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左右逢源到两难困境,股价腰斩的汇丰银行能否绝地重生?

2020-10-09 10:54评论关闭Views: 15

huifeng

老牌英资国际金融巨头汇丰控股(HSBC)近期陷入了一系列麻烦。9月20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引述美国财政部机密文件,揭露包括汇丰银行在内的多间国际金融机构涉嫌反洗黑钱不力,汇丰银行更被指在得知客户涉及一项疑似庞氏骗局之后,仍纵容其将8000万美元的资产从其美国汇丰银行的账户转至香港。

消息一曝出,汇丰控股21日股价盘后大跌5.33%,收市报29.3港元/股,股价触及25年来的最低点。对于媒体的询问,汇丰控股发布声明称对可疑活动报告不予置评,“与2012年比较,汇丰银行现已成为一间更安全的银行。”

大规模裁员、市值蒸发大半、业绩不振、取消分红等负面消息不断,中美关系紧张、香港动荡、疫情打击、洗钱指控等无疑已重挫汇丰这家国际大行。

 

 

不好过的日子估计还很漫长

汇丰控股是深受香港散户投资人钟爱的一只银行股,坊间一直有“圣诞钟买汇丰”“有买贵冇买错”的说法。

但自今年初以来,汇丰控股的股价已下跌超过50%,为香港恒生指数中表现最差的股票。市值较年初蒸发超6000多亿港元,仅剩5835亿港元,低于澳洲联邦银行市值,并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花旗集团。

这样的表现已使忠心的长期投资人信心出现动摇。

前香港联合交易所副主席的“蔡太”蔡陈葆心持有汇丰控股近 40 年,近日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已失去信心,甚至不敢想象它会反弹。” 同时,汇丰控股也逐渐失去分析师的青睐,相较于两年前评级汇丰控股为买进的比例为47%,如今已减少至16.7%。

汇丰银行以往定位“环球金融,地方智慧”,地位一直非常特殊,这种特殊性助其风平浪静时可以左右逢源,赚尽中西方的好处;可是随着中美关系陷入低谷,就左右为难、两头不是人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前曾多次点名批评汇丰银行,一是对汇丰银行表态支持《港区国安法》不满,以及一方面维持因剥夺港人自由而被制裁的人士之账户,另一方面却关闭寻求民主自由港人的户口,使汇丰银行一直无法摆脱被华府列入“金融机构制裁名单”的阴霾。

与此同时,中国也对汇丰银行频频发炮,《人民日报》狠批,华为孟晚舟之所以被美国控告,是因为“汇丰银行参与构陷,恶意做局、拼凑材料、捏造罪证,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文章更明确批评汇丰银行“太迟”表态支持北京对香港颁布国家安全立法,“中国市场不会坐视不理”。港府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公开点名告诫:中国和香港都没有欠汇丰银行,汇丰银行在中国的业务,中国和其它国家的银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

9月26日,中国商务部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后,《环球时报》首席记者Qingqing Chen于Twitter重提5月时获得的内幕,指汇丰银行与联邦快递(FedEx)极可能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按《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被列入清单的实体,可被施以一项或多项措施,包括“限制或禁止其在中国境内投资”和“其他必要的措施”等等。一旦汇丰银行受中方制裁,在内地以至香港的营运势必遭殃。

亲北京阵营不满汇丰银行,示威者阵营视汇丰银行为亲北京势力的一员。汇丰银行可谓是蜡烛两头烧。

受新冠疫情影响,汇丰控股2月份曾宣布,将缩减全球23.5万名员工之规模,裁减约3.5万人。在英格兰银行要求停止2019年第4季度的分红后,汇丰控股于4月底宣布暂缓裁员计划。但仅仅持续到六月,汇丰控股就宣布将恢复大规模裁员计划。

汇丰控股公布的2020年中期业绩显示,其2020年上半年税前利润同比下降65%,为43.2亿美元,其中亚洲地区的除税前利润达74亿美元,凸显亚洲对集团的重要性。

此外,因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对业务的影响,迫使汇丰控股提高了贷款损失拨备。其中,列账基准预期信贷损失增加57亿美元,升至69亿美元;客户贷款的预期信贷损失准备则从2019年12月31日的87亿美元,增加至2020年6月30日的132亿美元。

9月底时,世界银行属下国际金融公司(IFC)亚太区副总裁Alfonso Garcia Mora曾发出警告,新冠疫潮重挫亚太区企业,破产数字将大增三成,现时不少企业在各地政府扶助政策下尚可延长还款,但银行在6至12个月后可能发现不良贷款比率并非2%,而是20%。

汇丰控股今年上半年亚洲业务列账基准除税前利润占比幅度高达171.3%,会否是该行另一个计时炸弹?

高度依赖香港以及内地市场,但作为国际银行不得不遵从美国的法律规定,汇丰银行陷入两头也不能得罪、两头也不讨好的困局,加上潜在坏账问题,估计这只“大笨象”不好过的日子还很漫长。

 

 

不算“体面”的发家史

汇丰银行全称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1865年3月3日在香港开业,上海分行于一个月后投入运营。

熟悉大英帝国历史的都知道,汇丰银行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不是一家单纯的商业机构,具有浓厚政治色彩。长期以来,通过在中西方融通之间扮演着桥梁作用而大发横财。

在成立后的第一个10年里,汇丰银行先后在上海、福州、厦门、宁波、汕头、汉口等处设立分行或代理机构。到19世纪80年代,汇丰银行在中国建立起了一个北起天津、南临北海、从台湾延伸至汉口的金融网。

西方列强和外国资本对中国的殖民掠夺,催生了汇丰银行的早期繁荣。

1874年,清政府为巩固台海防卫发行国债,即“福建兵防借款”,汇丰银行接单。这是汇丰银行向清政府借出的第一笔贷款,借此打开了中国内陆市场。《汇丰金融帝国》一书中曾记述,从1874-1890年这16年,汇丰银行一共借给了清朝政府2898万两白银,占了清朝总借款的70%。

1890年代以后,西方列强把对华贷款视为瓜分中国的手段之一,激烈争夺借款优先权。其中,占得先机的汇丰银行独占鳌头,并在每一笔贷款中附加苛刻条件。

此外,通过垄断国际汇兑,汇丰银行还控制了中国的对外贸易。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汇丰银行买卖外汇总值可占上海外汇市场成交量的60%-70%。

1949年后,汇丰银行结束了在中国内地的业务,仅保留上海分行,但作为改革开放前硕果仅存的两家在沪的英资银行之一,依靠经营外汇业务仍是赚得盆满钵满。

在香港大本营,汇丰银行更是风生水起。1965年,香港发生银行危机。恒生银行多次发生挤提事件,蒙受巨大的损失,汇丰银行通过收购51%股份成功取得恒生银行的控股权。借此,汇丰银行除去了香港银行业最具威胁的对手,奠定了其在香港银行零售业的垄断优势。

在此期间,汇丰银行连同其它两家银行同时获得了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发钞权。而且,香港政府还成为了汇丰银行的主要客户。那时的汇丰银行,被人们戏称为“香港央行”,可谓风光占尽,利益独享。

到1991年,汇丰银行的存款占到全港银行存款的40%,总利润的60%来自香港市场。至今,香港仍是汇丰控股的绝对“基本盘”,2019年,汇丰控股全年税前盈利133亿美元,其中90%来自香港。

在立足香港的同时,汇丰银行面向全球、谋划起新的“帝国版图”,打出了“全世界的当地银行”的旗号,奉行多母国发展模式,淡化英资企业形象,通过并购和在当地上市的手段、以“共享”当地金融市场的姿态进行全球扩张。

在香港回归中国已不可逆的情况下,1990年,汇丰银行宣布在英国成立汇丰银行控股有限公司,银行总部撤回伦敦,原在香港的汇丰银行成为旗下附属公司。汇丰银行的这一举动,当时影响极坏。

 

 

未来重心进一步集中在亚洲,尤其是中国

香港回归后,汇丰银行摇身一变,以外资银行身份重新进军中国内地,成为首批可在上海浦东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银行之一。2007年4月2日,汇丰银行中国正式开业。

截至2019年12月底,汇丰银行中国共有171个网点,包括34间分行和137间支行,其中有83个网点提供小微企业服务。

根据路孚特数据,在向最终母公司是中国企业发放的银团贷款排行榜中,汇丰银行是排名第八的主办行,在外资银行中排名第一。再观其2019年第四季度的报告,汇丰银行在欧洲市场亏损37.08亿美元,在北美市场亏损2.75亿美元,在中国香港税前利润26.14亿美元,在中国内地税前利润6.09亿美元。

今年2月份,汇丰控股就曾表示,将缩减其在美国、欧洲大陆的投资银行业务,准备将重心进一步集中在亚洲,尤其是中国。汇丰控股行政总裁祈耀年也表示,该集团未来的业务增长机会,将主要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珠三角地区。

今年7月,汇丰银行宣布新增中国内地投资,筹备设立一家金融科技服务公司,扩大财富管理及保险业务。

据港交所最新披露的信息,中国平安在9月23日以平均每股28.3港元的价格,耗资3亿,增持汇丰控股108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由7.95%升至8%,成为汇丰控股第一大股东。彭博数据显示,中国平安近3年持股已暴跌约86亿美元,选择在此时出手,实为逆势增持。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通过,英镑贬值、英国GDP大幅下降等等利空因素让市场对银行股的未来无比悲观。而汇丰控股在脱欧公决前就未雨绸缪,及时将20%的办公室搬到巴黎。

汇丰银行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还是取决于汇丰银行自己的诚意和抉择。不过,从汇丰银行近100多年来的利益至上、灵活多变的总部搬迁史来看,答案好象也不难猜。

正如汇丰控股的2020年中报所述:“目前中美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势必令汇丰这类业务网络庞大的机构挑战重重。我们将以客户的长远需求及投资者的最佳利益为先,应对各种政治挑战。”
文:马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