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不会离去

2020-11-30 15:40评论关闭Views: 82

meiguozzongtong

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常常管不住自己的嘴,说话信口开河,出格言论脱口而出,得罪很多人,惹来不少麻烦。然而,若对他的讲话细加梳理,也不乏“金句”。以他本月初大选投票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话为例,就极具水平,说出了其他政客不敢说的事实,读来不禁对他的“心直口快”和求实精神肃然起敬。

当记者问他谁是美国当前的最大敌人时,特朗普认为,美国的敌人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而是美国自己。此话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一直将中俄视为大敌的他,怎么态度突然变了呢?

对于外国政客的言论,我们不必总是以“政治正确”的眼光加以看待,符合我们口味的就予肯定,违反我们利益的就予痛批,最应倡导的还是实事求是,就事论事,用事实说话。以此分析特朗普的言论,应当说那是他的真心话,也是大实话。

作为商人,特朗普的眼光是敏锐的,选民之所以让他成为美利坚的元首,就是因为他看到了“美国病”的症结所在,说出了其他政客不想说、不敢说的话,他的言行最接普通美国人的“地气”。上台后,他似乎有“改造美国”的雄心壮志,他最响亮的“金句”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和“美国优先”。从他的作派和言行看,他骨子里有着明显的集权思想,他内心羡慕中国和俄罗斯,佩服习近平和普京在本国所拥有的权威。

作为政治家,有人对特朗普不屑一顾,但也有人对他表示同情和钦佩。他虽然口无遮拦,处理内外事务十分专断,但他对美利坚的“赤胆忠心”是无可怀疑的,他试图让美国变得更加强大的满腔热血也是不容置疑的。

长期以来,美国政坛由精英阶层把持,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建制派”政治势力。经建制派长期打造而形成的国家治理结构显得坚固而老化,一整套“政治套路”将中下层民众压得喘不过气来。作为世界变局的重要表现,全球化在给美国创造巨大财富、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给美国带来越来越多的挑战,全球化的“双刃剑”作用日益显露。然而,当今美国这种坚固的行政体系和利益结构已难以适应日趋尖锐的全球化挑战,应对世界变局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半个多世纪的霸业根基有所松动。

时势造英雄,特朗普本是时代的产物。深陷危机的美国需要一个另类“政治强人”,以带领压抑已久的中下层民众冲破“政治正确”的藩篱,颠覆建制派的围困。

如果不是特朗普上台,也会有另一个像他这样的政治强人应运而生。他撕碎了美国精英们“政治正确”的伪装。虽然他敌视中国,给中国添了很多乱,但从世界变局的战略大局看,这真还算不了什么。然而,在强大的建制派势力面前,特朗普“孤身奋战”四个春秋,显得势单力薄,他壮志未酬,无功而返,最后很可能回归一介商人,告老还乡。如果把他的政治抱负与他的政坛结局联系起来看,将他形容为“殉道者”也不为过,他的黯然离场具有明显的悲剧色彩。作为反体制的英雄,他虽然即将离去,但支持他的7000多万中下层选民依然在呼唤变革,还会追随他的“思想召唤”。“特朗普主义”还会在美国发酵,不会消失。

特朗普政治命运的悲剧性在于,他重振美国的决心和动机很好,决断能力和行动能力也让人刮目相看,他的失败主要有两大原因。

一是特朗普推行极端的白人保守主义,颠覆了美国的自由主义传统,对建制派的统治地位构成了严重威胁,激起了建制派的“绝地反击”。过去四年,建制派处处对他的施政制造麻烦,对他形成巨大掣肘。这次大选,实际上并不完全是特朗普与拜登之争,而是两种不同治理模式的对决。在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建制派看来,只有击败特朗普这个“政治怪兽”,才能保住自由、开放、包容的国家治理模式。

二是特朗普虽然知道美国“病”得不轻,因而要横下决心治愈美国病,但他却开错了“药方”、选错了路径。特朗普的本意是要挽救美国,却采取了错误的政策和手段,他掀起了“退群”潮,筑起了“隔离墙”,出台了“脱钩”计划。特朗普作为商人,很是精明,但作为政治家,他智慧不足。他发起“退群”与“脱钩”,说明他不懂美国的霸权从何而来。他这样做,实际上是在毁掉美国称霸的“命根子”。要知道,美国真的与中国脱钩,美国资本家靠什么赚钱?他的很多做法,不仅受到政治精英的斥责,也伤及大批美国企业的利益,致使3500多家美国大公司联袂起诉特朗普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最大敌人是美国自己,这很像是特朗普的临别感言,发自肺腑,也像是他对四年执政最深切的感受,字里行间,也流露出他对现实的失望、对壮志未酬的心灰意冷。看来,在坚固而强大的体制面前,即使是“政治硬汉”,也难有圆满的下场。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