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两国不会爆发大战

2020-08-13 10:03评论关闭Views: 6

koushuizhan

今春至今,美中两国关系急转直下,不但自从两国建交以来为之罕见,而且邦交自恶化至公开敌对不稍掩饰,甚至涉及华府对北京政权的合法性的公然否定。这一动态剧变之严峻,堪称1949年以来得未曾有。

 

邦交恶化无以复加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甚至公开呼吁全世界和中国人民行动起来以“改变中国共产党“。事已至此,两国邦交之恶化濒临登峰造极矣。

与此同时,美国及其盟国出动海空军在南海举行军事演习,中国也在南海举行海空军事演习。双方军事演习针锋相对,规模亦不可谓不大。不过,美方在南海南端演习,类似于登门踢馆;中方则在南海北端演习,等同于在家门内侧摩拳擦掌。局势尚未至爆炸性阶段。

与此相比,一则现象尤其值得关注、即7月15日以来,连续十多天美国出动军机抵近中国海岸线进行侦察活动,7月26日美国一架P-8A反潜机飞至距中国海岸线仅76公里的空域进行侦察活动,距离中国海岸线如此近,前所未有。这在中国军方眼里,看来不属于示威行为而应归类于临战前的战备活动,于是气氛益呈紧张矣。

紧接着,上海松江区就在盛夏时节举行居民防空疏散演练了。这项战备活动往年也有,在酷暑中组织居民老小紧急进行离家疏散的演练,却是第一遭。

无独有偶,外媒传说美军将炸毁中方在南海填海造陆筑成的人工岛屿,还绘声绘色地列出美济岛为首选目标。依据大战略的视角,从外交、地缘政治、军事、工程可操作性着眼,这一首选的说法显然出自水准高的防务专家的意见,决非学者、记者所能猜测。于是这一讯息顿时在海外喧腾人口。

鉴于事已至此,中外众多专家、学者对美中关系未来走向众说纷纭,却异口同声地认为,近期美中两国可能爆发一场战争。对此,笔者懔于“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之古训,基于下述理由,认为美国作为全球龙头老大,与老二中国爆发由海空军执行的一场大战,在近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既然近期不可能,假以时日,若干年内更不可能。质言之,即美中两国不可能爆发一场大战。

 

大战违反核威慑理论

 

核武器作为杀伤力极大的终极性武器,自从问世以来,对大战爆发起着巨大的遏制作用。在两个核武器国家之间,甭说全面热战,即如大规模边界冲突,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是核威慑理论的真谛,也是国际政治学科专家的共识。

1969年,苏中两国在边界发生武装冲突以后,双边关系剑拔弩张。苏联准备对中国发动核袭击,当时苏联核武库规模甚至大于美国。至此,战争危机一发千钧。

尽管中国核武力远不如苏联,却也拥有五十枚装载核弹头的东风二号中近程导弹,足以对苏联亚洲地区几十座城市形成毁灭性打击。对此,苏联也不能掉以轻心。

当时林彪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他对紧张局势的判断是:“战争有八成打不起来,但是要做好有八成会打仗的准备。“他认为这样做了准备,战争反而打不起来。

况且,毛泽东已经作了拼死一搏的打算。他下令在国庆节前进行氢弹试验:“既然核弹是吓人的,自然应该尽早爆炸“,又说“当量也应该大一些“。9月23日,中国进行首次地下核试验,几天后又爆炸了一枚当量达三百万吨的氢弹。后者犹如暮鼓晨钟,给克里姆林宫的狂热分子当头泼下一桶凉水。

另外,美国也出面对苏联作出严辞警告,严辞不准苏联对华发动核袭击,理由是此项核袭击造成的辐射物将危及美国驻扎在亚太区域的25万名官兵的生命安全。华盛顿并命令驻亚太区域美军处于全面戒备状态。

此外,美国还出动携带核弹的多架B52战略轰炸机飞往苏联,接近苏联边界时才折头飞回国内。美国空军连续多日执行了此项异乎寻常的飞行活动。

中美两国双管齐下,对莫斯科施加了压力。这时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也对克里姆林宫的盲动方案提出异议,认为应该同中国高层举行会议,以避免两国迎头相撞。9月11日,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机场举行了三个半小时的会谈。苏联终于悬崖勒马,搁置对华发动核袭击的方案。这是佐证上面论断的一个例子。

另一个例子是南亚次大陆的恐怖的核平衡。如所周知,印度、巴基斯坦是不共戴天的世仇。过去两国爆发了三次大规模战争。在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印度肢解了巴基斯坦,在东巴基斯坦扶植成立了孟加拉国。

1998年印巴两国先后核爆成功后,相继拥有了数量可观的导弹核武器。于是过去危如累卵的印巴邦交出现了转机。

迄今印巴两国不但没有交战,连一次大规模边界冲突也没有发生过,令人瞩目的局部冲突仅限于两国军队之间的炮击而已。两国结构性的矛盾受到核武器这一不可抗力量的抑制。其原因即南亚次大陆业已出现恐怖的核平衡状态。

在热核时代,美中两国作为全球老大、老二,若两国爆发了热战,出于核武器要么先下手为强,要么永远被剥夺使用的机会的心理作祟,一旦两国爆发热战,急剧升级至热核战争的机理深不可测,战争升级在极短的过程中完成,未始不可能。

美中两国有何不共戴天的仇恨,以至于产生“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的鱼死网破的决策心理呢?两国有成百上千的智士,身居热核时代,正在研究大战略,居然会听任决策层滑向核战争的无底深渊,委实匪夷所思。彼辈必然会趁时犹未晚之际,诉诸匡正纠弊的弥补刹车的行动。

核威慑可以遏阻两个核大国爆发核战争、全面热战或核威慑条件下信息化局部战争,甚至可以遏阻因擦枪走火导致的海之空军事冲突,使之不脱可控范畴。国际关系的历史及现实业已反复证实这一不成文规则的有效性。

然而,核威慑却似乎不足以遏阻某国对另一国采取边际性的军事行动,诸如某国逼迫另一国同意让国际参与管理该国以人工方式在公海添建的岛礁或者拆除这些岛礁上的军事设施,上述行动不逞则某国索性自己动手炸毁某些挑选的人工岛礁上的军事设施。这是有待研究的一个新课题。

 

 

作者:薛理泰  系斯坦福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专家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