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的江湖

2020-11-19 11:33评论关闭Views: 2

gebangpai

武侠中的江湖中人,门派众多,而各门各派展现出的中国不同地域特色,又何尝不是一幅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江湖。也许正是有了这些展现中国不同地域特色的“帮派”,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才如此生动,如此富有魅力。

 

底蕴深厚的山西帮

少林派,历史悠久,隐居于山林之中,藏龙卧虎。无论是身份低微的伙工头陀、还是无人留意的洒扫僧人都有可能是绝世高手;晋商,源远流长,山西、陕西虽自然条件恶劣,却曾有“富甲华夏、汇通天下”之称,一个看似衣衫褴褛的普通商人,家中可能藏金无数。少林武功全靠勤学苦练,“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走不得半点捷径;晋商黎明即起、奔波于茶马古道,夏顶烈日、冬饮冰雪。当年,晋商凭借朴实憨厚、诚信为先的传统,纵横天下,近两年虽由于其大多墨守成规、行事低调而名声不显,然毕竟底蕴深厚,新晋商依旧让人小瞧不得。

 

儒雅厚道的安徽帮

敢与少林比肩的门派非武当莫属。同样是历史悠久的门派,少林敦厚,武当儒雅。武当的功夫更多的在于悟性,所以张无忌学太极拳的时候,必须把招数忘光才算出师。至于武当的侠风便是少林也不及。历史上的安徽企业家被称为徽商,他们与文化有着不解之缘,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赢得了“儒商”的美名。民谚说:“无徽不成商”,称赞的就是其讲诚信、重信誉的商业精神。传统徽商的经商之道在现代的安徽企业家中风骨犹存,安徽企业家们仍然怀着舍利取义的古国之风,在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中,讲求诚信,重产品质量,苏宁的张近东就是一直靠着服务和信誉与黄光裕的国美分庭抗礼的。

 

无处不在的江浙帮

如果说少林是武林第一大派,那天下第一大帮便应首推丐帮。丐帮,名字虽然听起来有些困窘,但江湖人都知道:“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丐帮其实才是江湖上最富裕的门派,其子弟遍布天下角落,消息最为灵通。

江浙企业家以四海为家,宁波人船行天下,而号称“中国犹太人”的温州人甚至在世界各大国都建立“温州街”。江浙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小商品、大市场,不怕赚钱少,就怕不去赚。江浙人经商,随机应变,不拘俗套,只要能赚钱不在乎干什么,更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在他们的头脑中生意无地域,市场无疆界,只要有钱赚,管它东南西北中。陈天桥就是把被人们认为会荒废工作的游戏当作了自己的终身事业,而且大赚其钱,成为商界传奇。

 

政治为局的北京帮

“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虽然与少林、武当之类的悠久历史不能相提并论,但天地会会众们自有其骄傲之处。由于创建之初就背上了“反清复明”的政治任务,天地会并非全靠武功傲人,没有一定的政治眼光和适当的身份背景,就算是武功高强如陈近南,最后也不得不因台湾小王爷郑克爽而无辜身死。北京文化底蕴深厚不可估量,北京人也因此能言善辩。

 

精明有余,魄力不足的上海帮

金钱帮的名字听上去俗气,势力却是不小,帮主上官金虹认为钱能通神,并以此自负,设计了重重陷阱对付自己的宿敌李寻欢,却因迟迟不肯出手而死于李的飞刀之下。就像上海人,虽然口碑算不上最好,但其精明得自天性,“门槛”之精,无人能够否认。上海人比较专一,有特有的精明,聪明好学,坚持不懈,但过于自信,固步自封,缺乏顶尖人物,底子较薄。

 

认败不服输、面子比命重的吃辣帮

如果不考虑峨嵋派只招女徒的习惯,用峨嵋派来比喻这些嗜辣如命的企业家再合适不过了。峨嵋派虽是女子却最为好胜,先不说死不认错的灭绝师太,就连峨嵋鼻祖郭襄因不被父母允许参加“英雄大会”,也在自己的闺房之中开起了“英雄小宴”相对抗。民生银行,就是四川企业家刘永好当年在银行不给贷款的刺激下开的。而同样爱吃辣的湖南、湖北人也都有相似的个性,“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说的就是湖北人不服输的个性。湖南人懂政治,明大局,常出风云人物。一般来说,这些人做生意时讲面子的习气严重,有时价钱和交易的条件,并不是谈成生意的最重要因素,而是否“给面子”,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天生的商人福建帮

福威镖局其实算不上一派,但其“避邪剑法”却是冠绝天下,虽招招都有漏洞,但由于一气呵成,破绽就也不成其为破绽;而镖局是私产,父传子、子传孙……子继父业,天经地义。福建本来就不适宜农耕,“出海从商”就成了福建人的最佳职业选择。福建人一生下来耳闻目睹的情景就是祖辈父辈外出经商,他们十三四岁就走上了经商之路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终日忙碌的广东帮

明教忌讳最多,人才虽多,但大都行事低调,明明创立了一个王朝却只能隐伏在阴影之下,抬不上桌面。与之相类,广东企业家对出名也不太有兴趣。从黄光裕到黄茂如,个个都是韬光养晦的高手,往往神龙见首不见尾,为了找一张他们的相片编辑不得不在网上搜了多半天。但广东的民营企业家登上富豪榜的却是不少,他们是中国城市人中最忙碌的一群,以钱为人生第一要义,孜孜不倦地追求,不遗余力。“要发财,忙起来”,这是广东商人们的口头禅。

 

重义豪放的东北帮

以萧秋水为首的神州结义事实上就是一个意气相投的青年组合,只要彼此看对了眼,酒碗一碰,不管对方是久有盛名的武林前辈还是被称作“败类”的名门叛逆,都可以命相交、生死相许;虽然也会有人背叛,但收获却是更多。有经验的经营者都知道在东北做生意酒量很重要,酒干得爽快生意就容易谈拢。

这也是现在很多东北企业家的特色,他们讲义气,最重朋友之情,敢打敢拼,但本性却不似表面之豪放,粗中有细。这一特色促使许多东北民营企业家成为大腕级的富豪。但太重义气,虽然使大家不必因竞争伤和气,却与现代商业竞争的发展趋势格格不入。

 

稳重沉实的山东帮

山东作为孔孟之乡,度其企业家之行事却可以泰山派而称之。泰山派在五岳派中道教色彩最为浓厚,武功招式中文化色彩也最重。孔子述而不作,《论语》是其弟子总结而成,山东企业家们并不标新立异,但却总能从别人的经验中整理出新意,创立自己的事业。他们文化底蕴深厚,大多文武双全,智慧极高,做事往往附于人后,但成事却在人前。

 

 
文:子初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