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时代力量”党正走向末日之途

2020-09-25 16:09评论关闭Views: 5

panxitang1

台湾岛内“时代力量”党主席徐永明涉入SOGO百货公司经营权的收贿事件,导致“时代力量”爆发退党潮。这波退党潮固然是徐永明涉及收贿所引爆,但其远因则是该党因路线问题陷入分裂,造成政党发展不进反退。溯自“时代力量”虽挺过2019年退党潮之泡沫化,但党内派系斗争问题却未解,如今徐永明涉贪退党止血,“时代力量”面对前所未有的危机,自家人却只顾内斗、放话,不论谁当党主席,也难挽救分崩离析的命运。换言之,徐永明卷入收贿案,对“时代力量”无疑是海啸般的伤害。网络声量统计,“时代力量”的形象跌幅远大于蓝绿两党。

“时代力量”党的问世,是由“太阳花反服贸”与“洪仲丘案”催生,也跟“反都更”“大埔事件”有着间接关联,可以说该党的崛起,在于看准台湾民众厌倦蓝绿两党相争。在马英九比较低迷的第二任期,“年轻”和“进步”成为最大的政治正确。深谙包装的“时代力量”,推出几乎清一色俊男美女,搭配精美文宣,果然抓得住崇拜青春的潮流,成为台湾政坛耀眼的新兴力量。

然而,组党后的“时代力量”党,却无法吸纳及兼容并蓄这些不同“公民运动”的精神。尤其在组党后,“时代力量”从未能摆脱“小绿”的质疑,“时代力量”虽然也会揭弊,以示对民进党的监督,但其力道却远不如对国民党的监督。对于民进党执政的诸多弊端,“时代力量”不是闭口不谈,就是轻描淡写带过,但在意识形态这端,“时代力量”却表现得“比民进党还更民进党”。例如在媒体管制上,“时代力量”主张要消灭特定媒体,并且常提出比民进党还要激烈的主张。“时代力量”一方面要当监督民进党执政的在野党,但监督却经常放水;一方面主张公平正义,但一遇“统独”的意识形态,就把公平正义抛诸脑后。目标不清,行径取巧,正是时力党的最佳写照。

2019年“时代力量”爆发的第一波出走潮,引爆点就是路线之争。而此次“时代力量”台北市议员的集体退党,其实是亲“大绿”的“林昶佐派”与坚持走独立自主路线的“黄国昌派”的再度碰撞。更重要的是,“时代力量”在“统独”光谱与政治路线上,早已沦为民进党的侧翼与附庸,唯一能够区隔出自我优势的就是清廉反贪与社会正义,但如今却完全走偏方向进入死胡同。对照徐永明与黄国昌“立委”任内在“立法院”,以“时代力量”党团名义提案修法,主张落实《联合国反贪腐公约》,公务员只要收受逾新台币一万元馈赠都要用刑罚严惩,徐黄二人还说要增设“不法关说罪”,避免公务员收贿而滥用其影响力进行关说,并提高贪污罪执行的假释门坎;如今不仅爆出徐永明涉嫌期约收贿,开公听会还有价码,而黄国昌至今未公开表态吭声,今昔对比格外讽刺。

再进一步言,当承担台湾希望的年轻人看到连“太阳花”世代,还有标榜“清廉反贪”的“时代力量”领导人,都在世俗利益的潮流下沉沦,他们到底是感受到对司法制裁的恐惧,还是反而被从政后能快速进入利益巧门的诱惑所吸引?更重要的是,SOGO行贿案,让台湾民众看清,关于收贿、威吓、黑箱协议等不法行为,旧时代不法的“立委”会做的事,“时代力量”也做,这些事与年龄、党龄、意识形态都无关,而与道德操守有关。“时代力量”说一套、做一套,以清新、廉洁骗取选票,尤为令人不齿。换言之,经SOGO收贿案,终让大家看清楚,这个年轻政党已走上旧政治贪腐的老路,创党5年的“时代力量”,恐已走到穷途末路。

总之,“时代力量”除了内部问题外,虽然在议题领域上有所擅长,但鲜明的意识形态色彩,也命定式地决定这个新兴政党的悲剧宿命。尤其,“时代力量”紧抱“反中”意识形态的结果,是沦为“大绿”民进党的侧翼,渐渐步上了台联党之自主性不足而没落的后尘。再者,“时代力量”在“统独”光谱上比民进党还更“独”的结构,堪称其在意识形态的局限性。台湾民意超过5成的多数仍是支持维持现状。因此“时代力量”的意识形态路线,本身票源就有限,更何况,在其难以争取多数维持现状派支持的同时,还要与民进党和基进党抢夺偏“独”派的认同,使得该党在台湾政党政治有逐渐被边缘化的倾向。一言以蔽之,陷入内斗、干部出走、意识形态受到先天限制的“时代力量”,已然正在走向末日之途。

 

作者:潘锡堂 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