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实施之后的香港市场前景

2020-09-25 16:25评论关闭Views: 1

xianggangguoan

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大高票通过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与执行机制的决定”,并于7月1日已在香港正式实施。对中国涉港国安立法,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立即叫嚣要对香港采取制裁措施,企图打击国际社会对香港的信心,动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目前所见,美国出台的制裁措施就是美国国会通过并且由特朗普签署的所谓“香港自治法案”,终止了对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地位,以及禁止美国向香港出口警用设备等,但这些制裁措施对香港影响十分有限,与美国所扬言的要将香港置于死地的气势相差十万八千里。显然,美国完全没有达到其制裁香港的目的,那么,美国会就此善罢甘休吗?

 

美国制裁香港影响有限

 

据美媒报道,美国政府拟考虑打击港元,攻击联系汇率,将香港踢出SWIFT系统。如果这项制裁措施真的出台,那么,香港的银行将无法进行美元作业,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也将与美元进行切割,所有持有美元的国际投资者意图进入香港投资经商,都将无法通过银行或者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兑换成港元,美元在香港将停止流动。

毫无疑问,如果美国真的实施这项制裁措施,对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肯定会带来巨大冲击,但是,给美国自己带来的损失绝不会小于香港,甚至会损害到美元霸权的根基。目前在港美企超过1300家,近8.5万美国人在香港生活。香港是美国第19大贸易伙伴,是美国贸易顺差的最大单一贡献者,也是美企在亚洲的主要商业运营基地之一,分别有290家企业地区总部、434家企业将地区办事处设在香港。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中,美国承认香港为“独立关税区”,这也是世界贸易组织相关条约中所规定的。据美媒报道,香港失去独立关税区地位,美港之间优惠税率被取消,威胁到每年670亿美元的双边货品和服务贸易额。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美国对香港实施全面制裁,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在港利益巨大,美国对香港实施的所有制裁措施,最终结果都是美国得不偿失。

以美国在香港从业的8.5万人为例,这些人在香港主要从事的是投资和经商活动,通过这些美国商人,在中美之间直接和间接建立了诸多的商业管道。试想,如果美国对香港进行最极端的制裁,那么,这8.5万美国在港人员就会立即陷入失业返回美国的境地,通过他们建立起来的中美之间的营商网络和渠道顷刻间崩塌,由此带来的后果美国政府当然心知肚明。

更可怕的是,由于香港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国际金融中心,如果美国像对待伊朗一样强行将香港排除在美元结算体系之外,那么,美元立即就变成了一种区域性货币,而且由于之前美国政府多次向朝鲜、伊朗、委内瑞拉、俄罗斯等国挥舞美元霸权的制裁大棒,如果再向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下毒手,那么,美元的国际信誉也将一落千丈,今后,没有哪个国家、国际组织、企业、公司或者个人投资者敢相信美元了。可以断言,如果美国将香港剔除出美元结算系统之外,在美元霸权日益飘摇的今天,无异于给美元自掘坟墓。也正是由于意识到对香港采取金融打击可能给美国自己带来不可承受的严重后果,因此,近日美媒透露,美国政府内部已经将试图通过金融打击对香港实施制裁的选项排除在外了。

面对美国的制裁,早前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接受内地媒体专访时曾表示,特区政府已为美国对港采取的各种经济制裁措施做了“充足应对准备”,包括美国在独立关税地位、敏感技术进口和联系汇率三方面打击香港,香港都不会受到严重影响。他更指国家的支持将成为香港应对一切不利局面的底气,香港也一定会为国家守住金融安全的大门。

 

内地是香港繁荣稳定靠山

 

其实,美国对香港的打压和制裁效果究竟如何,最终取决于中美两国的经济较量,因为既然美国要制裁香港,那么,中国就必然要更加坚定地维护香港,确保香港的繁荣稳定。如果中国的保护力度足够强大,那么美国的制裁最终将失效。

美国虽然是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但美国经济总体上处于走下坡路的衰弱状态,尤其目前新冠疫情肆虐背景下,美国经济可谓自顾不睱,因此,其能够祭出的“撒手锏”对一些小国或许会产生致命影响,但对于背靠中国内地这个正在全方位崛起且对美国呈现赶超之势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香港来说,美国任何力度的制裁都无法撼动香港的地位。

香港回归之前,美国及西方反华势力就已经预谋“香港之死”“香港变臭港”。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虽然表面上是索罗斯为代表的华尔街金融大鳄对香港发动全面的金融攻击,但其背后则是美国政府撑腰指使。然而,在中国政府强有力的反制之下,美国阻击香港的阴谋没能得逞。当时在中国的经济实力与美国仍有较大差距的背景下,华尔街金融大鳄面对中国政府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强大决心尚且知道知难而退,在时过境迁的今日,中国经济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与美国的差距大大缩小,面对今天中国政府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强大威慑力,美国金融大鳄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有鉴于此,对于美国所采取的任何制裁措施,香港社会和国际投资者都无须过多担心,美国经济已是外强中干,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了。

令人感慨的是,早在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时,为了挽救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于危难之中,美国政府深知中国有能力帮助美国走出困境,于是美国政府派出财经高官前往中国恳请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国债。由于当时中美关系处于相对良性状态,中国政府从国际发展的大局出发向美国伸出了援手。然而,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政府开始千方百计加以遏制,但美国政府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从2018年10月份开始,特朗普政府不断对中国进行极限施压实施贸易制裁,然而,2019年中国的对外贸易增长几乎没有受到影响,而美国在中国的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不断下降。这种局面不仅完全出乎美国政府的预料,也令全世界为之惊叹。

以往的历史表明,中美的经济较量美国并不占上风,而且越来越处于被动状态。同样,这次美国想制裁香港也绝不可能达到目的,即便失去了与美国的经贸往来,也不会对香港产生致命性影响,增加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足以弥补美国所留下的空缺。美国对香港的制裁结果如何,看看国际投资者的反应就一清二楚了。

 

国际资本对港投下信心票

 

不久前,港交所公布与国际指数公司明晟(MSCI)签订协议,获授权未来十年在香港推出一系列MSCI亚洲和新兴市场指数期货及期权产品。有评论指:“这无疑是一场及时雨,反映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无可替代,依旧是汇聚国际资本的理想市场,各方应珍惜和呵护这得来不易的金字招牌。”这也显示国际大行对香港市场的前景充满信心。

出乎美国政府预料的是,美国阻止中国企业在美上市,却给香港带来了机会,香港股票市场成为了内地企业追捧的最热门市场,港股的集资融资中心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巩固。据美媒报道,在制裁背景下,由于中国企业放弃在美上市,而选择回到香港上市,预计将会令香港股票市场吸引多达5570亿美元(约合4万亿人民币)的资金。预料未来一段时间中资企业在香港IPO的数量将会显著增加,香港股市将会迎来新一波的中资企业上市热潮。而据香港金融界人士透露,近期国际资本持续流入港元体系,港元表现强势并且逼近港元联系汇率的强方保证线,以至于金融管理局不得不多次出手干预买进美元抛售港元,以弥补市场对港元的需求。这种现象充分显示了国际投资者对香港金融体系和港元以及香港金融市场充满信心。

环顾全球,全世界的投资者都非常清楚,香港是国际资本的最佳栖息地,香港的优势独一无二,香港在全球建立起来的营商环境口碑和品牌是不可复制的,也是不可取代的。首先,香港是全球公认的最自由经济体系,更是全球投资者趋之若鹜的投资目的地;香港的法律体系和制度与国际接轨,营商网络、物流网络、航空航海网络通达世界各地;香港的各种专业服务机构成龙配套,并且已经成为与纽约、伦敦齐名的世界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其次,香港拥有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得天独厚的条件,并与大湾区9+2城市一起在全球范围内集聚各种生产要素,向世界展示更强大的经济与市场辐射能力。再次,香港以其独特的宜业宜居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资本、人才滚滚而来,已经成为世界上有名的资本高地、人才高地。目前,香港与深圳、广州、东莞一道正在构建穗莞深港科技走廊,同时与深圳携手共同打造落马洲科技园,香港作为全球科技产业高地的雏形已经轮廓初现。显而易见,香港经过多年积累所形成的雄厚基础及强大软硬实力决定了香港自贸港的重要地位难以动摇。

不难理解,香港拥有的最佳国际营商环境、良好法律保障,以及诸如较低的税费、资本的自由流入和流出、轻松兑换货币、与国际接轨的大量专业机构和人才及其他中介服务等得天独厚优势条件,已成为香港吸引外国投资者无与伦比的魅力所在;特别是香港背靠的中国内地经济发展强劲,商机持续涌现,更是国际资本无法离开香港的最大吸引力。

 

港元挂钩人民币势在必行

 

不过,此次美国打压香港,倒是给香港提了个醒,美国市场是靠不住的,以往香港把眼光盯着美国的思路需要进行调整和改变。为了避免美国因素可能对香港带来的不利影响和冲击,内地和香港特区政府都必须未雨绸缪,尽早采取一篮子防范和应对措施,其中一项特别需要强调的对策,就是尽快实现港元与人民币的挂钩。虽然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还十分有限,还不能实现完全的自由兑换,在国际储备和国际结算体系中所占比重还无法与美元甚至欧元相提并论,但美元与欧元正在走下坡路,而人民币却蒸蒸日上,成为国际硬通货是不可阻挡的大趋势。

当前,港元与美元脱钩而与人民币挂钩不仅是避险的需要,更主要的在于此时作出调整时机已经成熟,可谓恰逢其时。第一,疫情正在改变世界经济和金融格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中国将是今年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国家,从目前的国际资本流动趋势来看,中国已经成为了国际资本的避风港,而且香港也深受其益。在这种大背景下,受到中国经济强劲支撑的人民币将是港元理想的挂钩对象;第二,人民币无论在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体制中还是在新兴国际金融体系中都占据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自2016年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以来,人民币便正式跻身全球精英货币行列,而且在一篮子货币中的权重居于美元和欧元之后,位居第三位,与此同时,中国主导或发起的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新兴国际金融机构都在助推人民币走向国际,而且已经开始有国家和地区已经将自己本国货币与人民币挂钩。可以说,与人民币挂钩很可能成为未来国际金融变革的一个趋势;第三,中国改革开放快马加鞭国门越开越大助推人民币走向世界。2020年6月1日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宣布,将海南打造成为中国的自由贸易港,资本项目的开放将在海南率先实行。这不仅意味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而且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加速推进,人民币自由兑换将指日可待,人民币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地位将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断提高;第四,人民币的国际结算系统CIPS已经运行多年,全球已经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入了CIPS系统,人民币的结算规模也越来越大,如果港元与人民币实现挂钩,将激发香港推动CIPS在全球成网的动力。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有充分的条件和巨大的优势支持协助CIPS在全球延伸。

总之,如果在当下对港元联系汇率制度进行调整,实现港元与人民币的挂钩,一定能够做到平稳顺畅,一气呵成。这也是美国打压香港制裁香港给香港带来的启示。

 
作者:颜安生 系香港《经济导报》总编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