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似乎不会当在野党

2020-10-09 11:00评论关闭Views: 8

jiangqichen2.webp

自从蔡英文8月28日亲自宣布美猪松绑、美牛放宽的进口政策以来,国民党这个最大在野党,除了口头批判民进党“双重标准”“不顾人民健康”之外,一直到9月6日的“全国”党代表大会才正式启动“捍卫台湾猪、瘦肉精零检出”的“反美猪公投联署”,这些对一个一心一意想要重返执政的政党而言,不只反应有点迟钝,而且力道太弱、缓不济急。

纯粹从政党竞争的角度来看,在野党的行动纲领应该是“惟恐天下不乱”,当然并不是为乱而乱,只要“乱”的有道理,一定有利于争取民心。所以身为在野党,即使没事也要找事来修理执政者,然而这次蔡英文给了国民党一个大好的“作乱”机会,国民党却不知善加利用。如果今天主客易位,以民进党的性格一定是遍地烽火、早就走上街头了。

8月23日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基诺沙市,一名黑人男子被警察从背后连开七枪射击,导致受害者下半身瘫痪,立刻引发美国多个城市爆发群众示威抗议,并演变成暴力冲突。事件发生第一时间,当前美国职业篮球(NBA)最红的球星、洛杉矶湖人队的勒布朗•詹姆斯就跳出来抗议种族不平等,并发文表示:“我们要求改变,已经受够了这种事。”三天后,正在举行季后赛的NBA球星也以罢赛力挺。

相较于美国的一般人民面对不公不义的事情,表现得如此积极主动、不惜制造社会混乱;一个以“政治”为专业的政党,面对执政党不经协商、跳过“国会”的质询,径自宣布这个“昨非今是”的政策,却表现得如此“斯文”,这似乎证明,国民党无法称职扮演在野党的角色。蔡英文和民进党应该算准国民党是行动的侏儒,连一点政治压力也创造不出来,所以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2012年马英九执政时,打算开放含瘦肉精的美国肉品进口,民进党的公职人员说了什么?当时担任台南市长的赖清德说:“为了当‘总统’,以牺牲人民健康作为交换条件,那干脆不要当也罢了!”当时的高雄市长陈菊表示,民主进步党面对“国人”健康,是没有颜色的,是不分党派的;她要求“立法院”坚持瘦肉精零检出的立场,并要求马英九立即收回成命。民进党的“立委”更是走上街头,大声疾呼“瘦肉精零检出”,并串连养猪户、学者对马政府不顾人民健康表达不满。当时的反对者,个个显得义正词严、大义凛然,彷彿是在替天行道。但是才短短八年,那些“正义使者”对蔡英文的政策似乎视若无睹、消声匿迹;有些媒体把这些人当年说过的话反问他们,他们的说词又是另一套,民进党政客的不知羞耻,在这个事件展露无遗。

执政党犯了“打脸”自己的重大错误,这本来应该是在野的国民党的大好时机,但是国民党的表现令人失望。国民党的政治人物对这项政策在口头批评上,远不如有些媒体的表现;在行动上采取“公投”,不只缓不济急,也等于放弃群众动员的机会。根据《公民投票法》,自2021年起,公民投票是每两年举行一次,投票日订于8月的第四个周末,如果国民党的“反对含有瘦肉精的猪肉进口”公投联署顺利成案,2021年8月28日可以进行投票,但是蔡英文宣布的政策,是从2021年的元旦开始上路,也就是说,明年一开始含有瘦肉精的美猪、美牛就可以进入台湾,所以国民党采取“公投”反制,显然形式意义大于实质。

国民党想透过“公投”的方式反制蔡政府,而不采取街头抗争,似乎也显示出国民党领导阶层欠缺政治智慧。到底含有瘦肉精的美猪美牛是否应该开放进口,也许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在野党,为了获得执政的机会,不只需要原本的支持者保持热度,也需要利用各种机会争取更多的支持者,就像人的身体一样,要“活”就要“动”,政治上也需要“运动”,才能增加原有支持者的参与感,维持他们的政治热情;而且“运动”所激发的社会动能,才能刺激更多原本冷漠或中立的群众,只要诉求对他们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或说服力,自己的阵营就会添加生力军。事实上一个政党要赢得执政机会,需要的并不是全体人民的认同,而是过半数人民的肯定,而透过各种运动,是找出支持者、凝聚向心力、同时提振党内士气的最佳方法。

政治上争取群众、获得民心,需要“文斗”——言辞批判、政策论述,也需要“武斗”——群众运动、街头抗争,所谓“当家的不闹事”,意思是执政党一般来说没有理由走上街头,所以“武斗”是在野党最重要的利器。国民党放过美猪美牛事件可以合理进行街头抗争的“武斗”方式,而采用软弱、耗时的“公投”,领导阶层的政治智商令人怀疑。

事实上国民党不像在野党,在韩国瑜被罢免之后的表现已经印证。2020年6月6日,对韩国瑜的罢免投票通过后,过去的政治人物、现在的媒体人赵少康先生提议,国民党应该对民进党在各地方的民意代表全面进行报复性罢免,作为反制。虽然以国民党目前的人员和经费,这样的建言很难采纳,但是赵少康基本的政治思维是可取的。因为即使韩国瑜被极高的同意票罢免,蓝营的支持者心中一定充满了难过、悲伤、甚至不满的情绪,这股怨气应该如何纾解?最好的方式就是“化悲愤为力量”,如果国民党选择绿营几个指标型人物,由党中央领军主动出击,进行报复性罢免,不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这项运动一方面可以释放支持者的不满情绪,另一方面则可以使他们的政治热情找到一个奋斗的目标,这绝对可以增加对党的认同感。但是国民党中央对于赵少康提议置若罔闻,畏首畏尾,现在几个展开罢免的地方,都是在地人士孤军奋战,支持者从怨气变成叹气!

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在野党积极挑战、甚至挑剔执政党,使执政者不敢轻易犯错,时时以临渊履薄的态度谨慎将事,这不只是天公地道,而且对全体人民有益;然而一个软弱、欠缺行动力的在野党,不仅不利于自身执政的机会,也不利于社会。有人曾经说过:“现在的国民党以为自己还在执政。”但是更精确地说应该是:“现在的国民党根本不会做在野党。”因为它的表现离“忠诚的反对党”还有一大段距离。
作者:林火旺 系台大哲学系兼任教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