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正进入新一轮技术周期

2020-01-08 10:29评论关闭Views: 11

shaoyu1

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性在经济学中已经取得了共识,比如在索洛经济增长模型中,技术创新是人均GDP不断提升的唯一源泉。索洛认为,当今世界经济增长中的75%来源于科技创新。

任何创新都是在一定的时间跨度内发展成熟的,在社会经济系统中的扩散遵循简单的“S”型曲线模式。美国著名传播学者罗杰斯在专著《创新的扩散》中表明,创新的扩散过程可表示为“S”型曲线。日本著名经济学家Hirooka是研究技术演化路径的知名学者,他认为,技术自身的发展需要30年,而后,才是创新产品的扩散,再经过30年达到饱和。Hirooka也发现,技术的扩散轨道有“S”型特征,而且是一种普遍现象。所以,我们将技术扩散的非线性特征看作是创新的范式。果真如此的话,它就可以被作为预测的工具来使用。

创新的范式背后是人的观念的转变,以及由此带来的行为模式的转变,这是康得拉季耶夫周期得以形成的内在逻辑。每种创新扩散的速度都遵循着“慢-快-慢”的节奏,早期采用者一般较少,一段时间后,扩散进入起飞阶段,速度开始加快,并逐渐被后期采用者接受。此时,市场趋于成熟和饱和,整个过程也将进入终结。创新扩散的速度与产业发展的速度是对应的,扩散速度越快,产业发展越快,产业增加值越高,GDP增速越快,一旦市场饱和,增速就会慢了下来。

更进一步的问题是,它为什么是40—60年?因为任何创新以及创新的扩散都是在一定的时间、空间和社群中展开的,创新从研究到发展再到应用有一个生命周期,而这个周期一般比较长,从而导致了“康波”也呈现出比较长的特征。正如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所说:“无论何时,反对派一旦有机会,就会毫无保留地攻击创新者,而其他人则谨慎地防御著。创新者腹背受敌。”齐美尔为马基雅维利作了很好的注解。他认为,一个个体可依附的团体是和谐的,个人依附这个团体后,他将会明确地成为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个体的社会关系会影响甚至约束该个体的行为,因此,创新者会因为采用了某项创新而偏离这个体系的规则,最终成为“陌生人”。所以,创新是勇敢者的游戏,是一场冒险之旅。熊彼特也认为,在创新蜂聚现象出现之前,先要克服各种社会阻力。

罗杰斯将创新-决策过程分为5个阶段——认知、说服、决定、执行、确认和6个步骤——需求/问题、研究(基础和应用)、发展、商业化、扩散/应用和结果。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当然,不同的创新被人们采用的速度是不同的。手机、录影机等日用消费品的创新在几年内就会被广泛采用,汽车安全带这样的创新就需要数十年。区块链从诞生到今天已经超过了10年,我们却还在讨论它是什么,能做什么,大多数人甚至还没有听说过区块链的概念。创新越是具有颠覆性,创新的扩散在一开始就会越慢,但一旦跨过了某个临界点,就会迅速蔓延。互联网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每一轮技术周期都有一个或者几个代表性的创新,以及由此产生的支柱型行业。第一个康波始于1790年英国的工业革命,以蒸汽机的使用、纺纱机发明和纺织工业诞生为标志。第二个康波以铁路和炼铁工业为标志,约为1846年至1900年,在1846年至1872年的上升周期,铁路里程、铁的产量扩大了十倍以上,经济也因此快速发展;第三个康波以钢铁、电力、石油开采和汽车制造工业的诞生为标志,上升周期为1900年至1929年,结束于20世纪50年代;紧接着就是第四轮康波,以电视等家用电器和电子工业、飞机、石油化工和计算机的创新为代表。

如果历史会重演,那我们正站在人类历史上新一轮康得拉季耶夫周期的起点(或上升阶段)。这是主干创新执牛耳者诞生的阶段。它不只是一场新的造富运动,更为深刻的影响是,世界体系的结构——谁是中心国家,谁是周边国家——也可能发生更替。

 

邵宇

评论已关闭