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非连续性之企业应对外部危机和挑战的一种新思维

2020-10-19 10:50评论关闭Views: 7

huawei1.webp

今年,恐怕是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遇上的最为艰难的一年。在国内,新冠疫情创伤了我国经济,也改变了我们的正常生活与交往;在国外,美国丧心病狂地对我国进行打压、围堵,企图从各方面孤立我国,甚至不惜以牺牲中美建交40多年来的合作基础为代价。这一切的改变,都令人猝不及防。

世界呈现出太多的不确定性,你说它大变局也好,大撕裂也好,大分化也好,总之,这个世界正在以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轨道在运行。怎么认识这个越来越不让我们认识的世界?是一个值得研讨的问题。

四年前,也就是2016年秋季的这个时候,在北京,受华为的一负责人的邀请,我去参加了他们召开的一个专家座谈会,这个座谈会也是一个电话会议,因为它还通过电话连线与华为的深圳会场对接。去了以后才发现,他们邀请我们几位专家讨论的议题,也是让我猝不及防的。

他们递给我一份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教授的《能否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的文章复印件,要我们就如何跨越非连续性这个问题,在这个电话座谈会上谈谈观点和想法。

华为的同志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研究这一问题的背景,他说:任正非非常关心非连续性这一问题,他非常操心,像华为这么大的一个企业,当时在全球有17万员工,据有关材料,四年后的今天,2020年华为员工已经是20万人了,如果有一天,华为突然垮掉了或失败了,我们该怎么办?将在何处安放我们?!因此,任正非要求华为的同事们,要认真研究并深入讨论这个问题,要有所准备并有应对的办法。

 

那么,什么是非连续性呢?

李善友教授在这篇文章中认为,人类知识的99%来自于归纳法,归纳法的前提和基础是连续性。几千年来,我们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建立在这个归纳法上。但英国的哲学家休谟,第一个发现了归纳法的致命漏洞,那就是:所有前提都正确,结论依然有可能错误。因为归纳法隐含的假设“未来将继续和过去一样”,是一种连续性假设。问题是,你凭什么能够相信:未来会继续跟过去一样呢?这只是一个隐含的假设而已,而我们人类不得不依赖这个假设的条件,来进行思考和生存,一旦这个连续性的假设是错误的呢?!你的归纳法将会全部失效,人类一切知识都将失去根基,这就是非连续性。

这是一个粗看起来非常无聊的哲学话题,它却蕴含着深刻的哲理。但在当时,我在参加讨论中,却仅仅从字面上进行理解,觉得连续性就是一种线性或者线状的发展过程,像我们许多场合喜欢用各种发展曲线来描绘一项事物量变的发展过程,非连续性,就是这个线性或者线状的过程被打断了,也就是这条发展曲线断线了,接不上了。

所以,当时,为了对付这个发言,我大概撮了五个这样的观点:一是这种连续性被颠覆了,如数码相机颠覆了柯达、富士胶卷;带摄像功能的手机又颠覆了数码相机;二是这种连续性被改变了,也就是产业或者行业的发展方向被改变了,如现在,4G通讯已经落后了,要发展5G通讯了;化石能源必须改变,要大力提倡发展新能源;三是这种连续性被替代了,如一种新材料出现,代替旧材料,像电视显示屏,液晶代替了显像管;芯片的基础材料硅,正在面临碳基的挑战;四是这种连续性被出局了,如我们有的企业以为做大就能做强,结果倒闭出局了;五是这种连续性被淘汰了,如我们有些企业昨天还发展得好好的,今天市场需求发生变化,产品就卖不出去了,破产出局了。

时隔四年,当我再回过去头去回想这个发言,我发现当时的理解还是不够全面的,也是不深刻的。这就是,我们一个企业也好,一个行业也好,能不能跨越非连续性?这个关系企业兴衰的问题,不在于分析现象,而在于揭示认识。我们过去的许多认识是建立在经验之上的,而经验又是建立在归纳法之上的,归纳法是建立在连续性假设之上的,而一旦底下的环境或基础发生变化,过去的这些经验,不但无益,而且有害。

这时候,我们终于可以看出来了,任正非为什么早早在几年前要华为研究跨越非连续性的问题?

但是,我们恐怕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非连续性难于跨越,竟然不是出现在我们所担忧的经济领域,而是发生在政治方面,甚至国际规则方面。美国特朗普政府竟然可以动用公权力,以宣布紧急状态法的方式,采取各种手段来对付一个中国企业,也可以不讲任何国际规则,以各种莫须有的名义在全世界围剿、制裁华为!

非连续性,它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发展,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我们无论研究问题也好,还是分析形势也好,不能把思考建立在连续性的假设上。像那种把特朗普当成商人,他的做法也会商人那样讲究利益博弈的观点,这种观点是:建议你出让利益给特朗普,让他满意,以换取我们的利益。我不知道,这种连续性的观点,已经对我们的工作和思路产生了多大的误导?!使我们在许多问题上,对他的凶残、险恶、无所不用其极的非连续性做法,而缺少警惕、警备和准备应对复杂局面!

跨越非连续性,这就告诉我们:我们分析形势是为了预知未来。我们的经验是否可靠,分析方法是否对头?!在这个充满变数的年代,我们必须有跨越非连续性的思维和准备,才能充分应对国内外形势对我们的挑战和考验。

第一、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应对危机的思想准备。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会是一帆风顺和充满连续性的。同样是面对危机和挑战,为什么有的企业能从容应对,有的企业就轰然倒下,这说明我们的企业没有经过非连续性的磨难是不会成长的。我记得十几年前香港学者郎咸平就曾经说过,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官员从来没有经历过大萧条的磨难,所处的环境太顺了,把世界看得太简单了。我心目中最睿智的企业家在这个时刻显得更重要的,那就是风险管理最好的才是最好的企业家。你只要渡过两次危机不倒闭的话,你就可以成为该行业该地区的领头羊。所以,我们的企业家,必须有随时跨越非连续性的思想准备。

第二、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分析形势的洞察能力。由于你时时感受到事物发展的非连续性,所以,一旦事物发展的逻辑,产生微弱的变化,你就能敏锐地扑捉到、感知到。这种微弱的变化会不会成长为一种趋势?有没有可能代表着未来的一种发展方向?!你就会去研究、想象和预测,就有可能让你把握到先机,调整发展战略,使企业处在一个不败的地位。在这方面,戴尔科技无疑是一家最善于跨越非连续性的企业。戴尔的一个高管说:“我们与客户的对话,不是让他们挑选产品,而是让客户提出他们想要的最佳产品。”所以,戴尔采取的差异化策略是,打造从边缘到核心到云端都能实现无缝连接操作的整体架构,让客户知道只有他们才能真正提供这种服务。无论是IT、数字化转型也好,还是安全、劳动力转型也好,在所有领域,戴尔都有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比任何一个竞争对手都更具有优势。根据2019年IDC(互联网数据中心)的数据,戴尔科技以超过85亿美元的销售额赢得了全球市场约30%的份额;在服务器行业,戴尔科技以156亿美元的销售额占据了全球17.8%的份额,去年销售了约205万台服务器,出货量远远超过其他公司。

第三、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创新发展的不竭动力。李善友教授讲了一个故事:他去了美国后发现,从小学到大学,老师不是以学生给出统一答案为出色,而是以不一样为特别,不一样才出色。如果他们发现所要从事的想法和别人一样,他们就不会去做了。而在我们这里,已经是对抄袭、盗版习见为常了。他说,你只有掀开一个维度,才能创造新的价值。如何才能掀开一个维度,不在一个平面上思考问题?像在这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军队在地面激烈冲突的时候,你怎么知道?会像过去那样,士兵对阵、坦克对垒?!而十几天前的新闻给我们的最大冲击是:无人机打坦克——一辆辆坦克就像玩具一样,被无人机从高空锁定目标,然后轻松摧毁。坦克,这个过去的陆战之王,现在几乎成了活靶子。这说明,现代战争,你恐怕不能只在一个维度上思维了,你必须在多个维度上考虑问题,才能出奇制胜。在互联网的基础思维和技术方面,我们和美国的距离就不是一星半点了,而是太远了。但在今天,我们为什么在互联网应用方面超过了美国?就是因为我们跨越了非连续性,创新了,而美国一二十年以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底层技术都没有变化。我们的抖音、微信、移动支付,把美国的这种连续性给颠覆改变了,这自然要引起了特朗普政府的恼羞成怒,要制裁他们。

第四、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成为独角兽的勇敢追求。所谓独角兽企业,是2013年风险投资家创造出来的概念,后面演化成新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风向标,主要在高科技领域,互联网领域尤为活跃。企业跨越非连续性,就是不在连续性的同一赛道里去与人家竞争,而是另辟蹊径,到广阔的蓝海里去竞争。企业为市场和社会提供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或者是不可复制但可广泛推广的。我们从拼多多的模式,就可以看到这种跨越非连续性的追求。如果它只是克隆淘宝、京东的模式,显然,它作为一个卖家新平台是很难成为现在的规模的。我们许多做互联网的企业,为什么都不成功?!原因恐怕在于,你在同一赛道与人家竞争,无法跨越非连续性。

第五、跨越非连续性,是企业防控风险的管理能力。非连续性,本身就是风险,跨越非连续性意味也必须通过管控风险而跨越到胜利的彼岸。实际上,许多非连续性是很难跨越的;这种风险管控必须换一个视角、维度和方向,从另一个视角、维度和方向去发现一条连续性的桥梁。所有创造大价值的人,都应具备这样能力:从连续性中看到非连续性;也就是既要发现问题,也要发现方向;在非连续性中看到连续性,也就是既要看到改变,也要看到创新。就是颠覆性的创新,我们也要研究战略战术,而不是硬扭过去,如果我们在连续性和非连续性之间,能够搭一座桥,就可以顺便走过去了。从这一点上说,管控风险,既要有敢于跨越的精神,也要有柔软度和灵活性。

总之,跨越非连续性,是华为本身的经历以及任正非精神给我们留下的应对危机和挑战的启示,也是企业发展以及如何提高竞争力的一种独特的、但却是重要的思维方式,我们不仅要学习先进的技术,而且要学会运用先进的思维方式来武装和充实我们自己。这就是我们应对危机和挑战的一种新思维。
作者:张国庆 系中商智库顾问,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原商务部驻上海特派员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