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何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2020-11-30 15:29评论关闭Views: 9

xgbh

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乃香港经济必由之路,中央对此也高度支持。日前闭幕的五中全会会议,提出“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在港澳部分便对经济提出两个支持:支持特别行政区巩固提升竞争优势,建设国际创新科技中心,打造“一带一路”功能平台,实现经济多元可持续发展;支持香港、澳门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高质量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完善便利港澳居民在内地发展政策措施。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接见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时强调,凡是有利于促进香港能够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融入大湾区发展大局的事情,中央政府都会全力支持,中央各个部门也会全力地支持;他并寄望,香港要更好把握好国家发展的大局,在过程中充分发挥好香港的自身优势,找到更好的定位,把香港发展得更好。

问题是,香港如何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如何以香港所长贡献国家所需?
紧扣“内循环” 享国家红利 顺国际变局
紧扣国家“内循环”,肯定是一大方向。香港经济发展之所以成就今日地位,不可能没有内地因素;展望将来,内地因素对港重要性只会进一步有增无减。

一来,随着内地经济高速增长,金融、贸易、旅游,以及其他各行各业,香港对内地的依存度必然愈来愈高。有人认为,内地不断深化改革开放,意味不再需要香港,香港的角色愈来愈不重要,这种说法明显与现实相违。例如,区内机场、码头等基建日趋成熟,确然威胁到香港的航运中心地位;不过,箇中并不涉及“零和游戏”,内地经济大饼持续造大,香港可分享的红利也同步增加。统计处资料显示,香港与内地的贸易总量便呈反覆上升格局,内地所占比重更是与日俱长。“国家好,香港更好”,互惠双赢才是两地经济关系的正确描述;反过来,“国家好,香港变差”,则肯定是大错特错。

二来,《建议》不讳言指,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除了国家发展进入新时代,国际环境亦日趋复杂,不确定性明显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广泛深远,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威胁。其中,美国自陷“修昔底德陷阱”力图打压中国崛起,继而针对香港《国安法》大造文章并采取系列所谓“制裁”措施,皆是国际变局的重大体现,也是香港各界不能不察的。

所以,香港定位由以往“背靠祖国,面向国际”,更多地转为“目光向内”“北望神州”,绝对是乘势而行、因时制宜的答案。

 

 

为创科筹融资出钱 为联通人才市场出力
要紧扣“内循环”,必先了解“内循环”需要什么。“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重中之重乃是创新科技发展。《建议》中提到,“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建设科技强国”。

某程度言,香港的创新科技发展未如人意,纵然我们有一流的学府、一流的人才,但始终受限于市场格局太细,难以孵化太多具规模及具实力的成果;单是跟深圳比较,香港的创新科技条件已有所不及。然而,有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能够为内地创新科技发展解决融资需要,无疑也能帮上极大的忙。蚂蚁集团近日暂停上市,难免令市场大为惋惜,不过,过程中却再次凸显了香港的庞大集资能力,不单轻松满足高逾1300亿元、创下历史上最庞大的IPO集资额,还录得近400倍的超额认购,共吸引了1.3万亿元的天文数字资金。注意,这只“A+H”同步招股的股份,在内地虽也吸引19亿人民币认购,但国内资金与国外资金始终有别,赚取外汇的重要性相信人所共知。事实上,单计今年的“中概股”回归潮,已吸引逾3300亿港元资金涌港,带动期内金管局的外汇资产规模大增了300亿美元;相对地,2019年全年全国的贸易顺差规模,也只有4200多亿美元。

金钱非万能,但无钱万万不能。香港能够为内地科创企业解决境外融资需要,继而令市场更有条件加大自主研发经费,以至更有“弹药”去并购海外企业及吸纳相关技术,作用相信比贡献本港有限的人才、有限的技术更加之大。人才、技术的供给肯定多多益善,尤其香港的市场、视野更易跟国际接轨。再者,港青若能加入内地顶尖科创企业,对个人事业发展而言,前途肯定比困在狭小的本地市场更加亮丽。至今,香港创新科技已跟国际非常接轨,例如通讯软件、社交媒体等等,均是以国际平台为主;香港要融入国家的科创“内循环”,让内地创科平台更好融入香港生活也很重要。在人流、物流、以至资金流方面,两地的互联互通已日趋水乳交融;在创新科技方面,进一步实现互联互通,肯定有利推动两地创科合作。对于内地通讯软件、支付软件等等在港普及,由市场到创科界均绝对乐见其成。
勿忘“外循环” 桥梁角色仍可吃重
其实,所谓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人们较多着眼“内循环”三字;但其实,香港亦可继续在“外循环”上发挥作用。《建议》强调,“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内外两个循环乃是并行不讳,“内循环”虽为“主体”,但跟“双循环”没有矛盾,不存在只有其一、不能兼容的问题。

香港一直作为国家与国际之间的桥梁,在“引进来”和“走出去”方面贡献良多;故此,将“双循环”结合无疑是香港所长,亦应该是香港要发挥优势的重点。如前所述,美国对港实施所谓“制裁”,包括限制高科技的科技设施出口香港,以及要求将进口“香港制造”的产品改用“中国制造”标签等,某程度是将香港和内地“一视同仁”,无视了“一国两制”的分别,这难免影响到香港在“外循环”里可扮演角色。惟一方面,美国总统将由特朗普转为拜登,普遍预期拜登虽未必撤销特朗普此前“制华”及“制港”措施,但他的对华政策料将较前温和;更重要是,即使美国无视“一国两制”,亦不等于整个世界都无视“一国两制”,香港对其他地方的“外循环”贡献不会因此减少。

毕竟,人望高处,水向低流,“向钱看”乃是市场定律。内地市场庞大,投资者有利可图,市场自然就会用脚投票。好像“中概股”回归潮,不少境外资金正为追逐内地优质股份而纷纷涌入香港。有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外资可能撤出香港;事实证明,经过几个月时间,撤资潮不单没有出现,金管局反而持续接钱,足证美国所谓“制裁”对港影响有多轻,尤其于今新冠肺炎疫情的逆市下。“内循环”固然比“外循环”重要,但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宗旨下,香港的国际金融、航运、创科中心地位,依然有吃重角色可以扮演。

值得留意的,今次会议不仅关系未来5年,即“十四五”规划,而是涵盖至2035年即15年内的长远发展。疫下香港急欲与内地恢复通关,无疑有助旅游零售行业走出困境,避免航企及旅社的裁员潮和倒闭潮进一步恶化。在欧美等地依然无法防控好疫情,以致陷入再封城、经济再停摆的窘态下,香港要在短中期内迅速重拾经济活力,与疫情防控得宜、第二季GDP已重拾升轨的内地加强合作,亦是理所当然的必然选择。长期来说,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在未来5年、15年、以至更长时间,延续过去数十年、数百年香港与内地之间的经贸及全方位联系,也是香港最好一条、必须要走的康庄大道。

在国家发展里,香港不会缺席,亦不能缺席。国家不会边缘化香港,亦不会让香港边缘化。由“大湾区”“一带一路”,到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等等,中央都为香港预留了最佳位置。只要香港有心,加上先天有力,定能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同步实现“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的双循环!
文:明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