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国会事件探究美国底层的绝望

2021-01-13 12:27评论关闭Views: 6

zhizaoye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强行攻破美国国会大厦,与持枪警察发生激烈冲突。这场被美媒称之为“动摇国本”的示威活动,共造成至少5人死亡,更令全世界一瞬间对美国“民主”产生质疑。

但美国毕竟是“民主老牌国家”,法治传统坚实,短短数小时内恢复秩序,国会最终也还是遵循法定程序而非所谓“民意”确认了拜登当选的结果。

民主本来的价值与意义,就是取缔暴力流血和封建承袭,以和平的方式完成权力的更替,可是,“民主灯塔”的美国为什么会走回头路,用暴力冲击议会的方式否定民选出来的总统呢?

英国知名学者、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给出了他的答案。马丁•雅克指出,国会事件反映出美国长期以来的分裂与衰落,在过去的四十年中,美国半数人口的生活水平都在下降或处于停滞状态。如今,美国社会的不平等已回到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水平,对于很多人来说,美国梦已经结束了。

美国本土学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和妻子安妮•凯斯的最新著作《美国怎么了:绝望的死亡和资本主义的未来》,则从另一个层面解读了今日美国的状况是如何形成的,但他们的答案与马丁很接近:与其他高收入国家相比,美国工人阶级的生活更糟心。

这是一部直言不讳地研究美国资本主义的著作。作者发现,自1990年代初以来,拥有大学本科学位的45至54岁美国白人的死亡率下降了40%,但没有本科学位的美国白人的死亡率却上升了25%,导致死亡率上升的原因主要有三个:自杀、成瘾性阿片类药物滥用、因酗酒导致的肝病。

这三大原因而导致的死亡,被他们称为“绝望的死亡”。而是否接受了4年大学教育,是绝望程度的重要分水岭,其次是昂贵的医疗体系加剧了绝望。

自从特朗普在2016年成功当选之后,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一直是美国政治的高频词。

安格斯•迪顿指出,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大量的人并没有从经济增长中得到任何好处。从1979年到2017年,美国人均收入增长了85%,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男性的购买力却下降了13%。对后者来说,社会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进步,他们不仅没有从中获益,反而被远远地抛开。

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在美国劳动力人口中占比高达38%,他们曾经期望可以通过工作实现美国梦。在1979年,美国有1950万个有着体面收入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如今只剩下1200万,且同期美国人口增长了近50%。在经济大衰退结束后的2010年1月至2019年1月,近1600万个新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但只有不到300万个针对的是没有本科学位的人,针对仅有高中学历就业者的更是只有区区5.5万个。而健康保险占雇用低薪工人成本的60%,因此,许多雇主更倾向选择雇用没有福利的合同工,甚至是无证移民。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占人口总数1%的精英阶层身份和地位的固化和占有财富额度的持续攀升。1965年,美国最大350家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平均年收入,是美国人均收入的20倍;到2018年,前者飙至720万美元,达到后者278倍!

2020年初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采取了激进的货币宽松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美国股市、债市、楼市均创下历史新高。

美联储发布的数据显示,受股市上涨等因素推动,2020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净值环比增长近7%,达119万亿美元,但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家庭,而另外还有许多民众则收入缩水甚至失业。截至2020年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2/3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国31%的财富。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像英国和其他富裕国家一样)已经逐步建立精英制度,并且被理所当然地视为一项伟大的成就。但社会发展也恰如提出“精英制度”概念的英国经济学家迈克尔•杨预言的那样,该制度阴暗的一面,将导致社会灾难。精英人群会将其自身成就归功于个人努力,同时鄙视那些未能成为精英的人,认为他们也曾被给予机会,但却没抓住机遇。受教育程度较低者的价值得不到认可,也不会获得尊重,他们自己往往也以失败者自居,并对社会制度不公愤愤不平。迈克尔•杨不无预见性地将那些被时代洪流抛弃的人群称为“民粹主义者”,将精英人群称为“伪善主义者”。

本来高等教育是实现阶层跃升的最有效途径,但现实却是在加剧阶层固化。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顶尖私立大学(常春藤联盟、芝加哥、斯坦福、麻省理工、杜克大学)中,来自底层20%家庭的学生只有3.8%,来自底层50%家庭的学生只有13.5%,而来自顶层1%家庭的学生却高达14.5%。顶层家庭的孩子就读顶尖私立大学的概率是底层家庭的76倍多。

J.D.万斯是一名从贫穷家庭走出,最终成为耶鲁法学院毕业生的幸运儿。他在《乡下人的悲歌》一书中如实讲述了美国社区与阶层衰落如何影响着生活其中的人们。

“各种各样的统计都会显示,像我这样的孩子前景黯淡——我们当中幸运的那些,可以不用沦落到接受社会救济的地步;而那些不幸的,则有可能会死于过量服用海洛因——我的家乡小镇仅仅去年就有几十人因此死去。”万斯在《乡下人的悲歌》中的开篇如是描述。

这部“反鸡汤式”的个人奋斗故事轰动了美国社会——社会的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向上流动越来越困难,曾经的美国梦正在成为一曲“悲歌”。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万斯的这本《乡下人的悲歌》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畅销至今。

华盛顿现在已经恢复了表面的平静,但大选的闹剧却远未谢幕,距新任总统宣誓就职不到10天之际,呼吁特朗普提前下台的声音仍不绝于耳。正如马丁•雅克说的,这次危机由来已久,且远未结束。而美国社会的分裂与迷茫,将极大削减美国的世界影响力,拜登上任后,无疑将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文:马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