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碧水,映天空的理想之大潭郊野公园游记

2020-10-19 10:58评论关闭Views: 9

datangongyuan

大潭印象:绿叶摇曳弹曲,微波窃窃耳语,潭中鲤鱼吐悠闲,青藤缠绕比曲折一切随缘,蜻蜓是点水飞龙,蝴蝶是临时舞者,世俗是潭中淤泥,被碧波压箱底。

游人轻足过,挥洒手中食,口小慢速鱼,本为失败者,更活长久时。生命对于地球,犹如枝叶对于大树,只为看那春天的繁花,秋天的累累果实。

汪汪碧水,映天空的理想,常常白云得意,偶尔乌云压顶。品味江湖,笑傲人生,感恩父母,热爱家庭,是宇宙璀璨的明星,也是世界最美的风景。

 

长嘴野猪欢迎您

我和家人到了香港,入乡随俗,喜欢上了行山,非常庆幸,大潭郊野公园位于港岛的东部,就在我们住所的附近。所以,我和家人经常光顾,走一段水泥路,就能到达公园门口,有时烈日炎炎,我们也坐公交前往。

第一次去时,隔壁邻居还提醒,携带防蚊液,可能会遇到野生动物,注意安全,另外也能看到一些只有南方特有的植物。

郊野公园门口,一条宽阔的盘山公路通往前方,有时很陡峭,有时转弯很急,一般没有汽车通过,行走起来,安全也轻松,小走一段,就有卫生间,非疫情时期,旁边还有饮用水。

公路两边,绿树成荫,春天时繁花似锦,五颜六色,夏日时,绿意盎然,到达一处烧烤点,旁边有条小径是家乐径。

有时在烧烤点,可以看到悠闲的野猪,竖着长长的毛,拱着尖尖的嘴,眼神中没有丝毫惧怕人类的慌张感。

我家孩子总是好奇,学着野猪摇尾巴的频率,一晃一晃,一开始我很警惕,拉开了孩子和野猪的距离,并紧紧跟着孩子。经过观察,野猪似乎没有攻击性,看来它是烧烤点的常客,这里闻闻,那里拱拱,过一会就吧唧、吧唧地吃起来。

在内地,野猪是保护动物,城市周边早没了身影,在香港就是和麻雀一样的常见物,很多内地的朋友,一看到我放在朋友圈的照片,大多都惊讶:“哇,野猪是这个样子。”

我没想到,不仅是大潭,香港的多个郊野公园,人和动物都能其乐融融,很多高楼的后面就是大山,网上还有野猪和繁华大楼的合影。

 

 

行山偶遇美丽多

有时,在靠近烧烤点处,我们沿着大潭郊野公园的家乐径开始行山,春看红红的杜鹃,夏日满目的翠绿,听着鸟鸣,转过一个山坡,视野豁然开朗,就能到达一个观景台和凉亭,果然是家乐径,小朋友也能轻松上山,水库就在眼前,犹如几块碧玉,点缀在群山之中。

在欣赏美景的时候,地上的红色吸引了我,原来是红豆,以前长期在北方城市,在野外,真没见过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既然大诗人说多采撷,于是我和家人分别捡了一些红豆,回到家里,孩子专门腾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装了起来。

随着我们去大潭郊野公园次数的增多,盒子里的红豆,很快就满满的。

有一天,看着孩子在玩耍红豆,我想着,这些红豆能不能做些好看的玩具或者装饰品,我开始网上查询。

一查,吓我一跳,红豆有剧毒,嚼碎并吞食一颗就足以毙命,我家孩子只是拿着玩,庆幸没放嘴里。原来红色是大自然的警戒色,红青蛙、红虫子往往有毒,同样,红豆也有毒。

我们经常吃的“红豆”,学名叫赤小豆,颜色是赤色,并不是鲜红色,不要和别名“相思子”的红豆混淆。

我和家人商量,让这些红豆重新回归郊野公园,有些美丽只能大自然拥有,而不属于人类。

 

 

青山碧水白云天

从家乐径下来,或者沿着平坦的主路,转过几个弯,就到达大潭水塘边。水塘镶嵌在群山中,天空白云飘飘,山中树木繁茂,绕着水库的小径,被绿植簇拥着,一阵风吹过,带来哗哗声,是绿叶发出的欢快声。

一片碧绿的潭水,能看到浅底的石头,一阵微风吹过,潭面起了一片又一片的波纹,像父辈快乐时,额头的皱纹。

岸边的黄土,像梯田,逐级而下,还有点像年轮,分布均匀,潭水有旱期和丰水期,雕刻出一件又一件的自然作品。

有时能看到蜻蜓掠过水面,斑斓的蝴蝶也常常来凑热闹,翩翩起舞,一副乐在今朝的姿态。

很多山涧小溪,从山顶,凿开山石,拨开青藤,吻过树根,在一些小水潭,经过短暂的停留,继续前往目标地,绕过巨石,从高处,毫不犹豫,纵身跃下,融入水塘的怀抱。

不得不惊叹,这些山泉水的坚定决心。

 

 

亚洲第一坝的荣耀

在我的印象中,能称为文物的古建筑,常常是漆红色的大门,斑驳的青砖,再配以鲜艳的琉璃瓦,例如故宫大殿群,又或者十三陵地面建筑。但是水泥和砂石做成的混泥土,我一直认为是现代建筑的材料,离文物还差岁月的洗礼。

有一次,我休闲地走在大潭水库旁边的水泥道上,看着宏伟的大坝,虽然有岁月的痕迹,但是依旧牢固。看到一块牌子上写,你已经踩在文物径上了。印象中,对待文物还得小心翼翼,我于是放轻了脚步,不过似乎游人再多也没踩坏文物径。

于是,我仔细看着旁边的小字介绍,建于1883至1917年间的大潭水塘群,有四个水塘,分别是大潭上水塘、大潭副水塘、大潭中水塘和大潭笃水塘,总容量达830万立方米。它们在香港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香港曾经饮用水不足,大潭水塘群当时是香港人民的“及时雨”。

虽然水塘建筑主要采用现代混凝土、以及花岗岩,但是风格偏向古典优雅,特别是拱桥,优美的圆弧曲线,给游人美的享受。

建设大潭笃水塘的主水坝,是当时远东最大的水坝工程,于1917年完工,历时五年,当年建成后被誉为“亚洲第一坝”。

Daniel Jaffe是总工程师,负责设计大坝和监督工程,他在大坝建成三年后去世。当时的政府为了纪念他,把湾仔区的一条街命名为Jaffe Road(谢斐道)。

大潭水塘群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港岛供水的重要来源地,也是香港公共水务系统发展中的重要里程碑。

大潭郊野公园很多建筑有百岁以上的年龄,其中二十二项列入了法定古迹,大潭水务文物径贯穿水塘群,全长约5公里,设有十个信息牌,让游人在游玩中,学习古迹知识和历史意义。

很多香港影视剧中的古建筑,或者水库取景地来自大潭郊野公园。

郊野公园的山上,有的山头还有碉堡遗迹、弹药库等,岁月剥开了墙皮,有的地方弹孔依旧存在。有一次在地面,孩子找到一颗铜绿色的子弹壳,似乎让我回到了枪林弹雨中,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这些老建筑,也有很好的历史纪念意义。

 

 

潭中鱼儿得悠闲

有时看到,潭中有鲤鱼游过,优哉游哉,我心里有点痒痒,也办理过钓鱼执照。在可以钓鱼的季节,我前往水库,水库有牌子提示,必须有执照才能钓鱼。

但是我钓技不佳,采用路亚方式,把假饵料在水面丢来丢去,似乎没看到什么食肉鱼类上钩,后来采用台钓,静静地坐在岸边,拿着钓鱼竿,可惜只有些小鱼上钩。

我用钓鱼执照的尺子怎么量,都不够十八厘米,尝试把小鱼拉长,还是不行。按照规定,还是放小鱼回归水库,小鱼头也不回,惊恐窜向深处。

于是我收起鱼竿,前往大坝处,在中水潭附近,有一处堤坝,很多游人经过,一群大锦鲤和鲤鱼在水面悠闲地吃食。

看着美丽的锦鲤,我也下不了手,干脆不钓鱼了。看着这群鱼,它们已经和游人很熟悉,只要听见游人的脚步声,它们便聚集过来。

特别是小游客,看着可爱的鱼嘴巴,悠闲地吐气,会丢点面包或者饼干,这些食物往往被大鱼吃掉,有些小鱼,距离远,速度慢,有时连碎屑都碰不到。

没抢到食物的小鱼,表面是失败者,但是当我想起我的钓鱼执照,其中一条规定是,只能钓十八厘米以上的鱼类,看来,对潭中鱼来说,没有抢到食物,长得慢,反而活的长,也是好事。

人生,有时也是如此,例如在追逐财富和权势的路上,总有快步者和落后者,表面上的失败者,换个维度看,他也许是个成功者。

 

文:石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