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万安会是下一任台北市长吗?

2020-09-10 11:07评论关闭Views: 7

jiangwanan

近日,国民党台北市党部主委黄吕锦茹证实国民党籍民意代表蒋万安将参选2022年台北市长,引发外界关注。

脸书粉丝专页“声量看政治”9月6日显示,目前几位国民党内政治要角的新闻声量,准备参选2022年台北市长选举的蒋万安,占当日国民党新闻的29.55%,仅次于党主席江启臣的31.81%,远超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新北市长侯友宜,而引发“韩流”的高雄前市长韩国瑜仅有2.24%,排名倒数第二。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最新民调结果显示:2022年台北市长选举如果蓝绿对决,蒋万安对上民进党推出的台当局卫生部门负责人陈时中或基隆市长林右昌,蒋万安民调均胜过两人。即便被视为台北市长柯文哲接班人的台北副市长黄珊珊,及“时代力量”前主席黄国昌加入战局,在四党混战局面下,蒋万安仍以37.4%的支持度稳居第一,其次为陈时中的35.1%,第三为黄珊珊的10.7%,最后一名则是黄国昌的5.5%。

换言之,以目前台面上受到讨论的可能人选中,蒋介石曾孙、蒋经国之孙蒋万安可谓是蓝军光复台北的第一人选。

 

勿忘在莒 得名“万安”

 

蒋万安1977年出生于台北市,他的父亲、台湾前“行政院副院长”蒋孝严原本从母姓章,直到2005年,才由章孝严改姓蒋,其子女亦同时改姓。从隐姓埋名到认祖归宗,这背后藏着一段这个显赫的政治豪门的隐密往事。

1937年,从苏联回来不久的蒋经国,被父亲蒋介石派往江西南昌,因工作关系,他结识了担任他秘书的章亚若,不久后两人相恋。不过当时,蒋经国已与夫人蒋方良结婚3年。1942年3月,章亚若为蒋经国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这两个非婚生孩子,只能随母亲的“章”姓,但名字被蒋介石定为孝严、孝慈,与蒋经国的其他儿女一样,是“孝”字辈的。可惜不到半年,章亚若意外被害,内忧外患之下,蒋经国便委请孝严和孝慈的外婆,带着尚在襁褓之中的他们,从桂林跋山涉水前去江西万安避难安居。蒋氏兄弟因此得以逃生。

说起蒋万安的名字,蒋孝严曾说:“我儿子万安的名字,是经国先生取的。万安出生后,经国先生听了之后很高兴,思考了几天告诉我,孩子就取名为万安……因为我自己就是在江西万安长大的,那里是全江西最穷的一个县。经国先生取名万安,就是要我和万安本人,知道毋忘在莒,经国先生借着儿子的这个名字告诉我,记得你小时候经历的辛苦岁月。”

与一众友字辈的兄弟姐妹们相比,2005年方才认祖归宗的蒋万安几乎算是蒋家门外的孩子,但如今他的成就凌驾于所有的同辈人。

蒋万安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毕业后,随即赴美国留学,先后获得宾州大学法学硕士和法律博士学位,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随后,他又在硅谷当律师长达七年之久,并于2011年在旧金山合伙创办万泽国际法律事务所,代表多家美国上市公司向美国证监会处理各项申报业务,并提供公司治理、集团组织架构重整、商业投资规划等相关咨询,在学业和事业上亦是天赋超人。

除了求学和专业的经历亮眼,帅气的外貌,更是引人注目。马英九曾经当面称赞他“真是帅”。

虽然“高富帅”集于一身,蒋万安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专情好男人。2009年,蒋万安与妻子石舫亘在台湾举办婚宴。两人共同设计的喜帖上印着这段话:“怀着相同的梦想,我们在政大相遇;十年相知相惜,彼此扶持成长”。

蒋万安与石舫亘在政大求学相识,之后携手赴美求学,经历了十年的爱情长跑,最终修成正果。蒋孝严对媒体说,“我对这对新人非常满意,因为他们在大学的时候就认得,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2011年6月,石舫亘在美国生下儿子,取名蒋得立。

 

“王子复仇记”

 

“‘中华民国国家元首’依宪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

蒋经国晚年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的这句话,一度被引申为他对后代下了“不许从政”的死命令。于是,当蒋友柏、蒋友青等蒋家第四代对政治避之不及,而同辈分的蒋万安却乐于接下父亲蒋孝严的“政治衣钵”时,外界对此既好奇又意外,甚至一度将之解读为“违背祖父遗愿”。

对此,蒋万安说:“我没有用蒋家的身份去参选,但这个身份大家也知道。”他表示,会用自身的努力,让外界知道,他不只是蒋家第四代。事实上也是如此,他凭借平民的作风,一步一脚印,通过努力,逐步获得台湾选民的认同。

2015年3月,蒋万安参加国民党第九届“立法委员”党内初选,并于初选前主动放弃美国绿卡。4月由于时任“立法委员”罗淑蕾党内第一阶段民调未能赢蒋万安逾5%,须进行第二阶段党内初选。5月第二阶段党内初选中,蒋万安反以平均55%支持度,大比例胜出罗淑蕾的44%,获得国民党台北市第三选区第九届“立法委员”提名。有趣的是,蒋孝严曾于2011年4月第七届“立委”党内初选民调中,以不到1%的差距败给罗淑蕾,而蒋万安这次胜出初选,被媒体形容为“王子复仇记”。蒋万安对此也不讳言“身为儿子要帮父亲出口气”。

之后,蒋万安在国民党大环境极为不利的状况下,以接近9万票小幅领先(超3000票)主要对手潘建志,为国民党赢得宝贵一席“立法委员”,尽管此举比其父蒋孝严于2008年创下6成得票率的纪录略逊一筹、更较2012年罗淑蕾夺下近12万票相差甚远,却稳住了他从小长大的松山区蓝军票源。有评论说,国民党老将在该次大选中纷纷落败,而外界颇为陌生、才刚满37岁的政治素人蒋万安,竟在台北市艰难选区为蓝营保住一席“立委”,其清新与专业形象,更扭转不少人对国民党“暮气沉沉”的刻板印象。还有人这么评价:“蒋万安虽然拥有蒋家血统,但他凭借很平民的作风和很专业的努力被选民认可,这是非常不简单的。蒋万安的从政代表了蒋家在台湾的另一个兴起。”甚至有人称其“引领着国民党‘世代交替’”。

不巧的是,蒋万安对于两岸的政治立场也与老一辈的国民党人大不相同。就在去年,他公开表示不接受“把九二共识定义为一国两制”,也不能接受大陆与台湾各政党团体代表人物进行民主协商,“因为这否定了中华民国政府治理的客观事实,等于把我们的主体性否认”。他还称蔡英文的 “四个必须”说法都是对的。

对此,媒体将之形容为 “掉进粪坑”,其轻率表态患了政治幼稚病,他的危机也是国民党的危机,甚至有网友让他“想想爷爷”。不过第二天,蒋万安就做出了澄清,并改口说“九二共识确实存在,也是两岸交流的基础”。

总的来说,蒋万安的政治生涯永远避不开蒋家的血脉烙印。但他是幸运的,不像他的父亲蒋孝严那样,在威权政治的笼罩下,因庶出的苦难身世,在成长过程中必须吞声隐忍、避讳自持。两代“总统”造就的这一支堪称台湾最后的贵族血脉并没有成为他的羁绊,反让他从容自若,因为他拥有更加开放自主的成长岁月,以及从政治起步就引人注目的优势。

蒋万安在当选“立委”之后,对于外界的质疑解释道,“(参选)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2015年县市长选举国民党惨败,给我很大的冲击,尤其2016年初民进党、第三势力都有年轻人参选,反观国民党却没有年轻人,所以我希望告诉民众‘国民党也是有年轻人出来参与公共事务’。第二,我参与很多政府的新创产业会议,可是往往不了了之。对我来讲,与其在体制外,以律师的身份参与、大声疾呼,还不如跳到体制内,实际透过修法解决问题。”

2022被视为2024的前哨战,台北市更是关键选区。虽然蒋万安在9月6日出席国民党全代会进场前受访表示,现阶段他仍以“立法院”为重心,回应民众期待,好好捍卫民众权益。但是从他以往展现的政治抱负,以及蓝营基层对他的高度期待来看,43岁的蒋万安无论如何都必将继续书写“王子复仇记”。
作者:魏东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