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群”是正道,“退群”是歧途

2020-12-08 15:38评论关闭Views: 63

rcep

2020年是很不太平的一年,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其中最大的灾难是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大爆发,造成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已远超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面对百年不遇的灾难,理应凝聚全球力量,抗击疫情,但人类似乎并不争气,各国依然我行我素,你争我斗,国际间的军事打杀并未收敛,地缘政治的斗争越演越烈,经济外交领域更是“烽烟四起”,以美国大搞单边主义和“退群”为标志的逆全球化浪潮席卷世界。

然而,国际社会对美国的“退群”行为普遍持批评态度,至今没有任何国家步美国“退群”的后尘。相反,各国对推进全球化进程的决心和信心毫不减退,而不久前签署的RCEP,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正是最有力的证明。RCEP的成功签署在国际上获得了广泛而积极反响。协定的签署意味着全球最大的自贸区宣告诞生,它涵盖近35亿人口,GDP总量达23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约三分之一。

RCEP 的签署对未来国际格局的调整变化具有重要意义,它充分说明,全球化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是任何力量都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美国的“退群”行为违背了全球化的时代潮流,也违背美国的自身利益。未来,“入群”和“建群”才是谋求发展、促进和平的正确选择。

本来,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才是全球化的最大推动者和受益者。资本谋求利润、商品谋求市场,这是经济运行的基础。当本国市场饱和、剩余价值的攫取难以为继时,资本必然要谋求新的扩张渠道,而美国在二战后精心打造的国际秩序正是服务于发达国家资本扩张的内在需要。全球化是西方资本向外扩张的必然结果。总体看,战后国际秩序所孕育的自由贸易平台对全球和平与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它促进了商品、资本和人员在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动,推动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应当说,如果各国始终遵循互利共赢的行为准则,全球化不失为一种非殖民化、非掠夺性、非军事手段的全球一体化途径,为人类在和平环境下实现持久发展与进步点燃了希望,有可能为世界开辟一条共同富裕、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路径。

从长远看,全球化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增进各国间的合作与交流。互利共赢是全球化的基本特征,谋求单方面利益的全球化是不可持续的。但是,由于发达国家和落后国家的发展差距太大,全球化对两者带来的实际效果并不是同等的。从本质上讲,全球化主要应该是发达国家带动落后国家发展的过程。全球化对发达国家的主要效应是开辟新的市场、维持已有的发展水平、保持本已十分富裕的生活水平。如果没有全球化,发达国家将面临市场萎缩、经济衰落的困境。而对落后国家而言,全球化则是消除贫困、解决温饱、改善生存,最后迈向小康的一种选择。可见,对前者而言,全球化是“锦上添花”,对后者而言,则是“雪中送炭”。

然而,美国近年来走上了“退群”的不归之路,其内外政策与全球化背道而驰,这一方面是由于美国对全球化产生的负面效应没能及时采取有效的政策调控,将全球化的一些消极因素转变为积极因素。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把全球化视为称霸工具,企图从全球化进程中谋取单方面利益,不愿意看到其他国家借助全球化而走上加快发展的道路。美国不仅退群“上瘾”,而且大肆挥舞关税大棒,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弄得各国人心惶惶。但是,美国的倒行逆施并没有吓倒国际社会,反而促使各国增强了“建群”和“入群”紧迫感。

RCEP的成功签署,反映了国际社会对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信念没有动摇。纵观当今国际政治,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奇特的景象:一方面,本该引领世界的美国“退群成瘾”,不断退出一个又一个国际组织和多边协定。另一方面,国际社会继续在建群、入群的“阳光大道”上大步前行,多边外交和国际经贸往来异常活跃。各国之所以不会放弃“入群”和“建群”,除了因为多边主义可以促进发展、推动合作外,还有助于应对危机、消除威胁。纵观当今世界,人类面临的各类风险有增无减,宗教冲突、气候变暖、恐怖主义、金融危机、瘟疫突袭等等,这些都需要国际大家庭的共同合作才能加以解决。

目前,人们寄希望于拜登的上台能给全球化注入新的动力,但在一个“选票为王”的国家,拜登也必须考虑那些反全球化的中下层选民的利益,他们是特朗普的“铁杆粉丝”,如果拜登对这些选民完全置之不理,无疑不利于他的执政地位。因此,拜登不大可能一上来就把美国重新引上全球化的快速道上。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