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上台对中国更有利?之特朗普&拜登对华政策对比清单

2020-09-18 11:18评论关闭Views: 947

meiguodaxuan

随着11月3日的临近,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中美关系剑拔弩张之际,中国问题成为本届美国大选最受关注的外交政策问题之一。

寻求连任的特朗普将“对中国强硬”作为他竞选核心策略之一。无论是在任政策还是大选政纲,特朗普几乎都离不开中国,他曾以中国不喜欢他而指中国会干预大选令他落败。

对比特朗普团队,拜登和民主党则显得有所保留,此亦成为特朗普攻击的重点。特朗普不断将拜登说成是中国代言人,称其为“北京拜登”,声称如果拜登入主白宫,中国将会“拥有”美国,而美国人将不得不学汉语。

但拜登真的“很北京”吗?我们不妨一起来对比下,在涉华议题上,两位总统候选人前前后后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再从中推敲大选后美国对华政策究竟会有何改变。

 

1、关于贸易战

特朗普:入主白宫前,特朗普就指中国在贸易上“强奸”美国,是史上“最厉害的盗窃行为”,要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上任大半年后,特朗普下令依据“301条款”对中国是否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展开调查,此举被视为他针对中国采取的第一个直接贸易措施。此后中美开打史上最大规模贸易战,并持续至今。

特朗普提出在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将:把100万个制造业工作职位从中国转回美国、为这样的企业提供税务优惠、从中国采购的公司将与联邦政府合约无缘等。

“我会一如以往地确保我们的公司把就业机会留在我们的国家。拜登的计划是中国制造,我的计划是美国制造。”
拜登:近日刚通过的2020年民主党政策纲领批评了特朗普对中国征收数十亿美元的关税,称此举“鲁莽”,“根本没有胜算计划”,还给美国的农民、厂家、工人和消费者都带来巨大的困难。

拜登早前就抨击过特朗普发动贸易战不明智,他坚持维护多边贸易协定、反对保护主义的立场,但他认为中国仍然没有能力监管国际贸易,无法确保贸易的透明性,同时也强调美国必须制定和主导贸易规则,“要为美国农民谋求最好的贸易协定”。总体基调是“反对贸易战但仍对华施压”。

 

2、关于汇率
特朗普:特朗普选举期间就说上任第一天就要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2019年8月,美国政府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是美国25年来首次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2020年1月,中国同意不死守人民币兑美元1:7的心理关口,之后,美国将中国从汇率操纵国名单中移除。

拜登:民主党党纲特别点出了汇率、补贴等方面的“担忧”,强调了要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试图操纵货币和汇率,用倾销或者提供不公平补贴等方式破坏美国制造业的国家进行制裁。但也表示了民主党不打算陷入“自我毁灭式的、单边的关税战争中”,也不打算陷入冷战,因为这样做“使我们的政策过度军事化,伤及美国工人。”

 

3、关于南海
特朗普:特朗普上任至今就南海议题态度释放的态度变化多端。特朗普上任3个多月时,美军欲巡航南海争议岛屿黄岩岛被五角大楼否决。美国媒体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南海巡航减少。2017年11月,特朗普访华,和中国签订多项协议,相关内容被指比奥巴马时代的态度温和。随着中国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屿的推进,美国在2017年底开始推行“印太战略”,以台湾为代表的一些地区或国家积极配合,并争取美国海空力量的支持,以保障自身战略利益。2020年8月,特朗普政府将24家中国公司添加到禁止购买美国产品的政府名单,理由是它们帮助中国军方在有争议的南海建岛方面发挥了作用。

拜登:民主党党纲称,在军事层面,美国将继续加强军事力量在亚太的部署,主张扶持盟友和伙伴国家以牵制中国,因为“破坏这些优势只会让中国共产党得到好处”。“民主党人认为中国带来的挑战主要并非军事方面的,但我们仍然将阻吓并对咄咄逼人做出回应。在南海将抵制中国的军事威慑维护自由航行。”

 

4、关于台湾
特朗普:在台湾问题上,共和党决议沿用2016年的党纲,将基于《台湾关系法》信守1982年美国总统里根对台提出的六项保证,反对两岸任何一方采取片面举措改变现状。

但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台关系迅速改善:

2018年3月,特朗普签署生效《台湾旅行法》,授权美国所有层级的官员均可访台,与台湾官员会面,台湾官员亦可以“受尊重”的形式访问美国;

2018年12月,签署生效《2018年亚洲再保证倡议法》,重申美国履行对台湾的安全承诺;

2019年5月,美国众议院通过《2019年台湾保证法》,要求美国对台军售常态化。目前正等待参议院的立法程序并协调出两院统一版本;

2019年7月,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出访过境美国,并在哥伦比亚大学演讲;

2020年3月,签署生效《台北法案》,法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协助台湾巩固“邦交”、参与国际组织以及增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

2020年8月,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访问台湾,这是1979年以来访问台湾最高级别的美国政府官员;

据台媒9月10日消息,美国国务院第3大高官、次卿凯克拉奇将于9月17日至19日访台,主持“台美经济与商业对话”,如果凯克拉奇成行,将再次创下美国最高等级官员访台纪录。
拜登:民主党因在最新党纲关于台湾的表述上删除“一个中国”政策而引起外界高度关注。党纲称,“民主党信守对《台湾关系法》的承诺,也将持续支持台海两岸议题在符合台湾人民愿望与最佳利益的情况下和平解决。”

相比之下,2016年通过的党纲的表述是:“我们信守对‘一个中国’政策及《台湾关系法》的承诺,也将持续支持台海两岸议题在符合台湾人民愿望与最佳利益的情况下和平解决。”
5、关于香港
特朗普:特朗普称过去以优惠形式让香港“自由”及有作为,美国反而因此吃亏,并于今年7月签署生效《香港自治法》及行政令,终止了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待遇,取消了对香港的优惠待遇,包括对香港护照持有人的优待;取消对香港出口、转口等贸易牌照的优惠;对涉及国安法的香港官员、警察等个人和实体实施经济制裁;9月25日起,出口美国的香港制造商品必须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等等。

拜登:民主党党纲称,在香港问题上,民主党将全力执行《香港人权和民主法》,该法案是美国在2019年11月订立的,要求美国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以决定是否维持给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6、关于科技与国家安全
特朗普:特朗普近年以“国家安全”为由推出了一系列强硬政策制裁中国科技企业,包括封杀华为、中兴等通讯巨头、下令字节跳动在90天内出售TikTok等。在金融领域,宣布了把不遵守美国会计标准的中国企业赶出美国股市的方案等。

特朗普今年5月宣称,“一些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公民窃取了知识产权,帮助中国实现了军事现代化。”9月9日,美国宣布已撤销1000多名中国公民的签证,此举被视为暂停具有“安全风险”的学生和研究人员从中国入境。

有外媒称,特朗普政府还在加大打击中企的力度,正考虑是否将中国顶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列入“贸易黑名单”。

拜登:民主党党纲称,将对抗中国和其他国家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图谋,并要求这些国家停止对美企的网络间谍活动。

与特朗普打压中国科技的逻辑不同,拜登更看重美国能继续提高自身的实力,强化创新,赢得未来与中国的竞争。他认为从清洁能源到量子计算,从人工智能到5G,美国没有任何理由落后于中国。

拜登承认中国的存在对美国是个特殊的挑战,对此,美国应该加强与盟友的经济合作,而不是摧毁美国精心构建起来的国际体系。拜登强调,如果美国不能对华强硬起来,那么中国终将会把美国公司的核心技术掠夺一空,中国的国有企业会利用政府的补贴持续地在国际贸易中进行不公平的竞争,并将成功统治未来的科技领域。
7、关于朝鲜无核化
特朗普:为了阻止朝鲜的核武计划,特朗普上任后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进行了三次会面。在此问题上,他似乎希望寻求中国的帮助。

2018年6月第一次“特金会”时,朝鲜承诺致力“全面去核化”。特朗普当时盛赞中国和“好朋友”习近平,他表示,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国家,“有一个很好的领导人,同时也是我的朋友”。

特朗普是首位踏入朝鲜领土的美国现任总统,但除开这个媒体给的 “历史性”标签外,细化落实核协议一事并未得到推进。

拜登:拜登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不会继续与金正恩的个人外交,并称会晤是一种“面子工程”,只有在加上“推动无核化进程的实际战略”先决条件后才会举行。

在民主党看来,美国处理与中国的关系应该“有自信”,自信能够领导国际各方力量遏制恶意行为,并在防止核武器扩散等彼此关心的问题上寻求合作,“确保美中竞争不会危及全球稳定”。

 

8、关于朋友圈
特朗普:特朗普一上任即践行强势的“美国优先+单边主义”,想要在外交上结成西方对华统一阵线,对他来说比较困难。

但特朗普政府近期的一系列举动越来越清晰地表明其正试图布局全球,建立一个世界联盟压制中国。美国接触的国家中既有其传统的西方盟友如英国和澳大利亚,也有中国的邻邦印度以及一些中立国家。这些努力有些已初具雏形,但随着美中抗衡的形势变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给各国带来的疑虑及自身利益考量,这个国际联盟存在诸多变数。

拜登:民主党党纲指责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导致“美国孤立”, 特朗普“攻击了我们的力量来源,掏空了美国的外交政策,撕碎了国际承诺,削弱了我们的同盟,并玷污了我们的信誉。” 党纲称,“削弱那些力量不会使我们‘对中国强硬’,它将成为一个送给中国共产党的礼物。”民主党承诺修复同盟关系,重回世卫、《巴黎协定》等国际组织,对中国的做法“将依据美国的利益及我们盟友的利益”,塑造并执行反映美国价值的国际秩序。

拜登提出要建立一个中国“忽视不起”的国际联盟,并预测中国将无法抵御,因为联盟占据了世界一半以上的GDP。但这个联盟到底指的是什么,他则一直很模糊。

 

 

民主党的对华政策尚有很多未知之数,毕竟民主党尚未入主白宫。但维护美国霸权、压制中国发展很明显已成为共和与民主两党的共识,只是实施策略的不同而已。

当然,大选季本质上就是政治秀的季节。说归说,做归做,不能把竞选说辞太当真。

同样的话,也适用于将于9月29日开始进行的一系列总统竞选辩论会。

届时特朗普和拜登又要怎么秀,我们且坐等看戏。

 

 

文:马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