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保?

2020-08-24 11:44评论关闭Views: 9

xgbh

中美“新冷战”日益白热化,美国自甘堕落“修昔底德陷阱”,为了防范中国崛起挑战其霸权地位,不惜透过种种借口打压中国发展,由内地企业到香港皆难幸免。针对本港,美国以中央推出港区国安法为由,不单先后通过了所谓《香港关系法》和《香港自治法》,还宣布对个别官员实施制裁;特朗普总统8月份接受访问时并指出,在中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后,香港将不再是一个成功的金融交易中心云云。

众所周知,金融是香港经济命脉所在,甚至是香港这座国际都市的身份标记。故此,香港不再是金融中心,虽不等于天塌下来,但影响还是兹事体大。问题是,特朗普这个说法有事实依据吗?又或者,单凭他的一番话就能够取消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甚至是一派胡言。

首先,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地位不是美国一国所恩赐的,而是获得国际上其余所有市场参与者的认可和支持。尤其在“一国两制”下,美国对香港的影响力亦远比中国为低。
港元备受追捧 美元相形见绌
所谓金融中心,香港的角色犹如一个市场,向买卖双方提供服务。要衡量一个市场是否兴旺,自然可从买卖交易状况一窥究竟。

2008年金融危机以降,大量资金游资涌向香港,不单令港汇持续企于强方兑换保证,金管局还不得不在市场上接收美元、释出港元,以致香港银行体系结余不断攀升,银行“水浸”程度可用“泛滥成灾”形容。后来随着各地央行退出宽松币策回笼资金,过去停泊香港的游资确然退潮,银行体系结余去年便回落到540亿港元,但相关“走资潮”尚算温和,故港汇依然长时间偏向强方兑换水平。今年初香港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资金明显仍然眷恋这个避风港,金管局再次连番在市场上接钱,及至美国开始干预香港事务,资金依旧簇拥香港,银行体系结余且自4月起一路上升,截至7月底更升破1800亿港元。

可以看到,特朗普的连番动作,既没“说死”香港,也没“喝止”以至“骂走”资金流入香港;对比期内美元崩塌,港元维持坚挺更凸显出香港市场的吸引力。

涌来香港的资金来自四方八面,但“一国两制”下的内地资金,绝对功不可没。就以资金交投最旺盛的股市为例,今年以来,来自上海和深圳的南下“港股通”,均出现明显的净买入成交,累计至7月份共涉多约4000亿港元──当然,资金流向并不单向,不少外资亦藉香港平台及“沪股通”和“深股通”北上买入A股。无论如何,受惠“一国两制”,香港股市跟内地股市实现互联互通,都令香港市场的买家(资金和投资者)愈聚愈多,他们既可直接投资港股,亦可取道投资内地股份。港股今年首7月的日均交易量,便较去年全年平均大增四成之多。

 

中概科技股涌港 完成新经济转型
除了买家市场,“中国因素”还撑起了香港股市的“货架”;当港股可供投资的股份数量愈来愈多、质素兼且愈来愈高,自然更加受买家青睐。

特朗普说香港不再是成功金融交易中心后,美国将可受惠,但事实恰恰相反。由于打压深度和广度日益变本加厉,从最初打压华为到最新打压TikTok,“中概股”回归潮──即减轻对美股依赖──无疑愈演愈烈。继去年阿里巴巴早着先机回归香港,网易、京东亦在今年上半年先后重投港股,三只重磅股已共涉集资1500亿港元;受惠于此,香港不单夺得去年全球IPO集资王的冠军宝座,今年更势可再度蝉联。因为,在上述潮流带领下,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以及京东旗下的京东健康,既计划短期内分拆在港上市,堪称“买大送细”。除此以外,百度、拼多多、百胜中国、携程、中通快递、新东方教育、好未来教育、华住酒店、世纪互联、万国数据等等,亦传将会回港第二上市。高盛发表报告表示,共有40多家中概股符合来港第二上市资格。

不难发现,回归中概股不乏科技企业的身影。的确,当特朗普针对中国科技企业喊打喊杀的同时,“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相关企业离开美国绝对理所当然。而在特朗普“赶跑”股份之后,投资者自然也跟着跑,否则就不能追逐相关会生金蛋的肥鹅。高盛的报告同时指出,美国投资者现持有约值7300亿美元的中资股,遍布港股、A股及ADR市场,其中港股占逾40%,即约3000亿美元。

更重要是,正当美国以科企股为主的纳指自甘堕落,港股则趁此机遇新设立了“恒生科技指数”,进一步做好品牌效应,从而提高科技企业来港上市吸引力。回顾过去,香港针对新兴科技企业引入“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制度,至今仅仅落实了两年时间,不过,受惠内地科企股、海内外投资者簇拥香港,再加上特朗普的推波助澜,涵盖上限30只在港上市科技股的“港版纳指”,就这样快速兼成功地“从无到有”顺利诞生,目前总市值已高达1万亿港元,日均成交额高占整体三分之一。

不禁要问: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愈做愈强,“一国两制”固然是最大凭借,但特朗普亦同时“功劳”极大──香港金融实力并无减弱,反而是受益于他而日益壮大,特别是市场质素也不断提高,很好完成了迎合新时代、新经济的重要转型。
特朗普政治小花样 无阻中国及香港发展
始终,不管美国如何横加干预,都改变不了“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固有优势。

最重要的,乃港区国安法的生效实施,无疑大大巩固和加强了市场对香港的信心,让有关方面更有能力和条件应对“黑暴”及“港独”等威胁,令香港未来的稳定繁荣更有制度和实质的保障。

此外,中国内地虽新冠肺炎疫情早发,却是全球最先走出疫情阴霾的国家之一。个别地方虽再出现小规模爆发,但整体风险还是可控,没有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在国家成功经验上,中央还帮助香港应对疫情,派出专家和输出技术推动全民检测和大增病床数目,使香港可望更快摆脱疫情。

相较之下,美国疫情则持续发酵,这也是美元大贬的底因之一,市场都忧虑当地经济前景及财政负担能力。由确诊总数多逾500万人,到第二季GDP暴泻32%之谱,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疫情表现无疑惨不忍睹、差绝世界。因此,为了胜出11月的总统选举,特别是挽回目前的民情劣势,特朗普唯有转移视线,透过煽起“中国威胁论”及“新冷战”等外交议题,来掩盖自己在本土施政上的缺失。当中,发放各式各样的“假新闻”,亦为特朗普的惯常伎俩,由此前一直宣称疫情无碍美国发展,到安插“莫须有”罪名打压中国亦然──他指香港不再是一个成功的金融交易中心,认为美国股市生意可以受惠他对中概股的打压,无疑亦是一则经不起事实考验的“假新闻”。

政客每每开出空头支票,特朗普更是出名的大话连篇之徒,动辄无中生有含血喷人,又常常将黑白好坏歪曲。故此,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回应美国针对她实施制裁时,“一笑置之”,因为这种干预既无道理、亦无逻辑,更无什么实质作用可言。对于特朗普评价香港金融前景的那番话,大家同样可以“一笑置之”,甚而“笑纳”他糊里糊涂地曲线向香港“送礼”呢!没有他,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只怕没有成长得那么快,迎接新经济发展大潮的实力也不会成长得那么强!

 
文:明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