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中美对抗为何又升级之透过疫情看世界(六)

2020-08-03 10:20评论关闭Views: 42

kejichaju

谁也没有想到,新冠肺炎病毒会将中美两个世界大国的关系弄得如此天翻地覆。美国对中国的打压自今年以来“火力”之猛,让国际社会瞠目结舌。美国近来出台的对华遏制措施涵盖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商贸、人员交往等各个领域,呈现频率快、力度大、涉及面广的鲜明特点。日前又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作为外交对等,中国三天后也被迫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馆。“闭馆”事件使中美对抗骤然升级。

美国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让国际社会感到惊愕,因为关闭外交机构是严重的外交对抗措施,一般情况下很少采取这种极端行为。国际社会对美国此举的动机众说纷纭,但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点。

一是中国对准备返回美国驻武汉总领馆的美国外交官提出必须进行核酸检测并进行14天隔离,美方对此表示坚决拒绝,双方僵持不下,致使美国外交官至今未能返回武汉。美国对中国的做法十分不满,一气之下便决定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对这一说法,中方予以否认,美方也未予证实。即使上述说法属实,也不至于关闭中国的总领馆,因为中国提出核酸检测的要求适用于所有国家的入境者,是基于公共健康安全的需要,体现了对入境者的负责。因此,美方没有理由将新冠病毒疫情与关闭领馆联系起来。

二是美国指责中国领馆从事间谍情报活动,危害美国利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的消息时表示,美国关闭中国总领馆的决定是为了“保护美国人的知识产权和私人信息”,言下之意,中国领馆人员损害了美国的知识产权、窃取了美国人的私人信息,这实际上是指责中国领馆人员窃取情报的婉转说法。此后不久,美国官员又公开提出了这一指责。以间谍情报活动为由驱赶外交人员,一直是国际外交斗争的惯用手法。每当外交斗争需要时,外交人员往往都被扣上间谍的帽子。

然而,明眼人都知道,以上两点并不是美国的真正动机。关闭外交机构是和平时期国家关系恶化的严重事件,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美国采取这一举措是全面打压中国的重要信号。近来,美国接二连三抛出攻击中国的“重磅炸弹”,而且火力很猛,大多触及中国的利益红线。有人甚至感叹,特朗普总统真的疯了!

然而,如果冷静分析当前国际局势的特点,我们没有必要对美国的举动感到震惊。总的看,美国对中国的密集打压主要基于当前美国国内政治的需要和对中国的长远遏制战略。

众所周知,美国大选正进入白热化阶段,特朗普正在进行竞选连任的最后冲刺,但他却拿不出压倒对手的政绩,本来手中几张好牌却被他一一玩砸,失去获胜把握的担心与日俱增。面对“险恶”的选情怎么办?

拿中国做文章,是美国政客历次竞选的拿手戏。每当大选进入关键期,竞选者都要经受一场“政治比赛”,就是看谁对中国更强硬、看谁对中国骂得更厉害。数十年来,美国大选似乎形成了一种扭曲的“中国依赖症”,即对中国表现得越强硬,说明自己的政治越正确,越能得到选民的支持。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当前就进入了对中国的“强硬亢奋期”,他提出的对华打压措施已与政治理智没有任何关系。有人不无讽刺地说,中国是美国总统的“催产婆”,这是对美国政治的讽刺,也是美国政治的悲哀。

以上分析虽然听起来很老套,但却是美国选举政治的严酷现实。因此,有人主张,中国不必太在意近来美国的密集打压。作为美国遏制战略的受害者,中国此时从主观上确无必要和美国较劲。美国的举动固然很令人厌恶,但与一个失去理智的执政团队讲理,似乎不会有什么结果,也许少理会甚至不理会,反而将使凌驾于中国的许多“罪名”不攻自破。

然而,美国对中国出台的这一波打压行动,完全归结于大选,肯定是不全面的。如果说过去历次大选都使中美关系遭遇大倒退的话,那么这次中美关系危机则是大选和对华长期遏制战略同时作用的结果,而且遏制战略的成份明显上升。基于中美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对抗性日趋上升,选举后的美国不可能回归对华友好的道路。不管那个政党上台,也不管那个政客入主白宫,美国阻止中国崛起的“大战略”不会改变,未来中美关系出现严重事态的概率只会有增无减,甚至不排除对抗升级的可能。有专家预测,美国很可能在台海、南海等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向中国发起挑衅,迫使中国作出反应,从而拖延中国的发展进程。

虽然不排除中美间发生热战的可能性,但美国更有可能的战略是制造各种麻烦,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给中国造成一种四面楚歌的局面,让中国穷于应付,消耗中国的精力和实力,让中国无法静下心来发展自己,最后拖垮中国经济。美国对华战略的实质还是和当年对付前苏联一样,用尽一切办法迫使苏联穷于扩军备战,集中一切资源用于应对外部威胁,最后落得一个经济落后、民生凋敝、国困民穷的局面。

对中国而言,目前最需要的是冷静观察、沉着应对,不挑事、不怕事。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但为了崛起的长远利益,要防止因美国的挑衅而陷入热战,也要避免被美国拖入“不战而胜”战略陷井。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