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允恭丑闻戳破民进党进步价值的假象

2020-10-19 10:17评论关闭Views: 8

dingyungong

今年九月中旬,台湾天气酷热,比天气更为酷热的是,民进党当局爆出了一颗震撼弹——陈菊时期的高雄市政府发言人、蔡英文“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被爆料在高雄市政府新闻局长任内劈腿4名女生,且在办公室里进行“爱的运动”,全无职场应有的界线和分际。丑闻败露,丁允恭立即辞去发言人之职,为丑闻止血。然而,止血有那么容易吗?这一天大的丑闻,又揭示出什么问题?

 

各界人士痛斥渣男无耻

根据《镜周刊》报道,今年44岁的丁允恭,自2014年接任新闻局长后,私生活十分混乱。近期遭前女友某电视台女记者爆料,他四度劈腿、三次逼迫堕胎,更惊显种种离谱行径的渣男丑闻。

对此,知名足球球评石明谨表示,丁允恭行为违背社会期待,“公器私用,利用自己职务谋私,你违反的是职场伦理跟职务纪律。”

脸书粉专“比特王”指出,“总统府”发言人的私生活如此不堪,“也难怪民进党这么热衷通奸无罪”。不仅丁允恭爆出丑闻,在陈菊担任高雄市长时期的文化局长史哲也曾闹绯闻,与一名女记者交往密切,甚至在车上热吻。“比特王”讽刺地表示,“看起来某些文化真是民进党的传承!”

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受访时表示,任何从事公职的人都要引以为戒,“‘总统府’、市府单位这样的名器发生八卦或严重的绯闻事件,对‘国家’是伤害,对民众是很不堪的。”

国民党“立委”郑丽文直指丁允恭的行为就是“职场性骚扰”,用权力职权欺压弱小相当可耻,鼓励曾被骚扰的女性勇敢站出来,就算丁有蔡英文做后盾也要勇敢说不。她强调,丁允恭的争议言行已非首次,早该下台。“总统府”内有渣男坐领高薪,根本是教坏小孩,是相当负面的示范,呼吁蔡英文检讨用人哲学。

国民党政策会专员吕謦炜在脸书发文写道,以民进党的用人水平,他并不意外。除了丁允恭外,他说,还有饮酒驾车、违犯公共危险罪的人,当上“行政院”发言人;闯了红灯、撞死无辜老百姓的人,当上高雄市市议员;靠爸庇荫、法院认证召妓女的人,当上高雄市市议员。这些都不是单纯私领域的问题。一个政治人物的私德,涉及到这个人本身的优劣好坏,涉及到这个人究竟是真的为民众服务?或者只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把民众当成垫脚石?如果政治人物把记者当妓女,视人命如刍狗,又怎么会把老百姓看在眼里?

对于丁允恭的荒唐行径,网友纷纷留言:“无法无天”“绿的又刷新三观”“无品无德,上不正下必歪!”“这新闻是用来围魏救赵吗?——分散大众对瘦肉精美猪丑闻的关注?”

资深媒体人王尚智表示,“世间渣男”都有一个“面相”,这是无论怎么高高披上权力或财富的斗篷、身在政治依旧无法掩盖的一种“面相的气味”。被《镜周刊》刊登出的丁允恭的各种欲照,只是彻底验证了他道貌岸然的“总统府”发言人模样时,依旧难以掩盖的一种说不出来的谎言者、虚伪者的酸臭味。

资深媒体人罗友志在《野台》节目中爆料,丁允恭在担任“行政院”副发言人的时候,民进党还特别颁一个奖章给他。照理说,“行政院”奖章应该在“行政院”颁发,何以跑到高雄颁发?陈菊的意思就是让他衣锦还乡,让高雄人看到这个人优秀;就是告诉大家,这个人是我的人。民进党的做法,一定是让这个人摆在那里,让他在那个地方成长茁壮。丁允恭下一个位置,就是高雄市长人选,陈其迈接班人,可是因为丑闻曝光,整个破局了。

 

挺绿者怒其连累民进党

绿营侧翼粉专“只是堵蓝”痛批,丁允恭真是丢脸,呼吁民进党别救他,让他去旁边烘干。

粉专“土星六号之狼”也表示,把自己的私欲置于公领域之前的人,如果有人想收买,只要投其所好,他会非常容易出卖大众的利益来换取自己的个人利益,这不是所谓“私德”行为,也不是只有“不符期待”这么简单。所以乖乖下去吧,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政坛。

挺绿网友看到发言人出包,纷纷崩溃留言:“权力春药”“不知道民进党吃错什么药,从高雄市政府用到‘总统府’”“他诠释了埋头加苦干的方式,只是用错地方了!”也有网友留言嘲讽:“人家只是支持小英的用爱发电好吗”“没关系,绿色是原谅的颜色”“不但会时间管理,还擅长理财,房间费都省下来了,确实是人才,难怪苏贞昌觉得可惜。”

素以谴责权势性侵自诩的民进党妇女部,正表示自家“立委”范云在与民间团体合作,推动修法加重刑责,接住每一个受害者。岂料丁允恭事件爆发后,妇女部却始终保持沉默,不发一语,对比之下可说相当讽刺。网友纷纷在民进党妇女部脸书留言:“为什么对丁允恭的事保持沉默”“怎么遇到同仁就转弯惹”“希望贵部能以同样的道德标准检视党内同仁,不要让国民觉得双重标准。”而“女权斗士”范云,依旧拒绝对丁允恭一事做出评论,反而在脸书以男女从政平权议题做文章,也遭网友留言挖苦:“范委员你的鸽子飞很慢耶。”“那丁丁呢?因为同党所以女权就没关系?”

有评论指出,丁允恭的渣男行径当然可恶,然而,东窗事发之后,挺绿团体、社群和网红的反应,同样令人发指。包括“只是堵蓝”等向来被认为是民进党侧翼的挺绿粉专,以及知名网红焦糖哥等,对此勃然大怒,在脸书上痛批丁允恭。但这些人的愤怒并非出于对受到渣男欺骗的女性抱不平,而是生气丁允恭的行径会连累到民进党。

这些挺绿人士在意的,不是丁的行为有多恶劣,更不是那些被丁玩弄的女性身心所受到伤害,他们只是担心民进党会被攻击。他们狂骂丁允恭,不是因为他的渣男行径,而是他令绿色政权难堪。

挺绿粉专的指责来自意识形态思维。他们在意的是,事情发生后,民进党是否能够持续其优越的社会驾驭,以及权力的运作会不会受到影响;至于他人的权益和感受,则完全不在其关心的范畴。

有评论一针见血:丁允恭事件暴露了挺绿粉专和部分妇女团体的伪善、残忍,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些人同样很渣!

 

 

高层立场模糊态度暧昧

媒体报道,对于丁允恭因遭爆料请辞下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回应称,丁允恭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他很珍惜丁的才能,因为个人私领域事情影响了政府或机关,已经为此负责辞职了,他觉得好可惜。针对前新北市长朱立伦批评丁的行为“伤害‘国家’”,苏贞昌表示,像丁允恭这样已经负责辞职不伤害机关,已经可以从这件事情让很多人自我警惕了,若无限上纲,又要骂到那个样子,他觉得不好也不必。

知情人士透露,丁允恭单独向蔡英文请辞,蔡英文对他有所提醒,重点是“好好处理这件事”。之后蔡英文主持一场重要幕僚全部在场的内部会议上,罕见地提到私领域的事,严肃表明希望大家以丁允恭这件事引以为鉴,“大家私领域要做好”。

“这件事并不是私领域。”台北市议员徐巧芯在脸书贴文反驳指出,丁允恭的长官们,民进党的重要人物似乎都不这样想。不管是苏贞昌,或者是有媒体报道内幕提到蔡英文的说法,都令她纳闷,不知道为什么他(她)们都护航认定,这叫做私领域。

《镜周刊》报道,爆料女记者表示,曾向前高雄市长陈菊陈情丁允恭的渣男行为,而陈菊“仅口头告诫”。对此,资深媒体人陈挥文表示,若周刊爆料所述为真,那陈菊应该出来说明,当时对此案了解到何种程度。他个人研判,陈菊当时是知情的,且对丁允恭选择原谅、包容。“在陈菊的高雄帮,犯错是可以原谅的,且大家晓得绿色是原谅的颜色”。他认为,陈菊身为女性,又位居“监察院长”,在道义上应该有责任出来处理这件事。

大学教师林上隽在《民进党的丁允恭们》一文中指出,丁允恭如此荒唐的行径,事实上早已是多人知晓的“旧闻”了,而他的长官竟然纵容默许般不闻不问,甚至不次升迁,他到底是仗了什么人的势,才敢如此胡作非为?更重要的是,这些欣赏、拔擢他的长官,遴用所谓的“人才”,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标准?自民进党执政以来,类似丁允恭的事例,早已屡见不鲜,不必说攀亲带故,似乎只要能对民进党建汗马功劳的,都可以或明或暗延揽入幕、甚至破格任用。而这些能写善说的所谓“文青”,其所以投入政坛的初衷,又是如何?

林上隽强调,丁发言人将从政一事,当成了文人登青楼、嫖客逛窑子,这又是何等轻蔑的心态?原来,用人者以利禄牢笼,被用者夤缘求官,上下交相贼,这就是民进党用人的逻辑。这样的政府,还能给我们什么样的期待?

 

 

为早日复出聪明牺牲

资深媒体人黄创夏在《NOWNEWS》名家论坛撰文直言,“现在民进党‘助理和文青世代’当家了,他们个个手段高明、舌粲莲花、词藻华丽、轻蔑理念,心中念念难忘的只剩‘权力的滋味’,满脑子里都是权力的游戏,核心的理念只有权力的角逐。”

媒体报道,丁允恭学生时代就是风云人物,在台大成立政治派阀,被称“派阀长”,派阀成员在政坛崭露头角;因私生活状况与爱开黄腔,学生时代就有“情色海牛”绰号。昔日友人指称,丁过去就有正宫、女友、炮友同时存在的多重性关系,且他看女生“没在挑”,名言是“不想浪费食物”。

前“外交官”介文汲在脸书上表示,“总统府”发言人是面对内外社会的形象与喉舌,一言一行都代表蔡英文、都代表民进党政府、都代表“中华民国”,以往都是经得住检验、真金白银的人上人。“曾几何时,‘总统府’发言人竟由一个如此猥亵低级、无行无耻、行径不堪闻问的小瘪三窃据。”

介文汲分析,从民进党政府上任以来从未间断的贪腐恶行与如山的丑闻看来,还未被揪出来的丁允恭不知有多少。“坐视这个烂政府、这群烂人若无其事地胡作非为下去吗?”

脸书粉专“逆风的乌鸦”分析丁允恭案情和预测后续发展,指出虽第一时间请辞,但丁允恭和“总统府”,都不会是看到报道才做决定,相信最迟在媒体查问回应时,“丁和府就决定断尾了,现在只是照剧本演出”。并强调,“丁允恭辞职,不是因为道德瑕疵,纯粹是为了避风头,未来一定会再安排位子给他的。”

 

 

事件戳破进步价值假象

丁允恭被爆料渣男丑闻以来,各种媒体深挖浅掘,各路八卦消息蜂涌而至,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提供了丰富的谈资笑料。然而,在一片喜忧怒骂的背后,一个不容忽视的议题值得深思,那就是岛内评论所指出的,必须关注来自政治高层、社团领袖的怪反应与没反应。因为这些上位者或意见活跃人士,他们的反应足以影响社会的价值观与是非观,相对地,该有反应时却没反应,同样也是一种双重标准的伪善。

评论认为,反应的怪异,首推“行政院长”苏贞昌,他说“丁允恭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因为私领域影响了政府跟机关,我觉得好可惜。”如此反应有三怪,首先是口气措词完全不像苏一贯的酷吏作风,面对比此要轻微百倍的小错误,苏都是动辄厉声责骂,对渣男丑闻却是这么“温柔体谅”,给外界曲意护短之感。第二怪是角色场合不对。苏是位高权大的“阁揆”,一番“好可惜”的感怀,只能关起门来说给自己人听,怎么公开对社会大众传递非正确的价值观?第三怪最严重,检讨重点完全失焦。事件最大的争议就是丁允恭身为公职人员,竟在其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跟女记者发生性行为,而办公室是公务场所,相关的设备与支出都来自公帑,丁允恭在公务场所做出这种有违公职身份、更对不起纳税人的“私事”,能算是“私领域的事”吗?这么大的争议,苏不提也罢,竟还怪起蓝营批评丁允恭“无限上纲”,这是该批的不批,不该批的反批!现实情况则是,民进党内高层不分性别都想让此丑闻“船过水无痕”。

题为“丁允恭戳破进步价值的假象”的台湾《中国时报》社论指出,蔡英文最标榜所谓的“进步价值”,甚至还说过“我们在往进步价值前进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社会大众有没有跟上”,但从对丁允恭丑闻的反应与心态来看,民进党领导人一遇上真正的考验,还是回到遮丑私了的保守窠臼中。健全性别意识,真正维护女权,原本应该超越政治斗争的泥淖,问题是,民进党真要让丁允恭戳破进步价值的假象吗?
文:方 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