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毒偏偏与骚乱相遇之透过疫情看世界( 四 )

2020-06-22 13:24评论关闭Views: 11

meiguosaoluan

特朗普肯定不是个“幸运儿”,说他是“倒霉”好像更贴切。他高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而荣耀上台,入主白宫后大有“砸烂旧世界”的雄心壮志,大刀阔斧、敢想敢干的执政风格让全球刮目相看,但近四年的执政道路却频频受阻,“倒霉事”接踵而至。

在全球遭遇新冠病毒疫情以来,特朗普总统应对失策,领导不力,致使美国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均居世界之最,与头号超级大国的形象和地位大相径庭。当疫情已经将特朗普弄得焦头烂额之时,一位非洲裔男子的死亡引发了全美的抗议浪潮,有的地方演变成严重暴乱,警车被烧、商店被抢、汽车被砸,城市火光冲天,激烈的抗议暴乱让特朗普再次怒不可遏。据美国媒体报道,他怒斥各州州长制暴不力,对示威者不够强硬。

这场暴乱缘于美国警察5月25日的一起不当执法。当天,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便利店的店主怀疑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购物时使用了一张20美元的假钞,便打电话报警,4名警察随即赶到,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其中一名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用膝盖压住弗洛伊德脖子近9分钟。虽然弗洛伊德因此感到不能呼吸而不断挣扎和哀求,但警察们无动于衷。最后,陷入昏迷的弗洛伊德被送医抢救无效而死亡。

事件发生后,很快在当地引发抗议示威,并迅速蔓延至美国各地。人们抗议警方的种族歧视行为,抗议浪潮在世界很多国家引起反响,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其他国家的一些城市也出现了反对美国种族歧视的抗议示威。舆论普遍认为,这次抗议浪潮的爆发是美国长期积累的种族矛盾的总爆发。美国警察对黑人施暴,暴露了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顽症。

暴乱对特朗普本已充满危机的执政乱局无疑是“雪上加霜”。当前,大选正进入“白热化”阶段,特朗普最需要的是能让选民满意的“执政成绩单”。然而,抗疫不力已经让选民怨声载道,现在又“漏屋偏逢连夜雨”,弗洛伊德的死亡又给特朗普添了新麻烦。面对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特朗普缺乏危机处理的政治智慧,每次表态缺乏实质内容,随意性强,不仅没有起到安抚民怨的作用,反而加剧示威者的抗争情绪。

暴乱虽然与新冠病毒疫情没有直接关系,但美国每年都发生警察暴力执法事件,很少像这次引发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说明本次暴乱与美国人对政府抗疫不力的不满很有关系,至少警察的暴力命案加剧了民众对政府的不满,为他们发泄怒气开启了“阀门”,特别是美国的左翼势力在这次抗暴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据说一些左派团体还直接参与了组织领导。作为特朗普的政敌,民主党视这次暴乱为争夺选民的良机,其头面人物自然都站在抗议者一边,并趁机向特朗普发起猛烈攻击。

在中国,美国暴乱也引起了广泛关注,虽然官方表态保持谨慎,官媒基本限于客观报道,但网民对暴乱十分关心,议论非常活跃,有的揭示美国种族歧视的深层社会历史根源,有的批评美国社会的不公,有的抨击美国政府的错误政策,有的分析暴乱对美国政治走向的影响,有的不乏“幸灾乐祸”的表露,甚至期待暴乱将美国搞垮,有的断言暴乱是美国向衰落又迈进了一步。网络议论虽然掺杂不少过激言论,但通过不同观点的碰撞,最终将有助于明辨是非,推动中国民众理性看待世界。

然而,从社会治理的角度看,我们除了探究暴乱的社会根源、批评美国的种族政策外,更应思考从美国暴乱中吸取哪些经验教训、分析美国危机处理的制度特点等等。总体看,暴乱虽然造成不小破坏,但美国社会整体并未混乱,政府保持冷静,行政部门运行正常,暴乱本身也未造成人员伤亡,各党派主要从竞选角度争论骚乱话题。由于利益格局和政治制度的固化,暴乱除了为不满民众提供一次发泄愤怒的机会外,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制度,暴乱后的美国依然循着原有的规则正常运行,丝毫不会对美国的政治制度带来影响,而整个社会则将最终承受暴乱的代价。但是,暴乱不是没有任何作用,它将引发美国社会对种族歧视的反思,激发社会对种族问题的重视,为消除种族歧视积累正义力量,推动多元种族共存的社会制度的完善。这样一种社会危机生成与消退的模式正是美国强盛的因素之一。因此,对“暴乱将致美国崩溃”的说法千万不能当真。

作为利益多元、文化多元、种族多元的开放社会,种族矛盾早已是美国社会的常态,社会对大大小小的种族冲突早已司空见惯。经过长期磨合,美国社会基本适应了这种社会矛盾,这虽是美国社会的软肋,但能够长期与这种矛盾共存,也说明这是美国制度的“韧性”。

暴力执法在任何国家都是引发社会冲突的导火索。一些国家发生暴乱或社会动荡,甚至导致政府被推翻,不少都与暴力执法相关。美国虽是世界强国,但同样不能逃避暴力执法引发动荡的社会规律。世界各国的执法部门都应从中吸取教训,坚决杜绝暴力执法的恶行。暴力执法是对执法的一种反动,执法本来是维护秩序、保障公正的手段,但滥用暴力恰恰与执法目的背道而驰,其后果是破坏秩序、制造动乱。

 

 

文:胡后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