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一法》势在必行

2021-01-13 11:52评论关闭Views: 58

fayanren

距离拜登上台不到二十天,国台办再度释出大陆可能订定《国家统一法》的讯息。从各种迹象分析,今年三月的两会中,很可能就会完成立法程序。一旦通过,势将意味统一的脚步加快。

国台办在2020年12月4日宪法日当天,发布一张关于国家统一规定的宣传海报;16日的记者会中,面对新华社询问这是否意味大陆可能推出《国家统一法》?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指出,“宪法关于国家统一的规定是明确的,我们将坚决贯彻执行”。两周之后,朱凤莲答复同样问题时再度表示,“国家统一是大势所趋,必然实现。我们将坚决遏制台独分裂活动,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国家统一”。尽管她始终没有证实,但也并未否认,再加上半个月内官媒记者两度提问,当然绝非偶然;外界因此普遍认为,大陆有意释放讯号。

事实上,2001年大陆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团代表张仲礼就曾提案,建议尽速制定《国家统一法》,使统一台湾能够有法可依;2004年开始,大陆学界与军方将领又一再提出研订统一法的建议;当年五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响应英国华侨建议制定统一法时表示:“我们会认真考虑”,这是中共领导人首度就此公开表态;随后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在记者会上指出,有关促进两岸统一的建议,包括以法律手段,中国政府都会认真考虑并予以采纳。不过,2005年三月通过的却是《反分裂国家法》,其原因固然很多,但维持两岸现状,不直接标明统一,较易减少国际社会抵制,当然是重要因素。

《反分裂国家法》早期确曾发挥一定程度的作用,为什么现在还要制定《国家统一法》?大致与几个背景因素有关:

第一,《反分裂国家法》虽然也标榜“促进祖国和平统一”,但主要重点在反对和遏止“台独”行径,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不是积极主动的“促统”,既没有国家统一的路径和时程,也缺乏制裁反统一分子的相关规定,所以其边际效应逐年递减。

特别是蔡英文全面执政后,不但在施政上全面“去中国化”,在媒体上把中共极力“妖魔化”,并始终坚持“联美抗中”路线,把大陆当成“敌国外患”,将主张统一的言论视为异端;在这样的状况下,非但台湾支持统一的民意越来越少,两岸也越来越疏离。

2020年7月公布的年度统独民调显示,尽管主张“维持现状”仍是民意主流;但“偏向统一”的民众只有5.1%、“尽快统一”只剩0.7%,创下历年最低;而“偏向独立”的比例则达到27.7%,创下历史新高,“尽快独立”也有7.4%。在此同时,自认为是“台湾人”的比例达到67%,创历年新高,而自认为“既是台湾人又是中国人”的比例则为27.5%,跌到新低。

更危险的是,在民进党的蛊惑下,多数的台湾民众,尤其是年轻人,普遍相信只要台湾不宣布独立,大陆就不会统一台湾,而且大陆若对台湾动武,美国一定会出兵协助台湾。这种氛围不但使台独分子越来越嚣张,也造成台湾支持统一的主张越来越势微。推出《国家统一法》,对反统一分子明确课以刑责,而对支持统一人士予以奖励,将可扭转目前的歪风逆势。

第二,对大陆而言,就算目前还没有出现“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但民进党执政确实很可能“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而且按照台湾当前民意的趋势,如果不及时遏止导正,一旦民进党长期执政,“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的机率也势将越来越高。这恐怕是大陆急于要将国家统一“法制化”的主要因素。

众所皆知,2021年是中共成立百年,2022年则是中共第20届全代会,都具有重大时代意义。习近平先前已经说过“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制定《国家统一法》不但可以彰显加速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也将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领导班子的政治号召。

另外,最近几年来,民进党当局推动多项“仇中”“反中”法案,蓄意将大陆定位为“敌国外患”;不仅隐然已有从“实质台独”朝向“法理台独”的迹象,而且使和平统一的机会越来越渺茫,《国家统一法》的制定,除了“以法制法”的考虑,同时明确划定“红线”,减少民进党当局的误判,并透过明确规范对台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必要措施”的范围和条件,发挥威慑作用。如果民进党当局还是继续走“联美抗中”路线、试图“以武谋独”,让和平统一绝望,大陆就可能依照《宪法》和《国家统一法》规定对台动武。

第三,特朗普任内从贸易、科技到国际,极力遏制中国,并积极拉拢台湾,不但通过多项“友台法案”,提高双方官员互访层级,还派军舰、军机多次巡弋台湾周遭海、空域,为台湾撑腰,并借机军售台湾大批武器装备,使得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如今,虽然特朗普即将下台,但“遏制中国”仍将是拜登未来对大陆的主调,美国对台军售的数量与质量仍将持续提升;而民进党政府“联美抗中”的路线更不会改变,这当然会使大陆当局觉得必须采取更加明确、更加坚定、更加强硬的立场,让拜登政府清楚了解大陆的底线和决心。再者,拜登作风虽然“可预测性”较高,但美国以台湾为筹码与大陆较劲的手段势将持续,再加上“脱钩中国”、产业链重组、印太战略等美国倡议的动作,台湾都企图扮演一定角色,大陆方面制定《国家统一法》,不仅是威慑台湾,也无异向美国提出警告,宣示大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

预料今年三月的两会期间,《国家统一法》将会通过,内容虽然还不清楚,但可能包括几点:

——适用范围是中国境内行政区内的各省份及地区领域,而非针对台湾一地。

——不订出统一的明确时间表,但有清晰的统一进程,以“适当时间”保持弹性。

——明确订出和平与非和平统一的条件及时机。

——针对支持与顽抗统一者,订出奖惩规定。

 

作者:汪诞平 系台湾资深媒体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