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角下的“大封锁”

2020-06-30 12:52评论关闭Views: 4

jingjixiaxing

6月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发布报告称,IMF或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萎缩程度将比之前预计的更为严重,并认为复苏道路存在“严重不确定性”。

在这份名为《全球视角下的“大封锁”》的报告中,IMF称,当前这场被称为“大封锁”(Great Lockdown)的危机“与世界上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这是一次真正的全球性危机。从上世纪80年代的拉丁美洲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过去的危机,尽管严重而深刻,但仍局限于世界上一小部分地区。甚至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对全球产出的影响也较为温和。

戈皮纳特说:“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将在2020年陷入衰退,这是自‘大萧条’以来的第一次。即将在6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更新版中很可能会显示,负增长率甚至比之前估计的还要糟糕。”

此前,在欧洲国家实施封锁的最初几周里,IMF曾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

戈皮纳特称,“大封锁”预计将分三个阶段进行,首先是各国进入封锁状态,然后是退出这一状态,最后是在具备应对疫情的医疗解决方案时摆脱这一状态。许多国家目前处在第二阶段,它们在重新开放经济,出现了初步的复苏迹象,但存在第二轮感染和重新实施封锁的风险。

根据IMF报告,“大封锁”已经造成三种后果。

第一,危机对服务业造成了特别巨大的打击。在典型的危机中,首当其冲的是制造业,反映出投资的下滑,而对服务业的影响通常较小,因为消费需求受到的影响较小。这次不一样。在封锁程度最高的几个月,服务业的萎缩幅度甚至超过了制造业,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均是如此。也有例外情况,例如瑞典和中国台湾省,这些经济体采取了不同方式应对卫生危机,政府的防控措施有限,因此服务业受到的冲击相对于制造业要小得多。

由于存在被压抑的消费需求,经济可能会更快反弹,这与之前的危机不同。但是,在卫生危机中,这种情况不一定出现,因为消费者可能会改变消费行为,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会交往,并且,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家庭增加储蓄。中国是最早退出封锁状态的国家之一,其服务业的复苏滞后于制造业,因为酒店业和旅游业等服务业的需求难以恢复。特别令人担忧的是严重依赖这些服务业的经济体(如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受到的长期影响。

第二,尽管这场危机造成了罕见的巨大供应冲击,但除了食品通胀之外,到目前为止,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和通胀预期基本都在下降。尽管各国都提供了大量常规和非常规的货币和财政支持,但总需求仍然低迷,加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正对通胀造成压力。高失业率预计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因此,具有货币政策可信性的国家可能面临较小的螺旋式通胀风险。

第三,我们看到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出现了显著差异,金融指标所指向的复苏前景比实体经济活动所表明的要强。这种差异可能预示着金融市场的更大波动。

造成这种差异的一个可能因素是,在此次危机期间,政策应对行动更为有力。在主要中央银行前所未有的支持下,货币政策已全面变得宽松,新兴市场也放松了货币政策,包括首次运用非常规政策。

在发达经济体中,相机财政政策的规模相当大。新兴市场部署的财政支持规模较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财政空间有限的制约。此外,这次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独特挑战是,非正规部门在疫情防控政策下无法发挥这一作用,反而需要支持。我们现在处于第二阶段的初期,许多国家开始放松防控政策并逐步允许经济活动重新启动。但是,复苏的路径仍然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摆脱“大封锁”的一个关键挑战是,在具备疫苗和治疗手段时,确保充足的生产和分配,这将需要全球范围的努力。对于单个国家而言,根据本国具体情况,使用对经济破环性最小的方法(如检测、追踪和隔离),并就政策路径进行明确沟通,尽量降低卫生领域的不确定性。随着复苏的推进,政策应支持将工人从萎缩的行业重新分配到前景更佳的行业。

戈皮纳特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与其他国际组织协调,继续尽一切努力确保充足的国际流动性,提供紧急资金,支持二十国集团暂停债务偿还要求的倡议,并帮助各国维持可控的债务负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将通过监督和能力建设工作提供建议和支持,帮助传播最佳做法,促进各国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中相互学习。

 

 

编辑:马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