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欧“分家”撬动欧洲地缘板块

2021-01-04 16:13评论关闭Views: 7

tuoou

2020年12月24日,英国与欧盟经过数月艰苦谈判,终于就退出欧盟后的未来关系达成协议,英国与欧盟正式宣告“分家”。英国成为历史上首个脱离欧盟的国家。英国的“脱欧”之路一波三折,经历了艰难而漫长的历程,两位首相为此丢了首脑职位,英国政坛一度被脱欧闹得“鸡犬不宁”,但英国人最终还是圆了“脱欧梦”。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靜下心来考虑如何塑造未来独立自主的日子。

欧洲一体化是欧洲国家经过无数战争磨难后的自我觉醒,是世界上史无前例的一体化计划,其一体化程度达到了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的最高水平。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英国人始终“患得患失”、若即若离,虽然加入欧盟长达46年,但一直“三心二意”,担心失去自己的独立性。2013年,本来主张“留欧”的首相卡梅伦出于竞选考虑,夸下脱欧公投的海口,2017年6月,他不得不兑现承诺,举行了全民公投,结果超过半数的英国人赞成脱欧。公投结果在全球引起震惊,被认为是当年发生的最大“黑天鹅”事件。

英国脱欧之所以引起巨大反响,主要是因为它橇动了战后欧洲的地缘板块。欧盟作为欧洲政治、经济上的核心力量,其整体性终于被英国人打破,欧盟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国家联盟,其凝聚力受到了质疑。英欧“分家”是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其影响十分深远,尤其是对欧盟的未来发展和国际地位将产生重大影响。

英国脱欧使欧盟失去了一个重量级的成员国,欧盟的份量因此而明显下降,其未来发展面临更多不测因素。英国的“身份变换”一定程度上将搅动国际政治的游戏场,给未来大国关系注入新的因素。英国退出后的欧盟,不仅经济体量变小了,而且少了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欧盟作为世界格局重要一极的地位无疑会受到削弱,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也将发生变化。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英国将名正言顺地首先考虑本国利益,不会处处与欧盟保持同一个声音。

欧洲历来是美国和俄罗斯地缘争夺的“主战场”,美俄始终高度重视欧洲的战略地位。随着英国退出欧盟,作为世界地缘政治重要板块的欧洲将出现松动。这将为美国和俄罗斯利用欧洲、争取欧洲提供更多空间,美俄介入欧洲事务的方式、程度有可能出现变化。

十多年来,欧盟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其经济总量由十几年前的高于美国变为低于美国。2008年,欧盟的GDP合计为19.26万亿美元,比美国高出4.66万亿美元,但到去年,美国GDP上升至21.43万亿美元,而欧盟的总量却下降至不到19万亿美元。从目前看,欧盟经济不大可能出现根本转折。也就是说,英国即使留在欧盟,也很难在经济上获得多少好处。应当说,脱欧对英国并不完全是一场轻率的“政治游戏”,而是有着精明的战略考虑。

欧盟内部的力量对比将发生变化,德法两个大国将主导欧盟内部事务,过去的英法德三角关系将不复存在,德法失去了第三者的平衡力量,在一些棘手问题上的协调很可能更加困难。总体看,英国的退出将使欧盟的国际影响力受到打击。

下一步,英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对脱欧派领导人而言,如果经济出现滑坡,或者经济明显不如脱欧前的状况,那么政治上就会失去选民信任,其政治前途也将受到影响。脱欧后,英国在经济、财税、贸易等各个方面可以放开手脚,自由选择适合本国实际的政策、出台鼓励竞争的措施,不再受欧盟统一政策的束缚,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释放活力、刺激经济。英国历来主张自由开放,反对欧盟的保护主义倾向,因此在吸引投资、推动贸易、促进就业、刺激消费等各个方面,英国的经济活力很可能超出欧盟。

英国将以建设高铁、创办自由港和发展金融业作为提振经济的三大举措。英国财政部在年初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英国将利用本国的地理优势,大力发展物流、仓储、酒店、旅游和零售等行业。为此,英国准备筹建10个自由贸易港,通过减免税收、简化行政程序等手段,推动港口经济的发展。

建设高铁是英国刺激经济的重要举措。如果说自由港建设可以振兴沿海地区经济,那么高铁建设则主要用于刺激内陆经济。今年年初,约翰逊首相宣布重启“二号高速铁路计划”。该铁路连接伦敦和英格兰北部,是打通英国南北的经济大动脉。据透露,其他高铁项目也在酝酿之中。

脱欧对英国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伦敦是世界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大英帝国的崛起与金融业发展密不可分,虽然金融业至今依然是英国的主要经济支柱和优势行业,但近年来也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脱欧后,欧盟原来在伦敦开展的一些金融业务将转移到其他欧盟国家,伦敦金融业的地位将受到削弱。面对金融市场的新形势、新挑战,只有拓展业务领域、促进业务创新,才能巩固和发展英国在全球金融业中的中心地位,而人民币地位的上升为英国提供了天赐良机。近年来,人民币业务在全球市场快速上升,敏锐的英国人及时抓住机遇,将伦敦打造成取代香港的世界第一大离岸人民币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目前,中国几家大型银行都在伦敦开设了清算分行,使伦敦的人民币交易量大幅上升。

有关数据显示,到去年底为止,伦敦的人民币交易量已占到全球离岸人民币交易总量的近44%。伦敦金融界的高层人士认为,英国将利用独特的时区优势,实现对亚洲、欧洲和美洲等地区主要工作时段的业务覆盖,使其成为中国与世界各国开展离岸人民币业务的重要平台。由于伦敦在人民币业务上的捷足先登,随着未来人民币国际地位的进一步上升,必将为伦敦的金融中心注入新的活力,其竞争优势将进一步显现。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