻击。从这一刻起,特朗普应该成为全世界所有支持和信奉民主政治者的敌人。民进党以“民主进步”自居,蔡英文这次的作法等于恭维“反民主”的团队,这样的政治智慧及格吗?

民主政治有一个最核心的概念:法治而不是人治。所以特朗普可以耍赖,并且不断叫嚣选举舞弊,但是选举到底有没有舞弊,并不是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他的支持者说了算,最后的决定权在“司法”。当特朗普团队在争议各州提出选举诉讼,最后法院认定的结果是这次选举并无重大瑕疵、也不足以影响选举结果时,一个担任了四年的总统,应该深知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应该愿赌服输。但不幸的是,特朗普在这个节骨眼上不但不承认失败,还鼓动民众攻击国会;这样的作为已经不是“个人”认为对或错的问题,而是向“民主政治”宣战,现在的特朗普,应该被所有热爱和充分理解民主政治者唾弃。

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中,没有人有权违法,惟一的例外是“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但是特朗普对选举不公的指责、以及支持者攻进国会,完全无法满足公民不服从的要件。如果以当代美国最重要的政治哲学家罗尔斯(John Rawls, 1921—2002)的观点,公民不服从必须具有充分的理由,条件之一是:提出的政治诉求,依据的不是个人或团体的道德、宗教观,而是普遍可以认可的正义感。特朗普的主张显然不是普遍正义感会认可的,因此召唤支持者攻击国会,就是攻击美国的民主政治,所以即使同党的国会议员、州长,都跳出来反对特朗普,因为这些人心知肚明:美国民主政治的健全发展,绝对比特朗普继续担任总统重要。

蔡英文难道看不清美国的局势?当特朗普支持者攻进国会之后,她难道不知道特朗普将成为“民主公敌”?而这个践踏民主核心价值、与大多数美国人民为敌、任期只剩一周的政府团队,值得大张旗鼓地继续交往吗?

我完全无法理解蔡英文视讯克拉夫特的好处,反而看到坏处。基于国家施政的延续性,即使拜登上台不可能立刻推翻特朗普时期“取消台美交流限制”的决定,但是,只要他不让美国官员和民进党政府接触,实质上就等于否决这项决定。而且我认为他会这样做的可能性极高,所以台美关系绝对不可能更好。更令人费解的是,在特朗普只剩一周任期的情况下,接触特朗普团队有什么意义?对台美关系会有什么实质帮助?更糟糕的是,由于蔡英文在元月6日之后还对特朗普团队示好,以特朗普在选前和选后对拜登的羞辱,难道不会惹恼拜登吗?台美关系难道不会因此而倒退吗?

也许我没有算到的是:蔡英文考虑的是个人成就,她是1979年台美断交以来,见到最多现任美国官员的“总统”。但是如果蔡英文真是这样的居心,证明她是十足的政客;如果她不是政客,而是考虑台湾的未来,则她的政治智商就未免太低了!
作者:林火旺 系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